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报 | Beijing Business Today

共和党失守美国众议院

8(共和党)

未标题-4 拷贝

“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在距离中期选举只有两天的时候,一向骄傲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出席竞选集会时罕见地承认,共和党可能无法在国会众议院内保住大多数席位。当时,他曾这样安慰台下涌动的选民,如今一语成谶。当地时间7日,这场举世瞩目的中期选举结果揭晓,民主党拿下众议院,结束了共和党长达八年的把控。

众议院旁落

据CNN的统计结果显示,截至北京时间20时,美国共和党获得了参议院100席中的51席,超过半数,继续控制参议院。而在众议院,民主党在435个席位争夺中获得222席,成功超过218的半数席位拿下众议院。

至此,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同时控制国会两院的局面已经结束。特朗普在当地时间6日的深夜里还曾发表推特称,“今晚取得巨大成功,感谢所有人”!而现任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则称,新一届国会将会对白宫进行制衡。

据了解,选举还改选了36个州长、三处海外属地的行政长官和大部分州级立法机构等,而新一届国会将于2019年初履职。长久以来,中期选举就像是对执政党的一场考试,在中期选举中,入主白宫的一方希望在两院都保住多数党地位,这样总统的立法议程和施政目标才有望获得通过。

特朗普也不例外。就在中期选举的前一天,特朗普集中发力一天奔赴了三个州参加三场集会。“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就在选票上。”这位美国领导人在俄亥俄州的集会上告诉与会者。就连“减税2.0”也被与中期选举挂钩。上个月,在特朗普提出给中产家庭再减税10%之后,共和党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Kevin Brady便对此直白地解释称,这么做的动机就是为了鼓励民众出来投票支持共和党,因为只有共和党继续控制国会两院,提议的进一步减税才会在未来几周“提前展开”。

税改冲击

外界预期,“减税2.0”或许将是首先接受考验的一个。今年9月28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了减税的2.0版本,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永久化本应该在2025年到期的税改1.0版本,称将永久锁定州和地方税收减免的上限在1万美元。去年末的第一轮减税投票中,众议院的民主党人就曾全部投出反对票,当时民主党高层就曾抨击共和党的减税法案不会增加就业,目的是为富人服务。

《洛杉矶时报》此前曾分析称,若是民主党赢得众议院、共和党保住参议院,那么未来两年内国会可能都无法通过主要的新法。此外,两党分别控制国会两院,若是在如拨款等事项上无法达成一致,可能会导致政府关闭,建边境墙、废除奥巴马医改等或许也将难以实现。

但更受关注的是,特朗普是否会因此遭遇弹劾。通俄门、性丑闻、逃税门等负面消息层出不穷,这让不少人对特朗普的仕途产生担忧。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立鹏认为,通俄门还要看众议院的态度,目前弹劾可能性不大。而中期选举的影响更多体现在内政方面,在财政方面对特朗普推动二次税改造成掣肘,而在移民方面也有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回调特朗普的右转倾向。

但从整体上来看,这场失利或许并不会对特朗普造成太大影响。孙立鹏认为,在经济方面,特朗普的政策应该还会继续推行,基建计划正在进行,今年5月特朗普又签署了《经济增长、放松监管与消费者保护法》,而从2016年大选时的情况看,共和党的优势本就不大,如今的变化更多算得上是微调,也在意料之中,整体呈现可控趋势。至于二次税改,也不排除特朗普会在其他方面对民主党进行妥协以推进这项政策。

分歧难弥合

如今的结果虽不如意,但事实上,执政近两年,特朗普的成绩并不差。多个国际机构认为,美国经济表现是2008年以来最好的,2017年美国经济增长达到2.3%,明显高于2016年的1.5%,今年预计增幅会达到2.9%。特朗普还迎来了美股最长牛市,尽管不少人认为他的贡献只有8%。

虽然千夫所指,但在维护自身利益方面,特朗普却毫不手软。尽管高举贸易保护注意大旗,但特朗普已相继让韩国、日本、加拿大和欧盟等主要贸易伙伴做出了对自己有利的让步。如今众议院落到了民主党手里,一定程度的掣肘是可以预料到的。

特朗普懂得怎样在失败时将损失降到最低。在选举结果尚未正式揭晓时,特朗普便已致电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向其表示祝贺,同时他也提到:希望同民主党人合作。然而佩洛西则强调,民主党在全民医保等问题上同共和党仍有不同主张。

两党的对立可见一斑。事实上,在中期选举以前,两党选民的分歧也越来越明显。皮尤研究中心10月一项民调针对中期选举设计了18个选民关心的问题,结果多数民主党选民认为其中13个是“非常大的问题”,但多数共和党选民只认为其中5个是“非常大的问题”。

“特朗普的核心目标就是保住基本盘”,孙立鹏称。他认为,特朗普虽然在医改方面折戟,但在移民、拉回奥巴马时期的自由政策、税改、基建、放松金融及能源监管等方面,以及为了巩固美国利益而在伊核、朝核、叙利亚问题等方面的做法是有一定成效的。但真正的问题在于特朗普没有弥合美国社会的分歧,反而加剧了族群、两党以及建制派和反建制派的对立。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文 李烝/制表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