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报 | Beijing Business Today

东方金钰陷债务纠纷

微信图片_20180718001455

未标题-6 拷贝

虽然东方金钰(600086)对中睿泰信叁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中睿泰信”)债务纠纷事件最终达成和解协议,但却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7月17日,东方金钰披露的公告显示,受上述事件影响,部分其他债权人采取保护性司法措施,公司及全资子公司深圳市东方金钰珠宝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东方金钰”)部分银行账户被申请冻结,这也让东方金钰陷入信任危机之中。

债务纠纷引发连锁反应

东方金钰7月17日披露公告称,近日,东方金钰收到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相关执行通知书及执行裁定书。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信信托”)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则裁定冻结、划拨公司、公司控股股东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龙实业”)、赵宁、王瑛琰的银行存款约2.47亿元以及应支付的罚息与复利等。此外,查封、拍卖、变卖被执行人深圳东方金钰位于龙岗区的一处土地使用权及其上新增物等。

法院之所以作出上述裁定,涉及东方金钰与中信信托之间一笔本金约3亿元的债务纠纷。东方金钰进一步表示,这是中信信托知悉此前中睿泰信查封公司部分财产后引起的保护性司法措施。经初步达成意向,中信信托暂不会对公司被查封资产申请进一步强制执行措施。不过,东方金钰补充道,若公司未能与中信信托达成和解或未能偿还相应贷款,中信信托可单方面执行该裁定。

而因与百瑞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百瑞信托”)之间的另一笔信托借款合同纠纷,东方金钰及子公司深圳东方金钰部分银行账户遭到冻结,百瑞信托申请冻结金额约为3亿元。需要指出的是,此前因与中睿泰信之间的债务纠纷,东方金钰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后于近日刚刚解冻。公告显示,此次被冻结银行账户内金额合计约为461.85万元。据悉,该笔债务合同尚未到期,仍系东方金钰前次账户被中睿泰信冻结后无法按时支付利息引起百瑞信托发起保护性司法措施。东方金钰表示,与百瑞信托的上述纠纷导致的公司及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对公司日常经营产生一定影响。公司正在采取相关措施解决该事项。

据了解,此前,因中睿泰信追究公司与之签订的《差额补足协议》中所约定的差额补足责任而在仲裁中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兴龙实业所持公司股份、公司银行账户和主要子公司股权及子公司的银行账户曾被冻结。当时,仲裁申请人请求的本金金额约为8.91亿元。目前,东方金钰称该纠纷已经达成和解协议。

负债明细引关注

实际上,与中睿泰信事件不仅仅引发信任危机导致中信信托等作出保护性司法措施,该事件亦曾引起相关金融机构对东方金钰收贷。根据7月6日东方金钰披露的媒体报道相关事项说明显示,东方金钰承认公司确受此前相关银行账户、持有的子公司股权及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份被冻结影响,引起相关金融机构对公司收贷,并导致出现对“同吉8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2018年二季度利息兑付逾期情形。彼时,东方金钰称已在积极筹措资金尽快付息,并在上述产品合约到期时按合同约定偿还本金。

而上述一系列事项也引起监管层的关注,上交所在7月17日火速向东方金钰下发了重大事项监管工作函。要求东方金钰就公司负债明细等相关事项进行说明。

在监管工作函中,上交所要求东方金钰全面核实目前实际债务及对外担保情况,补充披露负债明细,包括借款人、借款金额、到期日、提供的抵押、质押或担保情况等,以及对外担保明细,包括被担保人、关联关系、担保金额、担保期限等。且核实并披露上述事项对公司日常经营和管理活动的影响等。

东方金钰主要从事珠宝首饰产品的设计、采购和销售,主要经营产品包括翡翠原石、翡翠成品、黄金金条、黄金(镶嵌)饰品等。2017年年报显示,东方金钰期末负债余额92.9亿元,2017年公司财务费用6.79亿元,超过翡翠原石的销售收入5.86亿元。2017年资产负债率达到74.2%,较2016年增长9.73个百分点。

需要指出的是,自2013年以来东方金钰经营活动现金累计净流量为-52.09亿元,其中近三年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6.8亿元、-10.89亿元和-17.81亿元,连续三年为负值。

重组进展难言乐观

据了解,东方金钰正在筹划以现金收购资产的重组事项,如今在债务纠纷缠身的背景下,公司的此次重组也蒙上了一层阴影。7月17日晚间,东方金钰披露的最新重组进展公告显示,截至公告日,公司已与各中介机构对此次重大重组涉及的标的资产进行调整、交易磋商与尽调安排。因重组涉及标的资产的调整,相关工作完成尚需一定时间。

东方金钰4月19日披露的重组预案显示,公司拟通过全资子公司宏宁珠宝以约17.26亿元现金收购三项资产。分别为瑞丽姐告金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以下简称“金龙房地产”)、瑞丽金星翡翠珠宝交易市场以及云南泰丽宫珠宝交易市场。其中,收购金龙房地产所需资金约为6.084亿元,另外两资产合计需要资金约为11.175亿元。金龙房地产的交易方为公司控股股东兴龙实业。提及此次交易的初衷,东方金钰称,此次交易将使得上市公司产业链向珠宝加工以及珠宝零售等领域拓展。

关于此次收购的资金来源问题,东方金钰表示,收购金龙房地产的款项支付期限延长至交割完成后3-5年内支付,这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公司的付款压力。另外,截至3月31日,银行及非银行金融机构对公司及子公司的剩余授信额度约为16.29亿元。此外,公司与控股股东在去年10月约定,可在30亿元额度内在未来三年向兴龙实业循环借款使用,截至3月31日,尚未使用额度为18.12亿元。东方金钰称,上市公司将通过上述渠道及其他自筹方式筹集此次交易所需资金。

而东方金钰仍存在无法按时筹集资金,进而导致交易款项不能及时、足额到位的风险则引起交易所关注。5月2日,上交所曾向东方金钰下发重组问询函。其中,就现金收购问题,上交所要求东方金钰说明现金收购的具体资金来源以及资金成本,对公司资产负债率和现金流周转的影响等。

此外,公司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的风险也成为交易所问询重点。预案披露,标的资产云南泰丽宫珠宝交易市场的交易对方云南泰丽宫珠宝有限公司,系由公司实际控制人及一致行动人赵宁、赵美英作为主要出资人发起设立。上交所要求东方金钰说明,云南泰丽宫珠宝有限公司是否为他人代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持有,以及是否与上市公司存在其他关联关系等。

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高萍/文 王飞/制表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