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牌照被吊销 Uber何止失守伦敦

看来伦敦不打算给Uber机会了。继2017年的拒绝之后,伦敦再一次拒绝了Uber“常驻”的申请。当然,作为在欧洲的主力市场,Uber不会放弃伦敦。

只是,身背多起诉讼和安全漏洞不断的Uber,在与监管的博弈过程中,注定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在本土美国是这样,在海外市场攻城略地时也会如此,监管可能会迟到一些,但绝不会缺席。

Uber

运营牌照到期

意料之中,在Uber的运营牌照到期之后,伦敦交通局并没有想给Uber续约。当地时间11月25日,Uber正式被吊销了伦敦运营牌照。按照伦敦交通局的说法就是,Uber并不是“合适的运营商”。

就在运营牌照被吊销的同一天,Uber还早到了伦敦交通局的炮轰,后者对Uber“失败的模式”和几项“将乘客安全保障置于危险之中”的违反法规的行为进行了指责。伦敦交通局表示,从2018年底到2019年5月,至少有43名司机利用Uber系统的漏洞,将自己的照片上传到另一位司机的账号中,从而可以接客。这43名司机的14000次行程均没有保险,其中还有2位是无牌驾驶员,即他们并未受到监管机构的犯罪背景或驾驶水平的审核。

基于以上事实,伦敦交通局认为Uber的安全隐患不容小觑。伦敦交通局执照、监管和收费总监Helen Chapman表示:“虽然我们认为Uber已经做出了改进,但Uber让可能没有执照或不安全的司机与乘客共处一辆汽车,这是不能接受的。”

伦敦市长Sadiq Khan也对伦敦交通局的做法表示了赞同,称“确保伦敦民众的安全是我绝对的第一要务,而伦敦交通局已经确认Uber的模式是失败的,它直接将乘客的安全置于了危险之中。”

这不是伦敦交通局第一次不满Uber了。早在2017年,伦敦交通局就裁定,Uber在安全保障方面缺乏足够的“企业责任”,其中包括了Uber举报罪犯的方式以及对驾驶员进行背景调查的程序。之后,因为不满牌照被吊销,Uber两次上诉,并分别在2018年6月和2019年9月获得了为期15个月的临时牌照以及2个月临时牌照的延期,直到11月25日再次被吊销。

“监管与市场的对弈迟早会出现,”互联网行业分析师杨世界表示,当然也不排除伦敦政府借助拒绝颁发牌照为由,想要将uber监管纳入政府运营体系中,从而增加市场话语权的可能性。不过,对于伦敦的消费者来说,就有点遗憾了,毕竟Uber在当地的品牌影响力还是可以的。

好在伦敦交通局并没有一刀切,给了Uber上诉的机会。该局发言人表示,Uber拥有21天的时间提出上诉,并可以在这一流程的8个月内继续运营。Uber方面也立即回应称,伦敦的这一决定“极端且错误”,计划提出上诉,同时“继续正常运营”。不过,Uber也没有否认伦敦交通局的指控,甚至坦承,导致伦敦驾驶员可以进行欺诈行为的技术故障可能在其他城市也造成了问题。

腹背受敌

对于Uber而言,上诉是意料之中的决定,毕竟伦敦是Uber在欧洲最大的市场。Uber在此前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文件中提到,全球乘车预订中有近四分之一的份额来自五个大都市地区,其中三个在美国,分别是洛杉矶、纽约和旧金山湾区,一个位于巴西圣保罗,还有一个位于英国伦敦,据悉,Uber在伦敦拥有350万名车手和4.5万名持照驾驶员。

若失去伦敦这块诱人的市场,Uber遭受的打击可想而知。投资者已经用实际行动表明了对Uber的担忧。受本次伦敦禁令影响,Uber的股价在周一收盘时下跌了1.52%,报29.11美元,总市值也缩水为500亿美元。

就Uber会否退出伦敦市场以及对吊销牌照欧洲市场布局的影响,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Uber媒体联络中心,对方表示,上诉过程正在进行中,Uber会继续在伦敦正常运营。

