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有意交棒女性 谁会接手优衣库

微信图片_20190904182513

图片来源:优衣库官网

距离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集团创始人柳井正70岁生日已经过去了6个月,这意味着距离他给自己设定的卸任集团首席执行官的期限也已经越来越近。像所有“大佬”寻找继任者一样,柳井正的接班人也是外界关注的焦点,两年来始终猜测不断。但让人意外的是,排除掉了自己两个儿子继任的可能性之后,柳井正或许正考虑把这个重任交到一位女性高管手中。

老将“卸甲”渐近

随着柳井正的逐渐老去,关于其继承人的说法被更加频繁的提及。据彭博社4日的报道称,柳井正表示,他希望自己的接班人是一位女性,“这个工作更适合女性,她们坚韧不拔,注重细节,并且有审美感。”在他眼里,选择一名女性继承人对这家亚洲最大的零售商来说结果可能更好一些。

继承者的名字也开始有了选项。当被问及井田真希是否能成为他的接班人时,柳井正给出的回答是“有这种可能”。一个可以捕捉到的信号是,今年6月,已经是集团高级副总裁的井田真希被任命为优衣库日本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这一部分刚好是最赚钱的部门,与此同时,这也是优衣库日本时尚的第一位女性CEO。

没人能够确定井田真希会不会是最终的中选者,但可以肯定的是,老将总有一天要卸甲。2017年10月,柳井正第一次透露退居二线的计划。当时,柳井正提到,将在2年后即70岁时出让集团首席执行官一职,此后专注于董事长职务,以“监督”经营的身份继续参与公司事务。当时,日本媒体还透露,新的首席执行官不会从外部招聘,而是从执行董事等内部人员中选择。

柳井正的两个儿子当时也在这40多位执行董事的队伍中,但他们继承柳井正“衣钵”的可能却早已被否定。去年10月,柳井正还让其两个儿子成为董事会成员,但在当年12月的采访中,柳井正便提到,他告诉两个儿子,他们无法成为CEO,只能成为会长或者副会长。“我现在担任的CEO岗位,希望能找到一个可以聚集所有员工力量的人来担任。必须是最优秀的、大家最支持的人物才行。我的儿子们还远远不够格。”

事实上,如果一切顺利,柳井正早在五年前或许就已经退居二线了。十年前,柳井正就曾提到,将在65岁时卸任,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时尚零售界成也因“快”败也因“快”,2013年,由于业绩下滑,优衣库一度陷入困境。那一年,柳井正撤销了辞任决定,次年柳井正迈过65岁门槛,但直到2016年,迅销集团利润还处于暴跌状态。

潜力股女高管

07e82328e5aea79_size48_w300_h466

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柳井正仿佛一个战士。“虽然一部分媒体曾报道,说我说过‘想在70岁退休’,那是不对的。我不会退休的,只要脑子还清醒,我会一直担任社长兼会长的职位。”去年末的采访中,柳井正如此评价道。不管是不是在为继承人铺路,但能看出的一点是,在掌舵的这段时间内,柳井正始终没有放弃调整公司的结构。

关于女性接班人的说法也是一样的。按照柳井正的说法,他希望将公司高管层中女性的比例提高到一半以上。据了解,目前迅销集团共有6位女高管,而在去年,迅销集团管理层中的女性占比甚至高达30%以上。在全球的时尚产业中,女性领导者的权重似乎正在攀升。就在今年6月井田真希被任命为优衣库日本首席执行官的几天后,法国美妆巨头欧莱雅集团也正式宣布,旗下卡尼尔的全球品牌总监Delphine Viguier-Hovasse 将成为巴黎欧莱雅的总裁,同样地,她也是该品牌历史上的第一位女性总裁。

井田真希的“能打”程度丝毫不逊色于任何男性高管。在网络上少有的几张照片里,井田真希一头简单的短发,灰色的围巾,干练是她给人的第一印象。据了解,现年40岁的井田真希于2001年加入优衣库,曾在东京银座街区、日本新泻县以及中国上海等地的优衣库门店工作,曾成功将东京吉祥寺门店打造成日本最受欢迎的优衣库门店之一,随后步入管理层。

