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云要买Moncler?

Moncler

随着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与美国奢侈珠宝品牌Tiffany以162亿美元的价格成功联姻,奢侈品寡头之间再度掀起收购大战。12月5日,有消息称,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正在与奢侈羽绒品牌Moncler就收购交易进行试探性谈判,但未透露报价等具体细节。增速放缓的开云急需新鲜血液,Moncler又有意高位套现,二者你情我愿,似乎是一场不错的生意。

高位买进Moncler

彭博社援引消息人士透露,开云集团正在与Moncler就收购交易进行试探性谈判,但未透露报价等具体细节。消息人士称,两公司之间的谈判还处于初步阶段,不能确保最终达成交易。

今年以来,Moncler的股价已经上涨了33%。截至周三收盘,Moncler报每股38.83欧元,市值约98亿欧元。

这也就意味着开云此事入手Moncler,正是高位。北京商报记者就开云洽谈收购Moncler一事向双方发去采访邮件,截至发稿前,双方并未做出回应。

不过,Moncler确实有底气。尽管全球零售环境恶化,但Moncler第三季度收入按固定汇率计算的增幅依然达到10%,前9个月的销售额更大涨12%至9.59亿欧元。此外,亚洲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的市场销售额占了集团前三季度的总营收的40%,贡献了15%的市场增幅,其中日本、中国内地市场和韩国市场表现强劲。

然而,对于Moncler来说,随着意大利奢侈品整体行情日渐低迷,以及加拿大奢侈羽绒品牌Canada Goose的加速崛起,Moncler实控人兼CEORemo Ruffini趁着Moncler还在巅峰套现离场也不是不可能。今年3月,私募基金Eurazeo在入股奢侈羽绒品牌Moncler 8年后以4.45亿欧元出售了持有的4.8%股份。其对Moncler的投资所产生的总收益为14亿欧元,是最初投入资金的4.8倍。

Moncler到底是如何成为黑马的呢?

路透社在今年一篇分析中写道,Moncler有望成为下一个LVMH这样的奢侈品帝国。诚然,Moncler与LVMH体量悬殊,但各路大佬青睐已是不争的事实。大佬看好,资金自然少不了。

Moncler命运的转折点在2011年,Eurazeo出资13.3亿欧元收购45%的股份。两年之后,Eurazeo帮助Moncler于意大利米兰证券交易所上市,从而便开启了进军全球一线奢侈品牌之列的道路。

8年间,Moncler整体销售额从2010年的2.8亿欧元增长到2018年的14.2亿欧元,向66个国家及地区市场快速扩张则让Moncler来自海外市场的收入占比从2011年的57%增加到了现在的85%。

在资本的加持下,Moncler顺利地进入了各个国家“上东区”人士乐意光顾的奢侈品大牌。2015年,Moncler的业绩就曾多次超出市场预期,作为大股东的Eurazeo当时就出售过Moncler 3.34%的股权,一笔获利1.88亿欧元。2016年, Remo Ruffuni也通过出售股份获得了不错的回报。

不可否认的是,作为Moncler的掌舵者,Remo Ruffuni自身也不可小觑。从2006年开始,Remo Ruffuni邀请Valentino原创意总监Alessandra Facchinetti为Moncler推出高端产品线Moncler Gamme Rouge Line,2009年上线高端男装线Gamme Bleu。为了在时尚圈获得足够的存在感,Moncler频繁地在巴黎时装周以及米兰时装周走秀,后来更被列入这两大时装周的常规日程。

Gucci靠不住了?

