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办公“领头羊”WeWork赚得多亏得更多

作为共享办公领域的领头羊,WeWork也在“烧钱式扩张”的模式里打转。最新财务报告显示,WeWork 2018年的营收和亏损双双翻了一番。这意味着,这个创立9年的共享“独角兽”依然处于跑马圈地的状态,盈利似乎还不在WeWork的考虑范围内。

作为一家未上市公司,WeWork本没有必要透露具体的业绩数据,不过在周一的一份报告中,WeWork表示,公司在2018年的营收从2017年的8.86亿美元翻了一番多,达到18亿美元;与此同时,亏损也从9.33亿美元增加到19.3亿美元,增长了一倍多。

虽然喜忧参半,不过WeWork还是强调了更好的消息,称其每个度量单位下的税前利润率从2017年的27%增长到了28%,入驻用户也从18.6万增加到了40.1万。

一直以来,WeWork的收入几乎和净亏损持平。2018年前三季度,WeWork的营收为12.5亿美元,净亏损则高达12.2亿美元。

不停的扩张是WeWork亏损的主要原因。WeWork的主要业务是小微团队的办公室租赁,即以市场价格租赁和开发商业地产物业,然后以更高的价格将其出租出去。自从成立以来,WeWork在扩张进程中采用补贴的方式吸引用户入驻,导致其扩张速度虽然很快,但成本上升也很快。

目前,WeWork已经在全球425个地方拥有共享办公空间。快速扩张给WeWork带来了巨额的租金账单。WeWork曾表示,到2022年,WeWork将需要支付50亿美元的租赁款项,2023年及以后还将支付132亿美元的租赁款。

据CNBC报道,WeWork的商业模式如今继续依赖日本软银集团,后者已向WeWork注资100多亿美元。不过,在WeWork的疯狂扩张下,软银也有所冷却。去年底,软银本计划向WeWork投资160亿美元,其中100亿美元用于收购所有在外股份,另外60亿美元将在未来三年逐步注入WeWork。

本月早些时候,WeWork还陷入裁员风波。WeWork发言人宣布,公司将裁减约300名员工,约占其员工总数的3%,理由是公司要在新一轮招聘计划前进行人员调整。

“WeWork是一家像科技公司一样的房地产公司。”批评者曾这样评价,他们认为WeWork不能支撑470亿美元的估值,不过是将潮流的触角放在原来单调的办公空间上, 并将自己定位为一个初创企业孵化器, 然后收取天价租金。

但软银集团创始人兼CEO孙正义依然力挺WeWork:“WeWork不仅是一家地产企业,从公司CEO或CFO的角度来看。”孙正义认为,WeWork不仅将公司租用办公室的成本降低了40%,还能够使员工的创造性、工作效率都大幅提高。对于WeWork的盈利问题,美国财经博客ZeroHedge分析称,现阶段WeWork的目标并非实现盈利,而是通过在全球“跑马圈地”取得足以强势的市场份额,之后再把竞争对手都赶出去,获得行业最终的定价权以及更高的利润率。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