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报 | Beijing Business Today

拆分“四大” 英国政府率先开火

8(四大)

“四大”危险了。在审计行业里说谎、造假、贪腐及行贿等一系列丑闻几乎快将民众的信任消耗殆尽之后,英国政府终于出手。据英国政府网站显示,英国竞争和市场管理局(CMA)已经决定出手对“四大”(普华永道、德勤、毕马威、安永)进行全面审查。垄断的黑色光环带给了“四大”无可比拟的荣耀,但也随时可能将“四大”拖入深渊,随着英国政府的出击,一场行业的巨变或许不远了。

政府出招

英国政府一刻都不想多等。CMA的首席执行官Andrea Coscelli表示,监管机构计划将迅速行动,并在圣诞节前发布临时调查结果。据了解,审查重点将集中在三个方面,包括此前竞争委员会曾试图做出变革却意外使“四大”竞争力变得更强、因“太大而不能倒”可能对市场的长期竞争产生威胁,故而重新评估“四大”角色,以及公司可以自行选择审计师,而上市公司因为害怕失去客户,审计师可能缺乏动力去做富有挑战性的评估报告。

如果CMA在检查这些领域后发现市场运作不佳,那么它将仔细审查所有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案。此前,CMA的主席Andrew Tyrie就曾说道, 如果许多人对审计过程的批评是正确的,那么不仅仅是公司花钱请审计公司将产生损失,数百万人因投资这些审计有缺陷公司将造成更大的损失。

英国一家拥有两百年历史的建筑巨头佳利来,它的轰然倒塌成了“四大”遭此横祸的最大导火索。今年年初,佳利来忽然宣布破产,而原因则是背负了巨额债务,又遭到了银行贷款的拒绝。但在佳利来破产的三个月前,佳利来刚刚发布了它的最新财报,其中毕马威给出的鉴定是,该公司“至少还可以生存三年”。佳利来的破产来的太突然,直接导致后者4万多名员工被迫面临失业,股票投资者血本无归。

这场英国十年以来规模最大的破产案让英国政府坐不住了。今年9月,影子大臣John McDonnell就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称,受工党彻底将改革审计行业的激进计划影响,“四大”或将被分拆。而工党的计划包括拆分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为每家公司设定最高审计市场份额以及禁止四大在审计时接管同一家公司的咨询业务等一系列措施。

而这也不是英国政府第一次将矛头对准“四大”。早在今年3月,英国金融监管机构财务报告委员会就已经要求调查“四大”是否应该被分拆,今年5月,该问题再次被重提。财务报告委员会首席执行官Stephen Haddrill也表示,CMA应该对审计公司进行调查,以加强竞争并消除该领域的利益冲突。在此之前,Haddrill已经与CMA就英国审计市场的调查进行了三次讨论,并计划进一步商谈。

“声名”远扬

冰冻三处,非一日之寒。在佳利来的破产中,英国投资人协会主席Martin White、英国资产管理公司Sarasin & Partners高管Natasha Landell-Mills就在一封联名信函中要求调查毕马威:“虽然各方都有过错,但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审计失误,那让Carillion可以虚报盈利和资本,以至于他们得以增加借款好发放现金股息和红利。”

而在这之前,毕马威还被曝给出了超过实际资产100倍的公司资产预算。2011年,毕马威被聘为美国米勒能源公司的外部审计师,毕马威审计称米勒能源的阿拉斯加油井价值4.8亿美元,但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亚特兰大地区办公室主任沃尔特·若斯潘称,后者的价值不到500万美元,这很有可能导致投资者对公司的价值判断产生误导。此外,毕马威还未发现公司某些固定资产被重复统计。为此毕马威在2017年8月统一为此支付超过620万美元的罚款。

麻烦缠身的毕马威似乎要“凉”。此前毕马威还在南非卷入了臭名昭著的古普塔家族政治献金和洗钱丑闻,最终导致毕马威最大私营部门客户非洲巴克莱银行切断了与毕马威分公司的所有商务往来,南非政府与之签订的合同也被取消。与此同时,毕马威还被爆卷入罗尔斯·罗伊斯丑闻,牵涉20年前的腐败和行贿。

在曾经的“五大”安信达会计师事务所陨落之后,死神似乎已经盯上了毕马威。2017财年,毕马威息税前利润大幅下滑五分之一至3.01亿英镑,而为潜在的罚款和法律成本预留的资金几乎翻番达到了5600万英镑,已经达到了利润降幅的三分之一以上。

其他“三大”的日子也不好过。普华永道今年刚因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未能发现一家银行的风险导致保险机构损失数十亿美元”,而吃了美国监管机构高达6.25亿美元的罚单,成为史上会计师事务所吃到的最大金额罚单。在此之前,德勤也被曝出存在大量欺诈行为,包括虚假报告、变更文件、作伪证等行为。安永更不必说,在那场影响巨大的金融危机中,安永便被纽约总检察长起诉,称后者帮助雷曼兄弟粉饰财务状况长达七年之久。数据显示,在雷曼倒闭前的十年间,安永共从雷曼赚取了超过1.85亿美元。

