北京商报 | Beijing Business Today

“互联网+”为什么难

据中国政府网报道,在今年6月2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对参会的各部委负责人说,“历史是人民大众创造的。大众的想法丰富多彩,充满奇思妙想。因此,‘互联网+’的发展,应让消费者和大众选择”。

毫无疑问,消费者和大众会选择专车和快捷支付,但这种选择要上升到法律意志,还存在着太多的变数。

在现实中,“互联网+”分两种情况,一种是皆大欢喜的,没有什么既得利益可触碰的,又能解决很多积弊。也就是说,在没有使任何人境遇变差的情况下,至少让一个人变得更好,属于帕累托改进。当然,帕累托问题,是公平与效率的“理想王国”,现实并不总是如此理想。另一种情况更具普遍意义,也就是一部分人境遇的改进,相应的另一部分人的境遇变差,但社会总效率大于总成本,仍代表着先进生产力的发展方向。

对应后一种情况,哲学上的答案是边沁的功利主义,经济学上的解释就是卡尔多-希克斯效率。因为帕累托改进式的改革,越到最后越无法进行,而卡尔多-希克斯效率则意味着,只要存在着必要的利益补偿,那么就可以继续推进改革,继续更新经济效率。

回归到彼此利益错综复杂的现实,“互联网+”虽然获得了口号上的支持,但不同的人,包括政府部门、企业、市场相关利益者和消费者,对具体形式的“互联网+”有着不同的看法和判断。这里面,不仅有着“触及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的破除垄断问题,还有着利益补偿问题。在专车与出租车之间的博弈中,这个问题就十分突出。虽然城市中产大多站在专车一边,但出租车司机利益受损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他们赚的是辛苦钱,当专车起风,受制于合同和押金的不可更改,出租车司机只好独自承受损失,雷打不动的份子钱,逐渐缩水的日收入。一些人采取罢运和钓鱼的过激手法,却得不到同情。因此出租车市场的改革,不仅仅是鼎新,同时也存在利益补偿,后者是改革要啃的硬骨头。

过去一个月,“互联网+”两大重要阵地,专车和互联网金融都感受到了些许凉意。从监管的角度说,有一千个理由要这样做。从创新的角度说,又有一千零一个理由反对这样做。究竟是适度监管还是过度监管,人们莫衷一是。之于互联网金融,法律边界划定,这是好事。但同时,这条边界将很多既有的创新以及未来可能的创新逼进死胡同,引发了市场要求央行“刀下留人”的呼声。之于专车,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虽然监管动作不断,但迟迟没有明确的监管政策落地,这也就意味着专车未来上市始终面临着不确定性的法律成本,这成为悬在专车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因此,目前“互联网+”的发展,之所以遭遇到很多阻力,其实在于对于帕累托效率一厢情愿,而不愿意在卡尔多-希克斯效率上付出更大努力和思考。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