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日本出口管制 韩国能否以牙还牙

比起日本说来就来的出口管制,韩国显得被动的多。在日本明确表示不考虑撤销对韩国的出口限制之后,当地时间1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终于宣布将采取紧急应对措施,而这距离日本的发难已经过了将近一星期。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除了不停喊话日本之外,韩国至今没能拿出一个实质性的反击。国内经济始终不见起色,外部命门又被日本死死地捏住,用内忧外困来形容韩国似乎毫不过分。

接招

“当前的紧急状况前所未有”,面对日本的咄咄逼人,文在寅如此总结。韩国KBS报道称,当地时间10日,文在寅召集了三星电子、SK海力士、现代汽车、乐天等30家企业集团高管举行恳谈会,会谈的内容可想而知,在日本对韩国采取出口管制的情况下,听取企业面临的困难。

一场持久战似乎难以避免。“政府正在建立紧急应对机制,要求日本撤销不公平的出口限制措施”、“这种局面令人遗憾,但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为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做好准备。”面对当下境况,文在寅心里清楚的很,他不忘强调,尽管为了解决上述问题,他们在外交方面做了努力,但不排除这种情况持续下去的可能。

根据路透社的报道,文在寅提到的应对措施包括支持企业实现进口多元化,并扩大本地生产、针对出口限制所造成的影响,即将提交国会的额外预算法案中也将有所体现。在当天举行的恳谈会上,政府将帮助企业减少对日本供应商的依赖成为核心的一点。

当然,该有的姿态还是要有的。韩联社报道称,文在寅当天还不忘喊话日本,韩国政府将尽最大努力通过外交方式解决该问题,希望日本政府对此予以相应,不要把路走绝。这番话的一个关键背景在于,日本在一天前刚刚给韩国吃了一个闭门羹,当时文在寅要求日本取消出口管制,并举行双边磋商。但日本经济产业相世耕弘成则明确表示,不会与韩方磋商此事,重申不考虑取消该措施。

由于不满韩国法院多次要求日本企业赔偿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遭日方强征的韩国劳工这一问题,日本一道审批限制直接将韩国推到了悬崖边。本月4日,日本开始实施对韩国出口高科技材料的审批限制,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悉数在内。决胜的法宝就在这些材料里,这三种半导体材料正是制造智能手机、电视部件的关键所在,而半导体产业正是韩国支柱产业之首。

强撑

fd039245d688d43f9ac6f428307ec71e0ff43b65

日本铁了心要摆韩国一道,苦的却是在中间做生意的企业,即便三星电子、SK海力士等巨头还能仗着自己的庞大身家勉强撑一阵子,但众多中小企业就不一定了。寒联社10日的报道称,由于日本政府对韩出口管制措施恐将变成长期化管制,韩国中小企业危机感加剧。

这项结论来源于9日的一项调查。在对会遭受直接或者间接影响的269家中小企业进行调查之后,结果显示,如果日本的出口管制继续下去,难以继续精经营超过6个月的企业比重高达59%,3个月都难以维持的企业比重也达到了28.9%,对于日本出口管制实施一年的假设,仅有两成企业表示他们可以撑过这段时间。

根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的数据,日本生产的氟聚酰亚胺占全球总产量的94%,光刻胶占比92%。相对应地,韩国贸易协会资料显示,韩国企业对日本产的高纯度氟化氢、光致抗蚀剂和氟聚酰亚胺的依赖度分别达到43.9%、91.9%和93.7%。此前,SK海力士的有关人士也透露称,库存量不足3个月,如果不能追加采购,3个月后工厂可能会停止生产。

韩国不能坐以待毙,韩国9日便在世贸组织货物贸易理事会会议上谴责了日本的做法,并重申这一做法违反自由贸易原则。另外,韩国也已经计划向世贸组织提起申诉。但日本也强调称,出口管制只是将此前的简化程序恢复原状,并不违反世贸组织的规则。

东北亚问题专家、中国礼宾礼仪文化专业委员会高级顾问李家成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从日韩贸易结构来看,韩国的确更依赖日本,尤其在关键材料方面,短时间内韩国很难找到替代的材料来源。韩国政府可能会采取一定的措施,除了努力拓展替代材料来源外,也可能出台政府补贴,另外随着日韩争端升级,也不排除韩国向美国寻求帮助,希望美国出面调和的可能性。

困境

日本对韩国实行经济报复,韩国开始抵制日货,日韩争锋相对,但实力的悬殊却早已暴露在外。更重要的是,日本《东京新闻》早在3日的报道中便透露,日本政府正在研讨扩大对韩出口限制项目,或将可能用于军事目的的电子零件和有关材料列为新的出口管制对象。第二波和第三波的报复,或许随时可能到来。

对于如今的韩国而言,日本的经济报复无异于雪上加霜。此前韩国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韩国今年一季度GDP环比下降了0.4%,创下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跌幅,6月出口额更是重挫13.5%,直接完成了出口数据的7连跌。而数据一片黯淡的原因就在于半导体,数据显示,韩国一季度半导体出口额同比减少21.3%,6月更是同比大跌25.5%。

要知道,半导体出口堪称韩国经济支柱的重中之重。2018年,韩国出口总额6055亿美元,其中半导体产品的出口额超过1223亿美元,占比超过20%。如今国际贸易形势波谲云诡,对于严重依赖出口的韩国而言,外部环境的任何动荡都足以让韩国受到影响,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半导体出口再受牵制,影响可想而知。

在种种因素影响之下,本月3日,韩国政府再度下调2019年经济增长预期,2.4%-2.5%的经济增长率预期已经与去年12月的预期值相比,少了0.2个百分点。而在去年7月,韩国政府给出的这一数字还是2.8%。全球经济增长放缓、韩国国内投资和出口持续低迷两大原因让韩国政府不得不做出这一选择。

相比起这些宏大且显得有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国内经济的衰败更让文在寅难以服众。去年末,韩国经济元老、前保健福祉部部长崔洸就韩国的经济状况做出了“犹如殒命前的重病患者”的诊断。在他的眼里,经济增长缓慢、分配恶化、失业大乱、雇佣惨淡等情况让韩国经济体无完肤。而对于文在寅政府核心的经济政策——收入主导增长,崔洸也批评称,这是一项无论如何都无法搞清楚内容的战略。

李家成认为,在文在寅的治理之下,韩国经济表现并不如人意,主要原因在于文在寅政府的经济战略出现了一定的问题,例如收入主导型增长政策。此外,国内营商环境不佳,政策扶持不到位,外部环境出现波动等因素都给韩国带来了一定冲击。而且一个国家成为成熟经济体后,经济增长面临的困难就更大,提升空间相对有限,韩国目前内忧外困的局面可以说是本身经济战略、贸易环境恶化及经济不景气等多重原因叠加的结果。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