Moncler势头正好,开云有意,不足为奇。不过,现在的开云已经不是当年的开云了。

开云集团最新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在截至9月30日的三个月内,集团销售额增长14.2%至38.84亿欧元,相比起第二季度的12.7%和去年同期的35.1%,集团此次增速稍有放缓。

作为全球奢侈品巨头之一,开云手握多个时尚、皮具、珠宝和腕表品牌,包括古驰(Gucci)、圣罗兰(Saint Laurent)、宝缇嘉(Bottega Veneta)、巴黎世家(Balenciaga)、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等。

而其一直以来的依靠Gucci似乎越来越不灵了。被誉为“80亿俱乐部”的Gucci连续7个季度高速增长后,今年上半年出现明显放缓迹象,虽然2019上半年收入上涨16.3%,然而与去年同期44%的增幅相比,显出疲软迹象。有分析师表示,Gucci增长放缓比预期来得更快。尽管Gucci表现平平,开云今年上半年四分之三的营业利润依然来自Gucci。

而就在10月底,作为Gucci直接向首席执行官Macro Bizzarri负责的四名高管之一,Jacopo Venturini刚刚从Gucci离职。入职Gucci之前,Venturini曾供职于意大利服装品牌Valentino,担任7年的全球成衣总监,也曾在Prada做过商品销售工作。而Gucci 今年来的强劲表现,正离不开Venturini这位市场营销主管。

Venturin离开Gucci的影响还不好估算,但在2019年7月至9月期间,Gucci销售额增长了10.7%,而在去年同期,这个数字是35.1%。实际上,此前早有业内分析指出,过度依赖Gucci增长,或将成为开云天花板。而Moncler或许能助开云打破这顶天花板一臂之力。

2019年对于开云来说是关键的一年,如果Gucci继续保持高速增长逼近100亿俱乐部,Balenciaga成功接近十亿俱乐部之后,那么手握3个十亿俱乐部,1个近百亿俱乐部的开云集团,将给LVMH带来更大威胁。

难敌LVMH

而就在两周前,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刚刚以162亿美元现金的价格拿下美国奢侈珠宝品牌蒂芙尼Tiffany,创造了LVMH史上最大一笔收购,同时也是奢侈品行业最大的收购。不过,彼时,Tiffany正处于业绩疲软的低点,LVMH也算是低价买入。相比之下,开云在此时着急洽谈收购Moncler,似乎落了下乘。

而在11月初,上月早些时候,LVMH在巴黎证券交易所的市值首次突破2000亿欧元。在奢侈品行业,似乎越大就越强。投资组合的体量的确令LVMH在分销和宣传方面占尽先机。

汇丰银行消费与零售研究中心的全球联席董事长Erwan Rambourg在电子邮件中表示,“这笔交易恰恰强化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在这个行业里,规模至关重要。”汇丰对这个“珠宝霸主”的出现表示了关注,将LVMH比作“奢侈品界的Nike”。

LVMH与开云这两大奢侈品行业的龙头企业,早已不是第一次正面交战。

2018年,开云旗下的头部品牌Gucci首次从米兰移师到LVMH大本营巴黎办秀,不少人认为这正是对法国奢侈巨头LVMH的一次挑衅。今年4月,巴黎圣母院发生起火事故后,开云集团与LVMH先后分别宣布捐款1亿与2亿欧元用于重建。而就在上周,曾经被开云招致麾下的可持续环保品牌Stella McCartney又转投LVMH,大家已经对两个巨头“正面扛”习以为常。

尽管开云来势汹汹,但其体量较LVMH仍有四倍之差。可以预见,如果开云不做迅速调整,必遭LVMH重挫。开云集团或许意识到品牌矩阵协调的威力,在巩固Gucci、Yves Saint Laurent和Bottega Veneta三个品牌在奢侈品市场中的地位的同时,正在发掘类似Moncler的更多潜力品牌。

而为了集中火力在奢侈品领域与LVMH展开角逐,开云集团从去年起先后抛售了Puma、Stella McCartney和Christopher Kane等非奢侈品牌,但随之而来的是业绩增长陷入放缓的困境,亟需新鲜血液的注入,LVMH主动出击拿下Tiffany更是令开云集团不得不加快脚步。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常蕾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