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债倒挂预示经济凛冬 股市暴跌只是开始……

没想到,阿根廷之后,美国成了令全球投资者心悸的第二只黑天鹅。美股全线走弱,特朗普大呼疯狂,美联储再次成为批判矛头,但这或许都只是恐慌情绪的外在表现。

当美国国债陷入收益率危机时,全球都开始思考同一个问题,离下一次经济衰退到底还有多远?不过,特朗普思考的问题可能仍然是,美联储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降息100个基点?

衰退信号

距离美股创出上一个“2019最差纪录”才过去了一个周,8月14日,反弹过后的美股再次惨遭血洗,道琼斯工业指数、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和标准普尔500指数,无一例外,均用3%左右的重挫吓坏了全球投资者。

从具体数据来看,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暴跌800.49点,跌幅为3.05%,报25479.42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暴跌242.42点,跌幅为3.02%,报7773.94点。标准普尔500指数暴跌85.72点,跌幅为2.93%,报2840.6点。

这一次,不是特朗普的推特惹的祸,是美债收益率倒挂,即长期国债收益率低于短期国债收益率的情况。

美国东部时间周三,倒挂的噩梦再次显现。数据显示,当天美债收益率全线走低。3月期美债收益率跌6.6个基点,报1.941%;2年期美债收益率跌9.4个基点,报1.587%;3年期美债收益率跌8.3个基点,报1.532%;5年期美债收益率跌9.5个基点,报1.496%;10年期美债收益率跌12.7个基点,报1.584%;30年期美债收益率跌14.6个基点,报2.020%,创收盘纪录新低。

数字虽然繁杂,但眼尖者一眼就能看出重点,即10年期美债收益率低于2年期。这意味着,美国国债的短期收益率与长期收益率再次出现倒挂,而10年期与2年期是自2007年5月以来首次倒挂,与此同时30年期国债收益率则创下历史最低水平。

不正常的信号注定是某种预警。收益率曲线出现倒挂常被视为是经济衰退的标志之一,原因在于若短债收益率高于长债,意味着长线投资的信心减弱,也即投资者对未来收益的期望下降。在传统市场上,投资者会重点关注2年期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之间的息差,因为2年期美国国债对利率变化非常敏感,其与10年期国债之间的利差是一项可靠的指标,可预警一至两年后可能出现的经济衰退。

就连美联储更关注的3个月期与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曲线,也并不好看,倒挂之势月发明显,3月期美债收益率比10年期美债高出约35个基点,后者的收益率仍一直处于下跌中,目前接近2016年10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Bleakley Advisory Group首席投资官布克瓦尔直言,”我不知道这是否比3个月至10年期国债收益率走势更为重要,但一旦其(2年期与10年期收益率)倒挂,关于美债收益率倒挂的所有讨论就可以终止了。”

前车之鉴

被这一信号吓坏的不止投资者,华尔街也欲哭无泪。“历史上来看,基准收益率曲线反转意味着,我们现在必须预计衰退将从今天到6至18个月内将发生衰退,这大大转变了我们对更广泛市场的中长期前景,”The Sevens Report创始人Tom Essaye周三在一份报告中称。

华尔街的震惊不是没有道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立鹏分析称,平常所说的倒挂是指3个月和10年期的收益率曲线,已经在8月出现连续倒挂了,主要是短期利率没有变化,长期利率在持续下跌,说明市场的避险情绪升温。

孙立鹏表示,从过去50年来看,每次金融危机之前都会出现,如果3个月和10年期出现倒挂,大概率会出现金融危机。但从过去40年经验来看,如果2年期和10年期出现倒挂,一定会出现金融危机。并且,此前美联储已经在7月下调了联邦基金利率,反应最敏感的应该是美国两年期国债收益率,但降息之后,2年期利率却没降,反而是长期利率一直走低。一旦这种情况持续,美国经济就很危险了。

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的数据也显示,1978年至今,美国共经历5轮衰退期,历次衰退之前10年期-2年期美债收益率曲线均出现了倒挂。从倒挂提前的时间来看,最快提前12个月,最慢提前36个月,平均提前22个月。从这一经验规律来看,当前10年期-2年期债利差倒挂,并不能判定美国经济短期就会陷入衰退,但中长期几乎已成定局。

