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报 | Beijing Business Today

李克强:2017年中国GDP预计增长6.9%左右

GDP

北京商报讯(记者 蒋梦惟)正在金边出席澜沧江-湄公河合作第二次领导人会议并访问柬埔寨的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首次对外公开了去年我国全年的GDP增长成绩单。1月11日,新华社发布了李克强在本次领导人会议上的讲话全文。李克强表示,过去一年,中国经济延续了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整体形势好于预期。全年国内生产总值预计增长6.9%左右;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创多年来的最低;进出口扭转了连续两年下降的局面;财政收入、居民收入和企业效益明显好转;债市、股市、房市平稳运行,外汇储备持续增加,企业杠杆率稳中有降。

李克强提出,去年中国经济之所以能有这样良好的表现,关键就在于我们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创新和完善宏观调控,大力培育发展新动能。当前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创新引领作用进一步增强,消费结构、产业结构加快升级,城乡、区域协调发展,全面开放新格局加快构建,蕴藏着巨大的市场、增长、投资、合作机遇。

有分析指出,决策层对我国经济运行前景的信心,相当一部分是建立在表现良好的经济数据基础上的。“去年我国微观经济数据表现亮眼,代表制造业经济效益的PPI保持高位运行、外贸进出口强劲,同时财政收入、居民收入持续增长,物价总水平稳定”,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实际上,早在去年底,世界银行等多家国际经济组织就已经纷纷上调对2017年中国经济增速预期。而后,在去年12月21日举行的国是论坛2017年会上,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盛来运还进一步明确表示,2017年前11个月我国GDP增速都保持在6.7%-6.9%之间,其中,前三季度GDP涨幅为6.9%,就目前情况看,2017年全年GDP增速有望实现七年来首次提升。可见,虽然我国投资增速趋缓,但增速平稳的消费和明显转好的出口,尤其是已经出现明显调整的产业结构,已为我国经济带来了更强劲的增长底气。

数据显示,2010年我国GDP同比增长10.4%,涨幅较2009年扩大1.2个百分点,增势迅猛。但自此之后,GDP涨幅连年收窄,2011-2016年一路从9.3%下降至6.7%。“2010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速持续下滑,不过经过近几年调整,实体经济出现企稳迹象。”盛来运表示,站在新时代的视角,中国经济必然不可能保持以前的高速增长,但现在新旧动能转化较好,传统产业出清,新动能加快成长,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发展质量不断提升。

随着传统经济增长动力式微,近些年来我国经济结构正在悄无声息地发生转变,新动能的经济拉动力不断释放。

专家分析称,2017年全球经济整体稳步复苏,尤其是美欧日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经济复苏好于预期,外部需求明显改善;在经济新常态下,我国加快调整经济结构,经济增长新动力不断积聚,财政收入好于预期,财政政策更加积极,工业生产增长较快,库存水平提高,工业企业主动回补库存的需求发挥作用,棚户区货币化安置和返乡置业需求促进了三四线城市的商品房销售好转,进而带动消费需求。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指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及防控金融风险等系列政策措施的加快落实,令中国经济增长动力的持续性不断增强,经济面临的风险显著下降,此前“脱实向虚”的资源开始更多进入实体经济,这些都促使中国经济稳中向好,持续增长的势头更趋明显。

GDP 6.9

与此同时,消费愈加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介绍,2013-2016年,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年均贡献率为55%,高于资本形成贡献率8.5个百分点,经济增长更多仰赖内需拉动。据了解,最终消费是指全社会消费者对社会总产品的最终使用或消费,有别于业界熟知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最终消费包含理发等服务类消费、自有住房消费等虚拟消费,但不包含对企业、企业化管理的事业单位等非政府单位的商品零售额。此外,居民消费同样实现升级,2016年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为30.1%,接近联合国划分的20%-30%富足标准,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支出占居民消费支出的比重分别比2012年提高2个、0.7个和1.3个百分点。

对于去年,盛来运还表示,2016年我国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51.6%,占据半壁江山。而且包括高技术产业、装备制造业在内的新兴产业增速普遍高于工业增速4-6个百分点,新产业、新动能、新模式、新技术为代表的新经济加快成长。与此同时,我国网上商品零售额持续数年高速增长,年均增幅达30%。在这些的带动下,2017年1-10月我国规模以上的企业利润增长23%,PMI连续数月维持在51%的区间,“这些与2016年、2015年存在显著差别,尤其是民生事业方面的指标,比如就业持续向好等都成为了经济运行中的突出亮点。”盛来运表示。

“不难看出,经过五年多的转型升级,中国的经济结构确实发生了许多变化,一些经济领域和经济指标开始触底反弹,例如制造业和外贸的对外出口,这些都有坚实的经济基础”,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直言,在中国步入中等收入国家以后,未来经济增长所需要的制度框架跟过去也会有很大区别。搭建未来经济发展的制度框架,重塑的“四梁   八柱”,是当前我国经济增长的最核心问题。

而且,盛来运也强调,从今后一个时期看,我国适当降低经济增长预期,有利于将主要精力放在调结构、转方式上,所以要尽可能地淡化所谓GDP增长的概念。还有业内专家指出,当前全球经济持续复苏回暖,主要大宗商品价格有所回升,全球贸易呈扩张态势。但未来世界经济不稳定、不确定性因素较多,回升基础仍然脆弱。

此前,中国社科院曾发布预测显示,2018年我国GDP增长率会在6.7%,比2017年略微减少0.1个百分点,高于各世界经济组织普遍在6.3%-6.4%的预期。究其原因,中国社科院分析认为,明年我国经济增长存在许多积极因素:新一轮对外开放(上海自贸区、外商投资新模式、结构性改革),以及“一带一路”建设的积极推进将稳定和激发我国的外部需求;虽然2018年翘尾因素将成为推动CPI上升的重要力量,而上游成本压力不断加大,但是目前供给充足,成本传导较为缓慢,且国际原油供需将趋于平衡,原油价格基本稳定,对国内的输入作用有限,从而使得我国物价水平总体依然保持平稳。

总体来说,在业内看来,过去五年我国经济发展取得的成绩,符合党的十八大以来多项经济调控的预期。

十八大报告提出,要推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取得重大进展,在发展平衡性、协调性、可持续性明显增强的基础上,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这一目标,成为随后五年经济发展一以贯之的重要原则。2013年初召开的十八届二中全会进一步提出,要保持经济发展良好势头,坚持扩大内需,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2014年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了具有重要意义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学家祝宝良表示,只要“十三五”期间保住6.5%的经济增速,我国就能在2020年实现全面小康的发展目标。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