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报 | Beijing Business Today

作弊、替考、修改答案……一条长线牵出美国史上最大名校舞弊案

 延长考试时间,秘密纠正答案,伪装体育特长生,这些社会名流们在“钥匙”的帮助下,成功诠释了一句话,有钱是万能的。

当地时间12日一早,调查了10个月之久的“校队蓝调行动”小组终于出手,大约300名执法人员在全美各地收网,展开特别追捕行动。

好莱坞明星、金融企业高管、首席执行官……当他们被带走的那一刻,一场轰动全美的“美国史上规模最大名校舞弊案”也徐徐展开。

名校“钥匙”

好莱坞女星费利西蒂·霍夫曼将其在美剧《绝望主妇》中的桥段搬到了现实,比如为了让孩子上好学校而不择手段。

而现实往往比剧集残酷的多。因为被控在子女入学考试中舞弊,在3月12日发起的那场大规模执法行动中,霍夫曼意料之中地被捕了。

霍夫曼的例子堪称典型。据了解,FBI监听到霍夫曼夫妇在电话中讨论怎样在SAT考试中做手脚,并支付15万美元让辛格的基金会来运作此事。

此外,辛格还安排了一名监考官前往霍夫曼女儿所在的西好莱坞考试中心,这名被收买的监考官现场纠正霍夫曼女儿的卷面答案,最终使后者拿到1420分,提高了400分之多。

这里有一个关键人物,辛格——加州升学机构“The Key(钥匙)”的主管。名义上提供咨询服务,但背地里却在富豪家长支付重金之后就开始暗箱操作,除了打通家长和教练之间的通道之外,还可以给学生雇佣“枪手”在入学考试中替考,甚至还直接买通考试中心的工作人员,篡改学生的考试成绩。

辛格的生意做得隐晦又易懂。该公司的网站上明确地写着,辛格过去二十年来帮助家长和学生“制定一生的游戏计划”,帮助大量申请者“在每一个可以想象的领域拿到了本科和研究生学位”。

而据文汇报的报道称,一位客户向联邦调查局承认,辛格向他推销的时候说,“我们所做的就是帮助美国最富有的家庭将孩子送进名校。” 辛格告诉卡普兰:“有一扇正门,这你要靠自己进入。后门是通过‘机构促进办公室’,那要贵10倍。而我创造了这扇侧门。”

利用富豪们望子成龙心理的辛格,其触手越伸越长。根据波士顿联邦检察院的起诉书,舞弊案涉案人员50人,涉案金额高达600万美元,范围跨越全美6州。而被起诉的50人当中,有至少9人是在名校供职的体育教练,此外还有33位家长。

这些家长包括首席执行官、成功的证券和地产经纪人、时装设计师和国际律师事务所的联合主席。包括赫夫曼在内的很多涉案人员已在12日被逮捕。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该案仍在调查之中,检方不排除会有更多名人和教练落水的可能性。

目前被指控招收了舞弊学生,或者有教师参与舞弊的学校,总共有8所,分别是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南加州大学、乔治城大学、圣地亚哥大学、德州大学奥斯特分校、维克森林大学。

 

掩埋的真相

对于这起骇人听闻的舞弊案,链条两端的学生或者学校显得有些“无辜”。例如在被起诉的人中,学生并不在列。

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官莱林在发布会上解释称,这起欺诈案的主谋显然是家长和其他被告,是否起诉学生“还在考虑中”,因为“很多学生甚至不知道自己是靠着父母贿赂而上的名校”。

此外,莱林还透露,在这起贿赂案中,涉案学校也“没有参与其中”,涉嫌犯罪的是学校的管理人员和体育教练。

“这些教练手中有招募体育生的名额,他们同辛格合作,辛格为申请人伪造假的体育证书,教练们在学校内部进行游说,为这位‘优秀队员’争取录取机会,在这个人被录取之后,教练获得巨额回报。”

