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班人撂挑子 默克尔“后继无人”?

从最开始的组阁危机,到如今接班人弃权,默克尔的最后一任任期似乎注定了无法平静地渡过。图林根州州长的选举成了压倒“小默克尔”的最后一根稻草,弃权出局成了唯一的选择,党内矛盾激化、极右势力的异军突起,谁是新的接班人暂且不谈,只是默克尔这最后一班岗,已经难上加难。

德国政坛地震。当地时间10日,德国基民盟党主席卡伦鲍尔在柏林的记者会上表示,不会参加2021年的德国总理竞选,并将在今年夏天辞去基民盟领导人职务。“我认为,党主席和总理人选应是同一个人。因此我只会在总理人选确定前继续留任党主席,这之后会转交职务。”按照卡伦鲍尔的说法,她会遵照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意愿,继续留任国防部长职务。

卡伦鲍尔身上的重任决定了这不是一场简单的告别。一直以来,卡伦鲍尔都被视为默克尔的接班人,因为其与默克尔同属基民盟女性领导层成员,且同样主张走中间路线,也因此一度被称为“小默克尔”,但现在,小默克尔显然撑不下去了。“我对她的决定表示尊重,但也感到遗憾。我能想象卡伦鲍尔有多艰难,我也很高兴她愿意作为党内领导人参与选拔总理候选人的过程。”对于卡伦鲍尔的选择,默克尔如此评价道。

2021年,德国将举行下一次大选,鉴于已经领导了基民盟18年的默克尔在2018年表示不再寻求连任,而同年12月,卡伦鲍尔接替默克尔出任基民盟主席一职,也因此导致卡伦鲍尔被外界视为默克尔亲手挑选的接班人。不过仅仅两年之后,情况就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所有矛盾在上周的图林根州选举中爆发。本月5日,自由民主党人士托马斯·克梅里希在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的帮助下,拿下了图林根州的新州长。一时间,舆论哗然,据了解,在二战后,德国主要政党普遍拒绝与极右翼政党合作,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更是一直秉持着这里立场。但这样的结果一出,舆论普遍指责基民盟和自民党与选择党“暗中勾结”,毕竟在第三轮投票中,选择党没有推举本党候选人,却转而将选票投给了基民盟与自民党支持的候选人克梅里希。

卡伦鲍尔在其中的角色变得越发尴尬。一来没能约束自己的党员,二来事情发生后,即便卡伦鲍尔公开呼吁重选州总理,也未能获得响应,最终的结果是,当抗议活动遍地开花的时候,迫于压力,克梅里希宣布辞职。这样的结局成了压垮卡伦鲍尔的最后一根稻草,尽管此前外界对卡伦鲍尔领导国家的能力一直表示质疑,但直到这次选举,卡伦鲍尔的影响力才最终崩盘。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中心主任丁纯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称,被认为是默克尔接班人的卡伦鲍尔辞职,意味着卡伦鲍尔本身在党内没有树立威望,德国国民对其治国能力也不认可,造成了现在的弱势,这有卡伦鲍尔自身局限性的原因,另外一点就在于默克尔当初推选卡伦鲍尔担任党主席的时候就比较仓促,因为默克尔也是因为大选失利,受到党内同僚攻击才做出了这样的选择。此外,卡伦鲍尔虽然担任了党主席,但总理之位仍旧在默克尔手中,并没有给卡伦鲍尔足够的实权,也导致了卡伦鲍尔相对弱势局面的出现。

团结党内有心无力。社民党前党魁加布里尔表示,目前基民盟和社民党都深陷内斗,预期很可能要提前举行大选。德国媒体认为,目前基民盟内有3人是接替卡伦鲍尔的潜在人选,分别是曾任联盟党党团主席、但在2018年与卡伦鲍尔竞争党主席失败的弗里德里希·默茨,现任联邦卫生部长施潘和经济大州北威州州长拉舍特。不过,罗梅尔认为,卡伦鲍尔的继任者将面临相当棘手的局面。

这样的判断并非危言耸听。据了解,2019年以来,基民盟在德国勃兰登堡、萨克森、图林根的3场州议会选举中,支持率均大幅下滑。而在图林根州,此前的基民盟图林根州分部就曾担忧,如果重新举行州议会选举,该党所获票数可能比去年10月议会选举还要糟糕。图林根州2019年10月举行议会选举,左翼党和选择党以超过30%和23.4%的得票率分列第一、二位,基民盟得票率21.8%,由此前的第一大党跌至第三。

更重要的是,极右翼势力已经成为德国不能忽略的存在。丁纯认为,图林根州的选举本身就反映出选择党的崛起乃至其地方包围城市的倾向已经很明显了,而其背后反映的就是德国社会的分层,主流政党越来越式微,影响力逐渐下降。

丁纯认为,默克尔还让卡伦鲍尔留任国防部长,也可能是在留后手。如今不知道谁能接下党主席这个职位,但总理之位默克尔是不会轻易放掉的,选出了新的主席也有可能出现与默克尔不对付的局面,所以卡伦鲍尔留任国防部长也有卡位的可能性。此外,党主席这个职位谁来填,执政伙伴愿不愿意上来等,都是挑战,所以目前来看,谁上来,跟默克尔关系如何等都会影响整个内阁。

而新的接班人不仅要面对分裂的党内情况,极端崛起的右翼势力,还有明显下滑的经济增速。上个月,德国联邦统计局公布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德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0.6%,远低于2018年的增长1.5%和2017年的增长2.8%,增长势头创下过去六年来新低。德国联邦统计局专家巴拉克曼在记者会上表示,2019年德国的“经济增长动能大幅消退”。贝伦堡银行分析师史密丁表示,展望未来,德国经济增长的黄金10年已逐渐接近尾声。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