“预测经济衰退主要是根据朱格拉中周期理论,现在美国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市场特征符合这个理论,”孙立鹏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一方面,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导致了投资者的恐慌,这体现在美国的出口数据上,对市场信心的打击很大;另一方面,美国也经济并不稳固,虽然现在美国的消费和就业情况看似还不错,现但实际上经济压力非常大,创新不足,缺乏内生动力的增长,泡沫风险很大。之前特朗普通过税改刺激了经济,但现在税改的动力也在逐渐减弱,之后财政政策的空间也很小,只能依靠货币政策。此外,美国的强硬表态也引发了汇率的波动。

虽然有分析师表示,这条曲线必须在一段时间内保持倒挂,才能可靠地预示经济衰退。但华尔街已经不约而同地达成了悲观情绪的默契。美银美林的经济学家们表示,他们认为未来12个月出现衰退的几率为三分之一,高盛的经济学家则将第四季度增长预期下调至1.8%,并表示衰退的担忧正在加剧。

惨淡的数字与悲观的言论之下,美国总统特朗普坐不住了。一方面,为美国经济站台,声称“我们的经济依然强有力”,另一边,将矛头对准了鹰派气息浓厚的美联储,“美联储过去行动迅速,但现在非常非常慢,美联储连累了我们”,鲍威尔则被炮轰为“愚蠢无能的”。

7月降息25个基点本就没有满足市场,这次的倒挂曲线无疑给了美联储更大的降息压力。美国银行财富管理公司固定收益研究主管默茨表示,25个基点的降息”是最起码的”,“但在这个极度波动、不确定性、负面情绪和美债收益率曲线反转的时期,降息幅度越大,才越能起到作用。”白宫贸易与经济事务顾问纳瓦罗甚至呼吁,在2019年底前进一步降息,要降低75个基点或100个基点。

孙立鹏认为,9月美联储降息的概率是百分之百,降25个基点的概率大概是80%。根据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数据,美联储在9月18日下次会议上降息的可能性为100%,周三的市场定价显示,9月降息50个基点的可能性为19%。

悲观的全球

美国不是微弱振翅的蝴蝶,而是搅动全球经济的海啸。

英国成了美国的难兄难弟,其收益率曲线也自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出现倒挂。就在8月14日,欧洲股市交易阶段,英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跌2个基点至0.475%,2年期收益率上升1个基点至0.478%。

周三的坏消息不止这些。当天,德国联邦统计局公布了最新GDP数据,今年二季度德国未经季节因素调整的GDP同比增速为0,调整后同比增长0.4%。去除价格变动和季节因素影响后,德国今年二季度实际GDP较一季度减少0.1%。GDP增长的收缩,标志着德国经济十年扩张的结束。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0.623%,创历史新低。

与此同时,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德国、日本、法国、瑞士、瑞典、奥地利、荷兰、丹麦、芬兰、比利时、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和爱尔兰等13个国家的10年期国债已经陷入负收益的“泥潭”之中。

孙立鹏分析称,现在全球的风险也在日渐上升,市场的避险情绪已经非常强烈,“对于风险,投资者是最敏锐的,一见到风险势头就会就抛出风险资产,买入保险的,比如长期国债。”

正在脱欧泥潭中的英国看不见希望,欧洲火车头德国又遭遇滑铁卢,诸多负面消息傍身之下,在14日欧洲股市交易阶段,欧洲股市普遍下挫,法国和德国股市盘中跌幅均超过1%。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早有预料,不断下调的经济预期是IMF对全球的警告。7月下旬,IMF发布了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其再次下调了2019年和2020年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期,预测,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3.2%,2020年回升至3.5%,相较于今年4月的预测,均下调了0.1个百分点。

原因依然是复杂且综合的,IMF表示,贸易紧张局势、汽车关税以及无协议脱欧可能会进一步损害投资和供应链,并拖累经济增速。全球经济增长放缓、核心通胀率下降,重新引发了通货紧缩的风险。

“如果国际形势继续恶化下去,那么全球经济就可能会陷入衰退。”摩根士丹利的股票分析师迈克尔-威尔逊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中小型公司正面临着盈利增长的问题——在第一季度中,它们的利润同比增长下降了两位数,大型公司的盈利表现则比较好,但我们认为,2019年下半年和2020年的分析师平均预期需要大幅下调。”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