莱林举例,一位女孩被辛格描述为优秀“足球运动员”,尽管她从未参加过这项运动,而她的父母向辛格支付了120万美元。

虽然学校没有被起诉,但显然也被牵涉其中,一场信任危机正在发酵。耶鲁大学校长彼得·萨洛维表示,该大学正在与政府官员合作,对大学的录取计划进行了调查,他表示;“可能会采取进一步行动”。

而在这之前,耶鲁大学前足球教练鲁道夫,已经被指控犯有电汇欺诈等罪行。“司法部指控的腐败行为是对我们大学深深信仰的包容和公平价值的侮辱。我想向我们的社区保证,我致力于确保招生和录取流程的正义不再受到损害。”萨洛维在给学校社区的一封信中如此说道。

此外,斯坦福大学已经将起诉书中提到的从中间人收取贿赂款,并推荐两名学生入学的帆船总教练约翰·范德默尔解雇,分别受贿130多万美元和25万美元从而徇私舞弊的南加州大学体育教练海内尔和瓦维奇也获得了同样的结局。

上学的秘密

这场舞弊案之所以能牵动大众的神经,无外乎切中的人们的痛点,就像舞弊中的两个常用的手段一样:考试作弊或者在体育生身份上做文章。

而这背后藏着的就是富人特权、名校招生制度、社会公平等轻而易举就能引发激烈讨论的问题。

一直以来,权贵家族进入名校的机率比普遍家庭大得多似乎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哈佛大学对2021届新生所做的调查显示,46%的新生来自年收入超过50万美元的家庭。而在一年之前,这一比例还为26.6%;另外,有30%新生的亲戚朋友是哈佛校友。

但与这次卷入丑闻的作弊违法案件不同,在美国确实有靠钱上名校的正当方法。例如被所有人工人的,拿大笔捐赠换取子女入学名额。而这样的操作方式被称作为“传承录取”。

据公开资料整理,“传承录取”偏向两种人,一种是校友的子女后代,另一种就是给学校捐款者的子女后代。后者可能被选上所谓的“院长兴趣名单”,根据学生公平招生组织(SFFA)在庭审时披露的数据,2009到2015年间,有2501名学生被列入哈弗的“院长兴趣名单”,这部分人的录取率高达42%。而所有符合“传承录取”政策的申请人中,有34%被成功录取,对比之下的数据是,普通申请人的录取率为6%。

这种富人特权之所以被默许,也是因为其争议性所在。例如支持者认为,学校可以拿着校友捐款来资助更贫困的学生、支付高校研究经费等。反对者如ProPublica网站高级编辑丹尼尔·戈登就曾在他的书《大学潜规则》中直言,传承录取是“对富人的偏爱”。

另一个聚焦点在于美国大学体育特长生。就像此次舞弊案的一个捷径——买通学校里的人,伪造体育特长生身份,在成功进入学校后谎称受伤,交回奖学金,正常上学。而这些交回去的奖学金对那些富豪家长而言,往往不值一提。

事实上,体育特长生是世界一流大学、特别是美国顶尖大学最重要和最偏爱的招生群体之一,也是唯一能够以“特长生”进行特殊招生的群体。

而在美国,大学体育又是一项很重要的大事。在2016年美国参加里约奥运会的555名运动员中,有417名运动员来自于美国的全国大学体育联盟NCAA,而NCAA的赛事更是美国大学生学习之余最重要的盛会之一。其中橄榄球比赛是大学所有比赛中最受关注也是最赚钱的项目,一直被称为“疯狂的三月”。

但近年来,美国大学体育却丑闻不断。在这起最大舞弊案之前,美国大学男篮也陷入泥潭。2017年,有四名大学篮球助理教练被指控涉嫌收取贿赂,从而影响学生未来对于大学、经纪人甚至赞助商的选择,著名运动品牌阿迪达斯的一位高管也涉案。

如今,接连爆发的丑闻考试考验着人们对于名校的信任,就像哈佛大学知名法学教授艾伦·德肖维茨12日所言,这将是“21世纪重大丑闻”之一,现在被披露的还只是“冰山一角”。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