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报 | Beijing Business Today

请来第三方勘测 沙特能留住投资者吗

沙特

沙特阿美的IPO之梦还在继续。这次,沙特阿拉伯高调秀了一把家底,试图拉回日渐下滑的投资者信心。当地时间9日,沙特阿拉伯能源、工业和矿产大臣法利赫在首都利雅得宣布,沙特的石油、天然气储量均高于此前预计。如今,卡舒吉事件的阴影还在盘旋,油价也没有回暖,这个几乎完全依赖石油的国家,正在多方质疑声中挣扎,秀出家底或许也是无奈之举。

大秀家底

2685亿桶的石油储量,325.1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储量,这是截至2017年底沙特阿拉伯的家底。根据总部位于达拉斯的石油咨询公司DeGolyer & MacNaughton的勘测结果,这些数字比之前公布的还要高,此前的数据为2663亿桶的石油储量,以及307.9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储量。

勘测结果还有意外惊喜,该公司称沙特在与科威特接壤的一个地区还存在其它的石油储备。由于邻国之间的争端,该地区一直处于“闲置”状态。

沙特这一大秀家底的举措,或许有些意外。毕竟此前每年30亿桶石油产量,不免让市场怀疑,沙特的石油储量将来会否下降。自从美国作者马修·西蒙斯2005年出版了《沙漠黄昏:即将来临的沙特石油危机与世界经济》一书之后,沙特的油气数据一直饱受质疑,石油行业也怀疑沙特油田是否如官方预测的那样健康。

不过沙特陆续用数据为自己正名。沙特今年披露的储量数据正在逐渐攀升。去年8月,沙特阿美布的年度报告显示,到2017年底,该公司拥有的已探明石油储备约2608.6亿桶,略高于前一年披露的2608亿桶;并表示自己拥有约8022亿桶的石油资源,其中包括约2610亿桶已探明储量和4031亿桶可能储量。截至去年9月,沙特阿美已经开采了8022亿桶石油中的1380亿桶。

对于沙特的石油储量情况,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然是非常好的,这个数据没有什么可怀疑的,石油储量增高,可能与有新的发现有关系。近年来,大家都在慢慢公布储量数据,这是比较正常的。虽然委内瑞拉储量很大,但是质量并没有沙特好,所以沙特比起其他石油国家来,石油储量还是被看好的。”

能否“挽尊”

如此迫不及待证明自己的沙特,其实正为自己的经济改革而心焦。去年12月,沙特公布了2019年财政预算案,其财政支出预计将达到9780亿里亚尔,创历史新高;并预估明年将出现1310亿里亚尔的赤字,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4.2%。此次新预算案正是沙特实现“2030愿景”的一部分,该愿景旨在吸引外国投资、提振旅游业,以及促进私人部门的增长,摆脱对石油的单一依赖。

沙特还尝试过其他的招数。据彭博12月20日报道,为了弥补这一巨大的财政赤字,沙特计划发行约1200亿里亚尔的债券。自去年起,沙特开始对食品、服装、汽油、电费和酒店住宿等项目征收增值税,以增加政府收入。只不过尴尬的是,要实现这一愿景,资金还是得来自于石油,石油收入依然占该国财政收入的70%以上。

就在如火如荼推进改革之时,“卡舒吉”事件又把沙特推上了风口浪尖,沙特也陷入了被全球商界领袖孤立的境地。去年10月,外国投资者抛售了数十亿里亚尔的股票,这是自2015年中沙特向外国投资者开放股市以来的最大抛售潮之一。维珍集团CEO布兰森暂停了与沙特的投资合作关系;荷兰皇家壳牌公司也把当地的企业出售了给沙特的合作伙伴。

“卡舒吉遇害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情况,就我而言,除非发生一些真正重大的改变,我不会投资沙特,”有“新兴市场教父”之称的马克·莫比乌斯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不看好现在对沙特进行投资,并指出投资者还对沙特的生产力和劳动力技能等关乎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颇感担心。数据显示,沙特的失业率不断攀升,2018年为12.9%,为10年来的高位。

沙特的确有焦虑的理由,外国投资者正在逃离这片沙漠。联合国贸发组织去年10月公布《2018世界投资报告》显示,2012-2017年,流入沙特的外国直接投资(FDI inflows)分别为 121.82亿、88.65亿、80.12亿、81.41亿、74.53亿、14.21亿美元,而这一数字在2008年,曾达到395亿美元的历史高位。

20180111S08图表

铺路IPO

此次石油储量增长,最直接的受益者莫过于沙特阿拉伯的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这意味着,截至2017年底,沙特阿美有2631亿桶石油等待开采,这比上次年度评估报告的数字高出22亿桶。有分析人士指出,沙特邀请第三方机构独立勘测,正是为沙特阿美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做初步准备,希望能消除外界对沙特石油储量的疑虑,增强潜在的投资者信心。

1200万桶/天的石油产能,让沙特阿美稳坐全球石化巨无霸的交椅。最新财报也显示,该公司2017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为338亿美元,同期的苹果净利润为289亿美元,成为全球最赚钱的公司。但彭博社指出,沙特阿拉伯对沙特阿美的依赖为沙特的现金流带来沉重的负担,因为税负增重及资本支出在增加。

事实上,沙特阿美的IPO之路一直波折不断。早在2016年初,沙特阿美的上市计划就被提上日程。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希望能筹得1000亿美元左右的资金,用于开展“2030愿景”经济改革。但在去年8月,路透社报道称,沙特阿美的IPO计划已经被叫停,顾问公司也被解散。

雄心壮志的改革派萨勒曼并未止步,于去年10月表示将于2021年前进行IPO,且相信估值将超过2万亿美元。“100%希望让沙特阿美上市,这样的目标没有改变,”在9日公布储量的同时,法利赫表示。

“时机至关重要。”对于沙特阿美再次被延期的IPO,安利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兼首席投资官法迪埃尔·比德曾在采访时表示,“对于一家以石油为基础大宗商品的公司来说,等待油价上涨是很有意义的。如果相信这种反弹预期会继续,我认为不妨再等等。”

林伯强也表示,“沙特阿美等待价格回暖之后再进行IPO计划这是有可能的。去年油价跌了太多,现在的价格还是不太够,大概要到去年的高位价格才是比较适合的。”对于2019年的油价,林伯强则表示,肯定会回暖的,毕竟11月原油价格从高点暴跌近30%。

油价暴跌之下,作为“世界油市的中央银行”的沙特也坐不住,化身带头减产的好学生。不仅在2018年12月减产40万桶,此外,根据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官员的说法,沙特还计划在今年1月底之前将原油出口量削减至约710万桶/天,以期将油价提高至每桶80美元以上。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