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进军免税业 凯撒设立海南免税集团背后的野心

免税店

凯撒全面进军免税市场的野心终于浮出水面。11月3日,海航凯撒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撒旅游”)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设立海南免税集团公司的议案》,明确拟于海南设立海南免税集团公司(拟定名称:海南同盛世嘉免税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2亿元。根据公告,凯撒认为旅游业务与免税购物之间有较强的互补性,可以促进旅游产品销售,希望通过开展免税业务,延伸旅游增值服务,创造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而这也是继今年6月与中出服合作、参与投资天津国际邮轮母港进境免税店后,凯撒在国内免税市场迈出的又一大步。不过,也有多位专家表示,由于国内的免税业属于高度垄断的市场,凯撒这一后入局者能分得多少羹,还有待观察。

新业务

在本次凯撒的公告中,未来该公司欲借助海南离岛免税政策全面切入国内免税市场的规划已初步显现。公告明确,本次凯撒旅游是以自由资金作为注册资金来源,在海南拟设立免税集团,该公司设立完成后将作为凯撒旅游免税业务的管理平台,同时整合公司相关资源,推动凯撒旅游在免税领域业务的发展。根据公告,新设立的海南免税集团法定代表人也是目前凯撒旅游的CEO刘江涛。

对于在海南设立免税集团,凯撒旅游在公告中指出,设立免税业务集团公司有利于配合旅游业务发展和对公司投资的免税企业进行集中的、专业化的管理,可有力推动公司经营规模快速增长,符合公司整体战略。而且,凯撒旅游对于海南离岛免税的政策背景非常看好,用“未来前景可期”来形容了当地的免税市场。

具体来说,根据公告,凯撒旅游认为,开展免税业务,可延伸旅游增值服务,通过满足目标客户在旅游行程前中后期不同的消费需求,创造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旅游业务与免税购物之间有较强的互补性,可以促进旅游产品销售,扩大目标客户群体,提高综合服务能力。同时,通过与旅游零售产业上下游的有效合作,有利于拓展凯撒旅游的产业链条。”

实际上,就在宣布拟设立海南免税集团的同日,凯撒旅游还发布公告称,该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购买江苏中服免税品有限公司部分股权暨关联交易的议案》,公司董事会同意以新设立的海南免税集团购买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寺库”)持有的江苏中服免税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中服免税”)的 20%股权,交易价格为 1200 万元。而江苏中服免税正是此前凯撒旅游首次涉足免税市场的合作方、拥有免税牌照的中国出国人员服务有限公司旗下企业。公告中,凯撒旅游明确,本次收购交易完成后,有助于公司在天津邮轮母港入境免税店的基础上,进一步布局免税行业增加自身竞争优势。有专家分析称,这可能也是现阶段,凯撒旅游“曲线救国”,利用江苏中服免税手中免税牌照拓展免税业务的一个途径。

新挑战

虽然截至发稿时,凯撒旅游尚未对其是否已拿到免税牌照,以及未来在免税业的具体布局计划等回复北京商报记者,但多位业界专家都表示,从本次高调成立新公司、购买股权的动作来看,凯撒旅游很可能会以海南作为跳板,逐步将业务辐射到全国的免税市场。

其实,就在今年6月,凯撒旅游以天津国际邮轮母港进境免税店试水国内免税市场时,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就曾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投资邮轮母港免税店并参与运营,只是该公司战略布局邮轮旅游产业链的一步,未来不排除尝试更多免税业务。

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看来,目前中国内地的免税行业已形成一个高度垄断的状态,在中国国旅剥离旅行社业务后,免税已经成为了该集团最大的利润贡献者之一,也成为了其重点聚焦的行业。“不过,即使行业集中度较高,但随着我国免税消费需求快速膨胀,未来势必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和资本对免税业跃跃欲试。”北商研究院特约专家、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表示。

“目前,凯撒旅游的‘海免’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就是如何拿到免税业务,从市场占有率超九成的中免手中分走一部分市场。”吴丽云分析称,初期,凯撒旅游势必先会以海南作为重心打基础,但目前海南的机场、离岛免税店、市内免税店中,中免已密集布局了一批门店、免税购物城,当地的需求体量是否能支撑凯撒的入局还是未知数。

与此同时,吴丽云还提出,获得商业品牌资源,同样是凯撒旅游需要跨过的一道坎。“凯撒作为一家主业在旅行社相关业务层面的旅游企业,此前与国际商户、国际大牌企业上的合作,可能并不如长期深耕市场的中免经验充足,但最优商品资源以及商品价格折扣幅度却是影响一家免税店业绩的重要因素,如果凯撒旅游能够通过资源交换等方式获取免税购物需求集中的商品,甚至是独家商品,才能在市场中站稳脚感。”吴丽云表示。

新入口

“虽然中免这一国内免税巨无霸企业体量巨大,但摆在凯撒旅游面前的难题,可能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棘手。”赖阳坦言,整合大品牌虽然有难度,但目前国内免税市场确实需要有新血液注入,引发新的市场竞争,只要市场存在“缝隙”,凯撒旅游这种机制相对灵活的企业,就有竞争的筹码。赖阳表示,因为商业品牌会愿意为了扩大市场份额采取各种合作形式,即使不进行买断式的合作,也可以通过开精品店、专柜等方进驻。

值得注意的是,吴丽云还提出,凯撒旅游在挖掘品牌资源时,还可以着眼中免等传统免税企业没有太多关注的自主品牌,比如潜在的网红、爆款商品等,与中免形成错位发展。

而在提及免税店布局方式时,吴丽云提出,目前国内客流量较大的机场、港口中免已“攻占”下了大多数,所以凯撒旅游可以利用自身的入境游客流导流优势,先选择在一些中免未重点关注的中小机场,或者现阶段暂未设立市内免税店的区域设立门店,与其入境游产品、线路深度融合,“相较于凯撒旅游,中国国旅的盘子太大,尤其是旅行社业务剥离之后,国旅集团内资源相互协作的灵敏度可能前者那么高。”而赖阳也认为,凯撒旅游可以先从门槛相对较低的市内免税店做起,比如将海南省内的海口市等免税供给尚不饱和的地方作为切入口先行设点。

还有观点认为,近几年,凯撒旅游确实在逐步强化自身的入境游业务,而这也无形中为其步子免税业做了铺垫。根据凯撒旅游2018年年报,去年,受益于过境免签、离境退税以及全域旅游等利好政策,公司入境游业务得到极大提振,报告期内,公司入境游接待游客人次同比增长近200%。

北京商报记者 蒋梦惟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