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方药公布药价被否 特朗普不是药神

特朗普没有办法成为美国版“药神”了,他要求药企公开处方药价格的新政,被法官以“超出权限”驳回了。药价一直是压在特朗普心上的一块大石,他曾多次炮轰价格太高,信誓旦旦要出售遏制。但居高不下的价格,让承诺更像是空头支票,不过特朗普可能也觉得委屈,毕竟法律为大,他并没有直接干预的权利。

特朗普1(新华社)

特朗普的总统“权威”被一位联邦法官无视了。当地时间周一,对于特朗普政府要求处方药制造商必须在电视广告中披露药品价格的规定,华盛顿特区联邦地方法院法官阿密特·梅塔做出了裁决,称这超出了其法律权限。

这一规定原本将于周二生效。6月24日,特朗普签署了一项行政令,旨在向保险公司、医生和其他医疗服务提供者施加压力,披露更多有关其定价的信息。具体来看,这项行政命令将指示美国卫生部要求医院,向患者披露其与保险公司之间的私下议价,公布实际的服务费用,并在进行治疗前告知患者要支付多少自付费用。

“这是特朗普政府增进整个行业透明度的又一项举措,”根据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的说法,透明度可以“赋予”患者选择权,行政令还要求卫生部确定将采取的进一步监管措施,以解决意外账单问题,同时研究影响医疗保健成本透明度的其他障碍。

理想是美好的,但现实中还横亘着制药商这座大山。在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政府表示出这样的意向时,多家医药公司立刻“揭竿而起”,纷纷提起诉讼,声称要求他们披露价格等于胁迫,侵犯了他们的言论自由权利。

阿密特·梅塔27页的裁决书也倾向于药企们,“特朗普政府未能证明,管辖联邦项目(如医疗)的法规拥有要求披露价格的法律权限。”

医疗专家赵衡表示,美国的处方药确实很难管理价格,因为美国法律规定,禁止政府直接和药企谈判价格,商保公司可以和药企谈价格,但政府是不允许的。

高药价的确是特朗普的心病。去年5月,特朗普发表降低药价演讲,提出“美国病人优先”蓝图。具体行动包括组织医疗补助计划、在联邦政府项目中试行价值导向的采购模式、在广告中标注药品价格的需求,使Medicare药品价格波动及竞争更透明等。

但特朗普的拳并未到肉。去年7月1日,美国最大的制药商辉瑞提高了100种药品的价格,特朗普随后怒怼,“辉瑞应该感到羞愧”。美联社针对品牌处方药价格的一项分析显示,去年1-7月,药品价格涨幅低于去年同期,但制药公司的价格上涨幅度远远大于降价幅度。截至去年7月底,涨价的药品有4412个,而降价的只有46个。

今年的情况也不乐观。今年1-7月已有3400多种处方药涨价,比去年同期的约2900种多出17%。Rx节省方案公司的分析显示,这些药物的平均涨幅约为通货膨胀率的五倍,其中约有41种药物涨价一倍以上,治疗忧郁症的百忧解更暴涨879%。

对于高药价,赵衡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美国处方药是自主定价的,药价持续上升主要是品牌药也就是新特药的价格高昂,药企以研发成本作为借口来获取高额收益,其他的普药因为都已经过了专利期,很难再获得高额的利润了。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