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贸易战一年 谁最受伤

去年7月,日本一纸出口禁令直接将矛头对准韩国的经济支柱半导体产业。不久之后,韩国针锋相对,一场声势浩大的“抵制日本运动”开始蔓延。如今,一年已过,日韩不仅没能重归于好,反而在这个问题上越缠越深。日韩贸易关系本就如履薄冰,新冠肺炎疫情的大流行又让企业再受一击,无论是韩国半导体企业,还是深受韩国抵制的日本企业,日子可能都不好过。

世贸组织(WTO)恢复面对面工作后的首次争端解决机制理事会,被日本和韩国“拿下”了。当地时间29日,WTO争端解决机构开会讨论是否应就日本对韩限贸措施成立争端解决机构专家小组,最终决定有望在7月的第二次会议上出炉。对此,日本表示不同意建立专家组,但根据WTO的规定,被起诉国拒绝专家组设立申请后,除非所有成员国一致否决设立申请,否则不允许再次拒绝组建专家组。

日韩本可以避免这次对峙的。去年7月,因为日本突然宣布对出口韩国的三种半导体原材料加强管控,双方互相“拉黑”。两个月后,韩国政府决定就日本的出口管制向WTO申诉,并要求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进行磋商。但去年底,韩国宣布暂停此机制,恢复正常磋商,并表示暂不终止《韩日军情协定》。这一举动也一度被视为韩日双方避免了最坏情况。

然而今年以来,韩国多次要求日本针对取消对韩出口管制进行表态,并将5月31日设定为最后期限。但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仍需要一定时间才能做出决定。因此,6月2日,韩国政府表示,日本没有表现出解决韩日贸易问题的意愿,不能与之进行正常谈判,决定重启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与日本的磋商。

拖拉一年,日韩半导体原材料的贸易问题依旧无解,而新的麻烦却已经到来。不久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他希望将韩国、澳大利亚、印度,可能还有俄罗斯的领导人也列入到G7会议的参加者名单,但因为韩国位列其中,日本不惜站在美国的对立面。

日本共同社的报道称,日本已经正式通知美国,日方对将韩国包括在内的行动持负面看法,称韩国在对华态度和朝鲜问题上“与七国集团的成员步调不一致”。对于日本的态度,韩联社29日的报道称,韩国青瓦台高官当天表示强烈愤慨,怒斥日本的行径“无耻至极”,“ 韩日矛盾正由劳工索赔和限贸扩大到国际舞台”。

“日韩矛盾其实是多点爆发”,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李家成表示,尽管中间出现了一定的转机,但就目前形势来看,未来日韩围绕出口管制形成的贸易争端可能会继续持续下去。而且目前双方又有新的争端点,很多问题相互缠绕,可能会造成日韩双边关系的整体下降。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韩日之间的矛盾从历史蔓延到贸易,又从贸易蔓延到国际政治。而当日韩政治博弈正酣的时候,夹在中间的日韩企业却成了“炮灰”。本就被日本扼住喉咙的韩国半导体产业,又在今年初遭遇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影响可想而知。

李家成称,日韩矛盾肯定会对贸易产生影响,进出口管制的无形枷锁一直勒在韩国身上,尽管日本可能会进行逐单审批,但韩国主打的出口产品就是半导体,在这方面,日本的管制不仅对双边贸易,甚至会对东亚半导体产业链产生不良影响。

幸运的是,日本的出口管制也倒逼了韩国氟化氢的量产。本月中旬,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网报道称,SK Materials生产的氟化氢据称达到了一定水平的高纯度,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将采用。

韩国半导体产业还能努力一把尝试自强,但对于部分日本企业来说,情况就显得棘手多了,毕竟声势浩大的“抵制日本运动”一时看起来还无解,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也还尚在。28日,本田公布的审计报告还显示,其韩国分公司从去年4月到今年3月的营业利润为19亿8000万韩元,比上期减少了9成。

由于销量不佳,日产公司也已经决定在今年年底正式撤出韩国市场,优衣库关掉了15家韩国门店,人们纷纷改用韩国产品,休假旅游也不再选择去日本……不久前,日本《每日新闻》判断,日韩已再次进入对决模式。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