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息一日“三杀”全球宽松时代来了

全球货币阀门正在打开。一日之内,三国央行相继降息,转天菲律宾也加入降息的大部队。意外层出不穷,降息幅度之大、次数之多出乎外界意料。7月的最后一天,美联储时隔十年再度迈出降息步伐,全球降息潮、宽松时代大幕开启的声音便已此起彼伏,但人们显然没有预设到,这场降息潮来的那么快,攻势那么猛。全球经济放缓已是不争的事实,一系列的“异象”更让人担心,下一场经济危机是否近在眼前。

意外

一日“三杀”显然不是终点。北京时间8日,菲律宾央行将基准利率从4.5%下调25个基点至4.25%,虽然符合市场预期,但也迈出了6年多来降息的第一步。而在本周早些时候,菲律宾央行行长 Benjamin Diokno还曾提到,今年余下时间会降息50个基点,降息时机将取决于经济数据的表现。在外界看来,经济增长和通胀均放缓后,菲律宾恢复了宽松政策。

一天前的亚太市场,刚刚经历过一场惊心动魄的降息大潮。打响发达经济体央行降息第一枪的新西兰,再次“杀”了市场一个措手不及。当天,新西兰央行直接宣布降息50个基点, 官方现金利率大幅降低至1%,再次刷新政策利率纪录低位。而在此前的市场预期中,新西兰央行本应下调25个基点。

外界还没从新西兰降息的意外中缓过神来,另一场意外便已接踵而至。当天印度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下调35个基点至5.4%,达到了20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尽管此前市场对于印度央行降息的预测为25个基点,但更值得关注的是,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印度已经降息四次。

这场热闹,泰国也出乎意料地凑了一波。印度央行宣布降息之后的一个小时之内,泰国央行紧跟着宣布降息25个基点至1.5%。而泰国上一次降息还在四年前。

至此,今年以来,全球至少已经有25个经济体相继宣布降息,早在美联储降息以前,澳洲联储、韩国央行、俄罗斯央行、土耳其央行等便已率先抢跑,其中土耳其央行更是将一周回购利率大幅下调425个基点,创2002年以来的最大降息幅度。

降息大潮叠加紧张的贸易局势,在巨大的不确定性面前,黄金再次成为主角。8月7日,纽约商品交易所黄金期货价格盘中一度突破1500美元/盎司关口,创6年多以来新高,年内涨幅超过15%。

宽松

降息仿佛多米诺骨牌,第一张倒下的那一瞬间,便意味着跟在后面的国家选择降息,几乎只是时间问题。如今,多国的做法恰巧印证了这个比喻。不同国家的降息理由如出一辙——刺激经济,在全球经济放缓,不确定性大幅增加的现状下,放宽货币政策已经成了唯一的选择。

最近几年,美国经济复苏,加息成了不二之选,自2015年12月开启本轮加息周期以来至去年年底,美联储共计加息9次,这也招徕了特朗普的不满。在特朗普的观念里,加息抑制了美国经济增长,“美联储已疯”、“换掉鲍威尔”的言论不计其数。

特朗普的焦躁和美联储最终的选择,似乎都指向了一个问题,如今的美国经济确实出现了问题。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几天,美债收益率已经完全出现了倒挂,按照经验,这是暗示美国经济衰退危机的最可靠曲线。

宽松政策是支撑经济的一剂猛药。十一年前,雷曼兄弟倒闭,金融危机爆发,同年11月,美联储开始实施第一轮量化宽松政策。随后,美联储又在2010年和2012年启动第二次和第三次量化宽松,才将美国经济从危机的泥潭中拖曳而出。而今,美国经济频亮红灯,宽松的影子也再度出现。

美国需要宽松的政策用以延续这轮强势的经济周期,其他国家也不例外。新西兰央行行长阿德里安·奥尔在解释降息时便提到, 新西兰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减慢,增长阻力正在加大,需要有额外的货币刺激措施。韩国央行行长李柱烈也表示,降息是为了支持GDP增长,将支持经济复苏放在首要位置。

上个月,渣打银行财富管理部2019年下半年度《全球市场展望》最新报告指出,美联储的预防性降息将得到其他国家央行的效仿,全球范围内货币政策状况有望放松,这将有助于延长目前的经济周期,继续支撑风险资产在未来6-12个月的表现。

风险

微调的说法已经站不住脚了。当下,对全球经济放缓的担忧与日俱增,早在今年4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便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下调到了3.3%,达到了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8年全球经济增长尚为3.6%。

贸易摩擦、脆弱新兴经济体的动荡等都是“3.3%”的原因所在。值得注意的是,当时IMF也在报告中提到,如果贸易磋商得到较快解决,全球经济有可能很快恢复强劲。

贸易摩擦已经成了全球经济里最大的一颗炸弹。近日,特朗普态度再度反转,宣称拟对中国3000亿美元输美产品加征10%的关税,一周不到,美股1.4万亿美元瞬间蒸发。另一边,日韩摩擦仍未见起色,虽然日本政府8日批准了对韩国EUV光刻胶的出口,但剑拔弩张的日韩关系能否就此松动仍旧不明朗。而自约翰逊从特雷莎·梅手里接过英国首相的位置之后,“硬脱欧”的更显更是直线上升。

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目前一个重要的数据是,全球13万亿美元的国债是负收益率的状态,而这也是前所未有的数量。美联储降息引起众多央行跟随,不仅仅只是降息潮那么简单,是变成全球趋向极低利率的时代,这个阶段第一是想应对经济放缓的困境,另一方面的原因在于前期量化宽松时期政府借了很多债,需要低利率的环境还债。

李大霄认为,目前全球经济增长有所放缓,主要原因在于欧洲、日本乃至很多国家经济增长都在放缓,但经济增长的火车头还在中国,降息潮是全球经济放缓的大环境下产生的情况,但断崖式下降的概率其实很低。在这之前,IMF也预计,由于中国和印度等国家将强劲增长,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可能会负增长至3.6%,发展中经济体预计稳定在略低于5%的水平。

不过危机也在酝酿。6月30日,国际清算银行发布的最新一期报告还提到,持续宽松的货币环境确实可以支持经济,但同时也会使得货币正常化变得更加困难,特别是通过对债务和金融体系的影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孙立鹏也曾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美联储降息引起新一轮主要经济体央行的跟进,竞争性贬值政策可能开启,由此带来全球流动性的泛滥。而其根源则在于许多国家财政政策不足以支撑,债务又很高,结构性改革没有到位,短期内刺激经济的货币政策肯定还会有。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