这些本该精于计算的人却越来越失于计算。今年6月,《卫报》的一篇文章围绕“四大”展开了论述,其中便提到了安永对雷曼的审计“一无是处”,而这种漫不经心的姿态也已经成为审计的典型状态。经济学家JK·盖尔布雷斯就曾预计,在几十年后,会计会掌控在商界人士手中,而不是商业监督者手中。另一位同时期的美国作家则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那些精于算计的人对于迫在眉睫的危险视而不见的原因。“让一个人的薪水取决于自己的不了解时,那么很难让这个人去明白一些事情。”

“四大”的威胁

20181011S08图表

扳倒四大并不容易。就在英国政府试图拆分“四大”的消息屡屡传出的时候,今年7月,《星期日泰晤士报》便报道了毕马威首席执行官比尔·迈克尔的一系列言论,后者承认“四大”目前可能面临公众的信任危机,但他的话里也藏了些威胁的味道,暗示如果拆分毕马威的审计业务,会对市场和投资者不利。

迈克尔称:“我们如果允许高收入的咨询服务发展壮大,可能会发现,自己会陷入一种没人愿意费力去搞审计的境地。这对市场和投资者都是不利的。”迈克尔甚至明确表示,不支持关于拆分“四大”审计业务的呼吁,“我们不可能从事不被信任的工作,这样对社会和资本市场都不好,但你现在不能拆分审计业务,这就像试图制造一个弗兰肯斯坦怪物,你不可能把来自不同机构的碎片捏合为一个声誉良好的审计系统,你只会扼杀它们。”

“四大”已经发起了新一轮的对抗。今年7月,德勤也警告英国政府,称拆分“四大”审计业务可能损害伦敦金融城的声望,以及英国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德勤甚至抓住了英国的痛点,称在英国“脱欧”之际,政府持续支持审计行业对巩固人们对英国的信心至关重要。普华永道也致函英国各委员会,称拆分大公司将影响审计质量。安永则顾左右而言他,称佳利来破产后,他们的股东本可以得到更好的服务,美国的破产机制值得借鉴。

美联社的总结一针见血:“‘四大’承认问题存在,但不支持拆分成为解决办法,你可以把手指指向任何地方,不要指到这里就行。”然而“四大”似乎有这样做的底气,目前他们在全球审计领域处于无法替代的霸权地位。据了解,“四大”已经垄断了全球超过90%上市公司的审计业务,而在英国和美国市场,这一比例甚至高达99%。2017年,“四大”在全球的收入高达1340亿美元。而在澳洲,“四大”的收入更是占到了澳洲百强会计师事务所总收入的70%。去年非营利性研究所The Maturity Institute还发布了一份关于“四大”的初步研究报告,其中将“四大”描述为“卡特尔式垄断集团,充斥了管理不善、无效的治理和监管以及过时的会计和审计实践”。

一边是英国政府的强硬,一边又是“四大”的威胁,这场正面的交锋开始让人担心,“四大”是否已经真的“太大而不能倒”了。此前金融时报便报道称,一位就职于毕马威大客户公司的匿名高级经理认为,毕马威根本不能倒闭,因为市场上没有其他公司能够承担起弥补缺口的能力。代表英国散户的组织ShareSoc经理Cliff Weight也认为,“四大”规模太大,无法轻易到下,但也不排除其中一家倒闭的可能性,因为整个审计体系过于脆弱,可能无法生存,“四大”变“三大”的危险不容小觑。

Cliff Weight与英国政府的想法多少有些一致。他建议,毕马威可以把非审计业务独立出去,分拆成一个单独的公司,其审计部门可以继续专注于审计业务,这将迫使他们被迫投入更多以确保更好地完成审计工作。此前《卫报》的文章也提及,未来几十年,如果不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这一代价只会变得愈加昂贵。如果所谓的监管机构忽视了这些新的威胁,那么它可能会带来与上次金融危机不相上下的后果。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李虹含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会计师事务所作为金融中介机构,在市场中充当着公允定价以及审计等职责,如果业务被分拆,对市场投资者存有一定的公信力方面的影响。因此在拆分当中要着重关注拆分的类别,审计业务、咨询业务以及其他的业务类别如何拆分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

但或许市场也不应该太过悲观,后起之秀正在奋力直追。去年末,全球十大会计师事务发布,创立于1865年的老牌会计师事务所Baker Tilly、成立于20098年的新秀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也已经展开了强烈的攻势,前者在英国国内拥有多达20个分支机构,后者经营者700多个办事处,分布于100多个国家,生产收入超过2亿英镑。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