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APEC峰会 智利闭门忙“自救”

骄傲如智利,也有在世界面前低头的时候。持续不断的骚乱面前让智利“拉美国家优等生”的表象再也难以为继,退无可退之处,不得不放弃主办两大国际会议——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这一次,智利再也顾不得颜面。此时此刻,放弃了两大国际会议的智利总统或许比谁都明白,眼下摊上事儿的不只是自己,还有几十年积怨的智利政府。地铁票价上涨的30比索,从来都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放世界鸽子

一个多星期前还坚称将如期举办国际会议的智利政府,转眼就做出了让世界大跌眼镜的举动。当地时间10月30日11时,皮涅拉在总统府宣布,决定取消11月和12月即将在首都圣地亚哥分别举办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和联合国气候大会。按照原计划,11月16日-17日,智利将举办APEC峰会,12月2日-13日,将举办气候大会。

“我们感到非常遗憾,这个决定会对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和联合国气候大会带来困难和不便,但是作为智利人民的总统,我应该一直把智利人民的困难、利益、需求、渴望与期待放在首位。”面对镜头,皮涅拉做出了这样的表述。皮涅拉称,在决定公布前,已经与多位外国领导人通过话,提前将取消决定告知。

但对皮涅拉来讲,做出这个决定远不止遗憾这么简单,或许更多的是痛苦。一周以前,智利外长特奥多罗·里贝拉还信誓旦旦地强调,APEC峰会及气候大会会如期举行,“我们没有任何理由需要取消本届APEC峰会”。按照他的说法,峰会将有利于解决当前的局势,而不是为当前局势制造麻烦,且智利已经与参会的21个经济体成员联系,未有成员对是否参会提出过“疑议”。彼时,智利的宵禁还没结束,国家紧急状态也仍未解除。

这样的结果太过于似曾相识,类似的戏码早已上演,比如一度表示“智利在和强大敌人战斗”的皮涅拉,转眼就在三天后公开道歉,并宣布20条改革措施相应民众诉求。只是民众的愤怒依旧没能平息,骚乱也始终没能完全终结。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智利的决定,路透社报道称,一位白宫官员表示,美国对智利取消APEC峰会的决定感到惊讶。这位官员表示,美方也是从新闻得知智利这一决定,正在寻求更多信息。

难平的骚乱

很明显,如今的结果意味着,皮涅拉多天以来的努力几乎以失败告终。在宣布取消两大国际会议的两天前,即当地时间28日,皮涅拉刚刚宣布改组内阁,内政部、财政部、总统府秘书部、经济部等8个部门均在其内。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是皮涅拉自2018年3月就职后第三次改组内阁。上一次的内阁改组在4个月以前,当时皮涅拉就在改组仪式上说,2019年智利面临世界经济走弱等诸多挑战,智利内部也面临着税收、养老金等诸项改革推进困难问题,他表示应当坚定采取行动,保障人民利益。如此看来,一切似乎早有预兆。

至于最新一次的改组,按照皮涅拉的说法,政府已经倾听到来自智利人民清晰和强烈的呼声,要求建设更公正团结的国家,要求更多尊严和平等机会。彼时,皮涅拉强调,政府应当做出改变以应对新挑战和新情况,推动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目前政府已经提议实施一系列社会政策,并要求社会发展和家庭部同社会各界深入进行对话。

解决问题的态度再明显不过了,毕竟智利耗不下去了,谁能想到,上涨30比索的地铁票价会就此将智利拖入万劫不复。本月初,智利首都的圣地亚哥地铁局以国际油价上涨,运营成本增加及线路扩建与设备更新为由头,宣布将地铁高峰期票价由800比上涨到830比索,但这30比索却成了压垮智利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10月14日,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开始出现一系列针对公交系统票价上涨的抗议活动,随后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皮涅拉一度宣布全国16个大区中15个大区部分或全部进入紧急状态。直到宣布改组内阁的当天零时,国家紧急状态才被取消。

然而紧急状态的取消伴随着的并不是骚乱的终结。当天示威者重返街头,骚乱再次袭城,市中心多处临街商铺被点燃,还有媒体报道称,抗议者一度试图靠近国会大厦。这个时候,人们抗议的声音已经从最初的地铁涨价最终变成了要求总统本人辞职。根据智利官方28日最新数据,示威活动已经造成至少20人死亡。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郭存海称,目前智利国内问题很严重,智利政府肯定也对此进行了仔细的评估,首先认为抗议活动不会就此停止,而且规模会随着APEC峰会的接近而越来越大,可能会给各国领导人带来安全上的风险。此外,也说明智利对未来的预计是比较悲观的。可以肯定的是,目前的结果是智利痛下决心、综合考虑之后做出的决定,在对未来安全性没有把握的当下,已经不能考虑智利形象乃至其在世界上的颜面的问题了。

假面“优等生”

对于如今的智利而言,破釜沉舟似乎是唯一的可行之处了。事实上,几天之前,智利政府便已接连推出改革,包括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公务员降薪、收取高达40%的富人税等,而最开始引起骚乱的地铁票价,最终也不再涨了。

但现在的问题是,骚乱早已不是智利总统用几项改革就能解决的了。在此之前,抗议者的诉求就已经有所转变,他们纷纷将矛头指向了贫富差距严重、养老金过低、公共医疗和教育服务不足上等问题上,而这些几乎堪称智利的顽疾。

单就贫富差距一点,智利就已经能在世界范围内拔得头筹了。过去40年来,智利一直是拉美地区最富有的国家之一,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2018年智利人均GDP已接近1.6万美元,同时经济增速也近4%,远超南美洲平均水平。但富有的另一面却让人难以想象。亚太经合组织(APEC)数据显示,智利2017年的贫困率达到16.5%,基尼系数为0.45。而据拉美经济委员会2018年的调查显示,智利的财富高度集中,全国最富有的家庭占有近60%的资源,金字塔顶尖的1%人群分享着全国三分之一的资源。

智利确实是典范,保留了新自由主义改革后的经济和社会稳定性,但一同保留的还有同所有拉美国家一样的收入不平等,更重要的是,对于阶层固化严重的智利而言,贫富差距几乎在所难免,经济增长没有使中下层广泛受益,反倒提高了人们的生活成本。而这根本不是皮涅拉一个人就能解决的问题,毕竟在他之前,智利几届政府都已试图做出改变但最终却无功而返。

郭存海称,智利此次抗议的并不只是地铁票涨价的30比索,而是更深层次的矛盾。过去几天,皮涅拉做了大幅度的妥协,但并没有效果,民众并不买账。而且皮涅拉的预判也是错误的,最开始将抗议归结为暴力行为,对人民开战,最终激起了更多群体的抗议活动。但目前他面临的问题是找不到谈判的对象,智利的抗议是无数个小组织通过社交媒体组织起来的,相对不可控,更重要的是,抗议群体要求的是彻底改革,而智利所面临的问题并不是一届政府的问题,而是很多届政府的问题,是30年的问题。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