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禁用59款中国App 专家:影响有限

6月30日,印度以安全为由禁用59款中国应用,不过有印度网友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涉及的59款App并没有全部下架,且印度用户可正常使用已经下载的上述App”。

这次涉及的中国App产品类型、覆盖领域较广,既有BAT、联想、字节跳动等头部互联网企业的产品,也有中腰部企业欢聚集团、美图等旗下的App。看似打压面大,但由于印度互联网市场有限,此次风波对中国互联网企业影响不大。抛开政治因素,出海所面临的文化差异、法律风险,始终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头上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微信截图_20200701013236

“禁用”不停用

6月30日凌晨,印度信息技术部以安全为由禁用59种中国应用,包括抖音国际版TikTok、茄子快传、UC浏览器、微信、QQ、快手和美图等,涉及短视频类、直播类、美颜类、游戏类、电商类、音乐类及新闻聚合类App等多个领域。

尽管有些产品名不见经传,但在印度市场的份额并不低。“比如联想的茄子快传这个工具类App,在印度有很高的使用率,Helo和Likee也都登上过印度本地安卓应用的热门榜单”,关注新兴市场科技创投动向的出海媒体volanews创始人丁家乐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

艾媒咨询CEO张毅则认为,“应该多关注对ClubFactory和UC浏览器的影响,ClubFactory是目前印度三大电商平台之一,浏览器在印度等新兴市场的流量入口作用很稳固”。

不过,在张毅看来,TikTok目前是被下架的主要头部应用之一,但所造成的影响还有待观察。根据SensorTower数据,2020年4月30日,印度是TikTok下载量最大的市场,已贡献超过6亿次下载,占全球总下载量的近三成。

根据媒体报道,在印度官宣禁用名单后,TikTok很快予以回应,“将继续在印度法律框架下遵守数据安全要求”。不过,该声明并未得到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确认。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此次涉及的其他App均保持沉默。

印度用户向北京商报记者证实,“TikTok已经在印度市场下架,有些在宣传前早就下架。不过目前在印度地区的应用商店里,Newsdog、WeMeet、WeChat等还可以被搜索到。如果用户已经下载了这些应用,也还是可以正常使用,这些App损失的只是新增用户而已”。

象征性意义更大

即使部分App在印度市场的体量不小,但是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禁用风波对上述App背后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影响有限,且有诸多数据可以支持此观点。

长期关注海外营销的白彬(化名)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目前这59款App并未全部进入变现阶段,更多是在做用户积累”。

以互联网最常见的广告变现模式为例,相关报告显示,2020年印度整个广告市场规模约80亿美元(不考虑汇率变动,约566亿元),其中数字广告占比11%,为8.8亿美元(不考虑汇率变动,约为62亿元)。

根据艾瑞2020年4月发布的数据,2020年一季度,中国网络广告市场规模1212.1亿元,远高于印度2020年整个广告市场规模。

从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维度看,印度与国际水平的差异也十分明显。2019年,Google广告收入1348亿美元,近半来自美国市场,平均每个美国互联网用户贡献1568元。印度是Google手机商店应用下载量第一的市场,但它在印度平均每年只能通过一个Android用户产生8.6元的收入。

来自印度网友的消息还指出,“其实,这次禁用的App中有好几款已经停止更新了,比如百度系的。有些产品在每次涉及安全等敏感问题时,都会被拿出来晒一晒”。不过,对于此次涉及的百度系应用是否已经停更,百度方面表示“暂无回应”。

“总体来看,这次印度禁用,个别几款App对企业本身会有影响,但对这59款产品的母公司,基本不会产生致命性打击。不管对中国头部互联网企业,还是对腰部企业而言,有印度市场是锦上添花,如果丢失印度市场也不必耿耿于怀”,张毅坦言。

出海硬伤仍难解

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是个常谈常新的话题。2018年,出海就进入爆发期,出海电商规模在2018年上半年增速26%,出海游戏全年增速15.8%,工具类应用需求旺盛并向社交服务应用转型,直播、短视频、资讯等内容型产品继续火爆。Mobvista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已有720家企业的2268个App出海。

2020年,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继续把目光投向海外,印度、东南亚、中东、非洲等新兴市场持续大热。这些地区人口数量多、结构偏年轻化,互联网发展增速快,同时国民经济水平、政局状况都在好转,头部公司估值和市场占比还比较小,它们是中国出海企业瞄准的流量洼地。

从中国互联网企业海外小试牛刀,到现在出海成大企业标配,都逃不开文化差异、本地化运营的问题。

张毅向中国互联网企业建议,“海外App的劳动力、负责人最好是本地人,要给当地贡献税收,而不是急于向国内市场输送利润,科技企业就算员工规模不会太大,但也要考虑有没有解决当地的就业问题”。

回到印度禁用中国App,张毅强调,“从全球范围看,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应用、创新和运营能力遥遥领先。印度不应该光看到中国App占据的市场份额,应该多关注中国App对印度新经济、新技术、创新的拉动”。

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