过去两年,Uber已经从根本上改善业务并设置了安全的标准。至于司机身份的问题,Uber方面表示,“在过去的两个月中,我们对伦敦的每位驾驶员进行了审查,并进一步加强了流程。我们拥有完善的系统和检查以确认驾驶员的身份,并将很快引入新的面部匹配流程。”

其实,Uber在伦敦的发展一直不太顺利,与当地监管部门也呈现出水火难容的态势。此前2017年被吊销牌照就是其中之一。之后Uber与伦敦进行了长达9个月的斗争,并用一系列条件才换得了伦敦交通局的绿灯,包括在英国董事会增加三名新的独立成员,每六个月提交一次报告,并就针对司机的刑事指控与警方合作。

Uber在伦敦的困境还包括竞争对手的入局。今年六月,来自爱沙尼亚的初创企业Bolt正式进军伦敦市场,一边以更优惠价格赢得客户,一边又通过收取更低的佣金来吸引司机加盟。除了Bolt之外,Uber的印度对手Ola也虎视眈眈,今年7月,Ola获得了为期15个月的牌照以进入伦敦市场。另一家打车公司ViaVan则早就在伦敦获得了为期3年的牌照续期,而ViaVan背后站着戴姆勒集团。

竞争对手之外,传统的出租车行业也让Uber头疼不已。代表伦敦出租车司机的组织认为Uber削弱了他们的业务,一直在游说反对该公司的运营许可证更新。而在Uber被吊销牌照的同一天,包括出租车司机协会秘书长Steve McNamara在内的一些人甚至还进行了庆祝,并表示伦敦人会因此而“更安全”。

当然,也有人站在Uber员工的立场进行考虑。英国独立工会下属的私营出租车司机联合会主席James Farrar表示:“市长再次拒绝向Uber发放牌照的决定,将对该公司5万名在危险条件下工作的司机造成沉重打击。许多人现在不仅面临失业,还面临严重的债务问题,因为他们很难支付汽车租赁费用。”

不安全的Uber

在伦敦遭到阻击的Uber,在全球也因为安全问题频频成为监管部门的常客。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调查发现,在过去四年中,有103名Uber和18名Lyft司机被指控性侵犯或虐待乘客,并且至少有31名司机因强奸,绑架和骚扰等罪名成立。之后,Uber陆续上线了诸多安全功能,包括录音、直接从其应用程序拨打紧急服务、三次提醒乘客等等。

除了Uber的老本行共享出行之外,其在自动驾驶方面的发展也频遭诟病。11月20日,美国举办了自动驾驶听证会。会上,U自动驾驶测试车的致死事故不断被提及。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主席罗伯特.萨姆沃特表示,Uber部署的自动驾驶系统和人类驾驶员都存在不当行为,这些都归咎于更深层次的问题,即Uber存在无效安全文化。

正如伦敦市场的失意,安全问题越来越成为Uber盈利道路上的绊脚石。而与之对应的是,上市之后的Uber对于盈利的渴望越来越迫切,上一季度,Uber的亏损高达11.62亿美元,同比扩大了18%。原本,Uber寄希望于自动驾驶来实现盈利。杨世界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5G时代的到来,共享出行将会迎来盈利模式的深度变革。通过大数据,云计算等方面的加持,可能共享出行的车辆将会成为载体,来满足消费者多元化的高效生活需求。

但在监管的压力之下,Uber也不得不忍痛割爱。今年10月,CNBC报道称,Uber CEO科斯罗萨希发给全公司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显示,Uber即将进行本年内的第三轮裁员,计划裁减约350名员工,约占其员工总数的1.5%,主要涉自动驾驶和Uber Eats团队。

“对于互联网市场来说,并没有绝对的安全。”杨世界坦言,比如全球社交巨头Facebook近来又遭遇了数据泄漏风波。所以相对于安全,企业只能同步及时更新软件进行安全升级,以此来最大程度保障用户权益不被侵犯。再比如国内的滴滴,通过深度的用户市场调研以及与政府联合在安全方面进行探索。所以,对于共享出行来说,需要多方面资源协同联动,才能有效最大程度的进行用户安全保障。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