柳井正关于女性高管的培养或许有一定的国家因素的影响。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劳动力短缺是日本目前亟待解决的一大问题,在这样的基础之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目标瞄准了女性。数据显示,6月日本女性就业人数已经达到了3003万人,较上年同期增加了53万人,自1953年来有可比数据以来首次突破3000万。

安倍的“女性经济学”似乎正在奏效,但到了管理层上,女性的占比仍旧很低。去年7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的500家大型企业中,7491名董事会成员中女性成员的比例仅占5.9%,虽然比去年增加了0.8%,但相比起来,世界主流企业董事会成员中女性成员的占比却能够达到17%。

“现在日本女性就业占比上升的确很快,”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刘军红表示,日本主要是人手不足,使社会供给能力受到制约。21世纪以来女性就业人数越来越多,一种就是层次比较高一些的,比如金融服务业,另一种更多表现在临时工、派遣工、服务业的增加上面。

不过刘军红也表示,虽然女性就业人数有所增加,但少子化、老龄化已经造成日本总人口减少,女性就业能不能弥补人口结构性的变化比较难说。虽然确实改变了一些问题,对日本社会、个人有一些益处,不过整体来看女性工资还是偏低。日本主张同工同酬,但现实中还是存在差距,这也是日本社会的矛盾所在。

遭遇本土难题

微信图片_20190904182518

数据来源:优衣库官网

今年4月,在美国《福布斯》杂志公布的最新日本富豪排行榜中,柳井正击败软银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再次登顶日本首富宝座。70岁的柳井正有了退休之意,挥一挥衣袖的他,给要接棒的后继者留下了平衡难题。

今年7月,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集团公布2018/2019财年第三季度财报。在当截止到5月31日的第三季度中,迅销集团实现销售额为5552亿日元,同比增长了7.3%,较201财年9上半年6.5%的增速有所增加;营业利润为747.5亿日元,同比增长9.3%,但低于此前分析师们预期的790亿日元,净利润同比增长1%至446.4亿日元。

看起来这是一份可圈可点的财报,相较之下,曾经同为快时尚的ZARA、GAP的日子并不太好过。业绩放缓已经是快时尚们不争的事实,根据ZARA母公司Inditex根据集团发布的2018财年数据来看,集团销售额增长3%至261亿欧元,较2017财年9%的增幅进一步放缓。而GAP的2019财年第二财季财报也显示,期内净销售额同比下滑2%至40亿美元;净利润同比大跌了43%,至1.68亿美元。

还算稳定的业绩背后,是优衣库在本土和海外的冰火两重天。日本本土市场似乎正在成为优衣库的后进生。在2019财年第三季度,日本本土市场的销售额为2097亿日元,同比下跌了0.5%;营业利润289亿日元,同比下跌了7.5%。

相较之下,海外越来越成为优衣库的主战场。在当季,优衣库海外业务销售额为2405亿日元,同比大增15.3%;营业利润为363亿日元,同比增长14.9%。其中,大中华区的线上渠道销售增长30%,利润增长超过20%。从讯销集团的收入占比来看,2018年优衣库海外收徒首次超过日本,2019年三季度海外优衣库的收入占比继续提升达到45%,而本土收入占比则进一步降至38.5%。

从门店数量上,也能明显看到优衣库在本土与海外的不平衡态势。截至2019年8月底,优衣库在日本本土的数量为827家,而在海外,这一数字为1407家,差距还在继续加大,根据优衣库的推测,到今年年底,本土门店数量会进一步减少,而海外门店会持续增加。

“比起门店开张速度,我们要更多的考虑关闭和翻修调整,”对于本土业务的挑战,柳井正曾坦言,未来会对日本市场的门店进行战略性调整。

本土市场的萎缩之外,优衣库还面临着韩国市场的严峻考验。由于日韩经贸关系的进一步恶化,韩国发起拒绝日货运动1个多月,多个日本品牌在韩国国内的销售额减至一半以下。与6月最后一周相比,优衣库在7月第4周的销售额锐减了70%以上。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 汤艺甜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