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经转手 贵州醇变“烫手山药”

8月6日,江苏南通综艺集团(以下简称“综艺集团”)正式收购贵州醇酒业。早在7月初,综艺集团董事长昝圣达率考察团实地参观贵州醇酒厂,时隔一个月,综艺集团顺利入主贵州醇。自此,贵州醇与维维股份画上句号,开启了与新东家的合作。就此事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贵州醇相关部门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前,未得到回复。对此,业内人士指出,从一定程度上,综艺集团的介入将进一步缓解贵州醇因资金亏损而导致的燃眉之急。

C2019-08-16红酒周刊1版01s001

业绩连年亏损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维维股份出资3.57亿元收购贵州醇酒业51%股份;2016年,维维股份再度耗资2800万元,收购贵州醇4%股份。截至2016年,维维股份持有贵州醇55%的股权,共耗资3.85亿元。

北京商报记者查阅资料获悉,贵州醇酒业2013年的销售目标是2亿元,2014年是3亿元,2015年达到5亿元。但事与愿违,据维维股份年报数据显示,贵州醇2012年营业收入1353.76万元,净利润为-1296.5万元;2013年营业收入8669.81万元,净利润为-8822.39万元;2014年营业收入1.02亿元,净利润为-5681.85万元; 2015年营业收入7244万元,净利润为-4920万元;2016年营业收入6606万元,净利润为-4907万元。2017年与2018年也亏损-5151万元和-2142万元。

七年间累计亏损3.16亿元,使得维维股份不堪重负,最终选择将贵州醇出售。2018年,维维股份将其持有的全部贵州醇股权转让给控股股东维维集团,即将贵州醇板块从上市公司当中剥离。据公开资料显示,此次关联交易是根据维维集团和维维股份发展的总体战略规划做出的,所得款项主要用于补充维维股份生产经营所需流动资金,交易完成后维维股份将取得转让收益4900万元。

业绩连连亏损,除了使得维维股份不堪重负,也使得贵州醇无法得到发展,变成一块儿“烫手山药”,其背后的主要原因仍在于维维股份未厘清白酒板块的管理思路。白酒资深营销专家晋育锋针对此现象表示,贵州醇业绩长期低迷的主要原因在于维维股份对白酒板块的思路不清晰,其次作为贵州醇团队而言,也没有找到一条适合贵州醇自身的发展路径。但根源仍在于维维股份对旗下白酒企业打造运营型还是投资型平台始终动摇没有界定。

同时,据熟识维维股份的相关负责人表示,维维股份内部对于酒厂的运营模式和管理模式,始终存在争执和分歧。

终端销售不佳

近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在线上渠道,贵州醇官方旗舰店的销售量并不理想。记者针对贵州醇销售情况向贵州醇销售公司方致电询问,但对方以开会等理由拒绝回答。在天猫平台,贵州醇官方旗舰店产品的折扣力度较大,其中贵州醇52度金色铁盒500ml单瓶礼盒装浓香型单价138元,第二件仅售9.9元。尽管价格优惠,但是该产品总销量却仅有3000多,属所有产品中销量最佳。同样,在酒类垂直电商中搜索“贵州醇酒”,未搜索出相关产品。

与此同时,北京商报记者走访了北京西城几家商超以及餐饮端,都未发现贵州醇的身影。贵州醇除了在市场方面仍表现不佳外,由于其自身定价系统遭破坏以及整体管理层多次换帅等多重因素影响,出现产品价格混乱的情况。

据了解,在维维股份接手贵州醇期间,贵州醇经典装35度贵州醇(1×12瓶)的经销商开票价由原来的17元/瓶调整为230元/瓶,市场零售建议价由原来的35元/瓶调整为280元/瓶;贵州醇大品酱香市场零售价每500ml由880元调减到368元;小窖原浆(1公斤装酱香)市场零售价每500ml由680元调减到328元;贵州精神市场零售价每500ml由620元调减到278元。超10倍涨价方式,让贵州醇在行业里的曝光度迅速提升,但对贵州醇的市场打击极大,并导致定价系统混乱。

外来资本介入目的为何

此次接手贵州醇的“新东家”综艺集团与酒行业也是“老相识”,该集团董事长昝圣达作为成功的资本家,不仅是洋河股份十大股东之一,也是洋河改制上市成功的关键人物。对于贵州醇而言,眼下最为缺乏的便是资金。

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此次综艺集团接下了自2012年至今贵州醇酒业的所有负债。未来,贵州醇是否会与洋河集团有所联系如今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对于连年亏损的贵州醇而言,此次综艺集团接手将为其解决部分资金问题。

另外,综艺集团不仅可以为贵州醇提供资本运作,还能够通过其多元化布局帮助贵州醇拓展新的市场,并从企业内部重新调整管理层结构,加快贵州醇在酒行业后调整时代加快调整产品结构。业内人士认为,综艺集团接手贵州醇后,除了资金方面的注入,在资源端也会进行扶持,这将对贵州醇有一定的支撑作用,从而帮助贵州醇进一步开拓市场,布局渠道。

众所周知,外来资本收购白酒产业,目的或是看好白酒板块进行长线投资,从而着力打造战略投资;再或是集合多家酒厂共同打造成为独立的酒类产业集团,并整合各类资源与渠道,为产业集团在国内的品牌市场、渠道竞争提供必要的支撑与保护;又或是外来资本作为财务投资人,在收购酒厂并对旗下产品以及公司文化等进行概念包装后出售。对于贵州醇与综艺集团的关系,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则更倾向于后者,他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综艺集团将会从整个资本角度去运营,但并不会将贵州醇做大做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综艺集团只是在贵州醇相对抄底价格时接手,依托贵州醇特有资源包装、整合后,进行议价并出售。

因此,虽然综艺集团收购贵州醇将在短期内解决其资金问题,但作为全国35度白酒的首创者,贵州醇是否能够在综艺集团的羽翼下展翅,仍需观察。

北京商报记者 刘一博 实习记者 冯若男/文 宋媛媛/漫画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