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报 | Beijing Business Today

供不应求 全球争抢飞行员

正在举行的英国法恩伯勒航展上,波音、空客等飞机制造商订单不断,且相继宣布明年增产。而与此同时,据CNN本周一报道,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的数据显示,过去30年来,美国飞行员数量已经减少30%。冷热不均之下,航空业如何突破飞行员瓶颈成为关键问题。

美国联邦航空局统计数据显示,美国现有飞行员58.4万人,到2026年,美国飞行员短缺数量会飙升到1.5万人。不仅仅是美国,波音公司此前发布了一项预测,从2017-2036年,全球客货运航空公司预计将购买4万架飞机,而这些飞机需要共计63万名飞行员来驾驶。如果没有充足的飞行员,航空公司将面临“无人可飞”的窘境。

飞行员短缺造成的危害已经显现出来。2017年9月,由于飞行员短缺加剧了飞行员值勤班次的混乱,廉价航空公司瑞安航空取消了2万次航班。瑞安航空被迫出台新的薪酬协议以吸引飞行员。此举将使该公司每年多花费1亿欧元(约合1.2亿美元)。同年6月,美国阿拉斯加航空地方子公司地平线航空,因为缺少飞行员,不得不取消了八九月间的航班超过300架次——占到这两个月定期航班总数的6%。

“吸引和留住飞行员的成本越来越高,尤其是那些经验丰富的飞行员。”亚太航空协会总干事安德鲁·赫德曼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一场飞行员人才争夺战已经打响。”

为应对危机,一些航空公司正在计划扩大内部培训项目。澳航便表示,公司将在一所新的飞行学校投资2000万澳元(约合1526万美元),以确保飞行员的供应;阿联酋航空在去年11月还为600名学员开设了一所价值1.35亿美元的战斗训练学院。部分国家则采用延迟退休的方式,最大限度发挥飞行员潜力。例如,日本国土交通省将现役飞行员退休年龄由64岁提高至67岁。

而更多的航空公司则将目光投向海外市场。以飞速发展的中国市场为例,华信国际飞行资源有限公司董事长戴夫·罗斯在接受采访时透露,有些中国航空公司愿意出每月高达2.6万美元的税后工资聘请外籍飞行员,这个工资是巴西和俄罗斯等国航企的4倍。近两年,包括俄罗斯、韩国在内的多国飞行员纷纷来到中国淘金。

与此同时,不少民航公司还打着军机飞行员的主意。不过,军队中的飞行员数量同样面临短缺窘境。据统计,美国军方当前的飞行员缺口仍有2000人之多。2017年,在大约200名符合条件的战机飞行员中,只有5名接受了为期13年的延期服役条件。对此,今年5月,美国空军曾宣布,利用一项志愿召回计划的大规模扩展,让最多1000名退役飞行员、战斗系统操作员和空战管理员重返现役,以缓解飞行员短缺难题。

实际上,目前来自军队的民航飞行员比例已在下降。上世纪80年代,大约2/3的美国航空公司飞行员是退役军人,但近年来这一比例下降到不足1/3。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肖涌刚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