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资券商设立节奏加速 资源、业务单一成发展“拦路虎”

今年以来,合资券商领域频繁传来新消息。6月17日晚间,拉卡拉公告称,其与联想控股、鼎珮证券拟共同出资15亿元,发起设立外资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联信证券”。值得一提的是,在业内感叹柳传志要进军证券业的同时,外资券商的新动向和未来前景也颇为引人注目。在分析人士看来,合资券商还面临着资本金、本土资源、业务单一、获客成本、外汇管制等众多挑战,不过,在高端、国际化等某些领域也可以保持一定特色优势。

微信图片_20190618192645

合资券商设立节奏加速

6月17日晚间,刚刚在A股上市不久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拉卡拉公告称,该公司与联想控股、鼎珮证券拟共同投资15亿元,发起设立联信证券。联信证券为外商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经营范围包括证券承销与保荐、证券经纪、证券资产管理、证券自营。未来公司将根据发展的实际情况,逐步增加经营范围。

从股东情况上看,联想控股持股51%,为公司控股股东,鼎珮证券及拉卡拉则分别持股25%和24%。与知名度颇高的联想控股和拉卡拉相比,鼎珮证券在内地知名度则稍逊一筹。

据了解,鼎珮证券为鼎珮投资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旗下的注册香港持牌金融机构,成立于1986年2月6日,为香港证券业内的金融服务提供商。鼎珮证券的服务包括证券经纪、包销及配售、财务顾问及保证金融资。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共有18家拟设立合资券商正在等候监管批复,而在2019年5月17日,联信证券、金圆证券、方圆证券、瀚华证券和华胜国际证券5家合资券商获得了第一次反馈意见。从审批时长上看,5家公司中,除了华胜国际证券于2017年8月递交申请材料,2018年12月被监管受理,历时1年多时间外,联信证券等4家公司从申请到受理等候时长均超过了两年。

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中国券商业的牌照是非常珍贵的,很长时间都没有新发牌照,此前合资券商审批曾一度暂停。“之前放开过一批,比方申港证券、华菁证券,最近监管的态度明显放松,中国金融业的开放只会越来越加大,所以合资券商申请牌照相对来说应该会更为轻松一点,节奏也会加快。”何南野如是说。

对于申请设立合资券商股东做了哪些前期准备以及目前相关进展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拉卡拉,但拉卡拉方面表示,以公告为准。

“狼来了”还是“鲶鱼效应”

事实上,随着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驶入快车道,证券行业开放也进一步扩大。6月13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陆家嘴论坛上谈及资本市场对外开放进展时表示,大幅放宽证券基金期货行业外资股比限制的政策落地实施,已批设3家外资控股证券公司,还有不少外资机构正在积极申请或接洽沟通。

2018年4月28日,证监会正式发布《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证券业在对外开放有了实质性进展。如今国内已经有3家外资控股券商,分别是瑞银证券、摩根大通证券(中国)和野村东方国际证券。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外资控股券商或有望再添新军。6月12日晚,华鑫证券公开转让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2%股权有了最新进展,2%股权价值估值为3.76亿元。需要指出的是,目前摩根华鑫只有两位股东——华鑫证券持有51%的股份,摩根士丹利亚洲持有49%的股份。如果最终2%的股权被摩根士丹利亚洲获得,那么摩根华鑫将成为一家外资控股的合资券商。有市场人士猜测,华鑫证券主动让出控股权,就是为外资股东方摩根士丹利亚洲取得控股权做铺垫。

对于外资、合资券商的入场,有业内人士将其形容为“狼来了”,也有人将之称为“鲶鱼”。随着外资在境内设立合资券商节奏加快,国内券业格局将面临怎样的考验和变化也深受市场关注。

何南野认为,国内券商在经过十几年的快速发展之后,目前已经形成了较为明显的强者恒强、两极分化的格局。与此同时,早期的那些合资券商,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形成很大的规模。在市场格局已经相对固定的形势下,外资券商的不断加入,对国内券商业的整体格局影响不大。

“但同时应该认识到,合资券商的加入一定有利于中国券商业的国际化步伐的加快,有利于国际化理念和方式的引入。只有实行更大程度的开放,中国的券商行业才能具有更强的竞争力。”何南野如是说。

仍存发展水土不服尴尬

红利之下,往往挑战与机遇并存。在分析人士看来,合资券商当前还面临着政策、资本金、本土资源、业务单一、获客成本、外汇管制等众多限制。不过,外资券商在高端、国际化等某些领域依旧可以保持一定特色优势。

何南野表示,对于合资券商而言,有很多业务在目前政策框架下是做不了的,而且合资券商股东本土资源缺乏,国内的很多券商,股东往往都是国资委、央企、国企,股东旗下的业务及资源就够券商保持基本的盈利了,但是合资券商,有一些股东是外资的,本身在国内是缺乏本土的实力,然后参股的一些民企资源能力也有限,整体上都极为限制合资券商的发展。

此外,他认为,合资券商的资本金相对较小,开展一些业务,如股票质押业务、包销业务、投资业务等面临的掣肘很大。“目前合资券商业务大多比较狭窄,其中原因主要受政策、资本金、自身资源等限制,很多业务合资券商做不了,大多数主要聚焦从事少数核心业务,在目前国内大财富管理领域越来越综合化的趋势下,单一业务难以形成协同效应,越来越不利于合资券商去争取客户。”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合资券商以前也有,但是目前发展的速度不是很快,外资券商想要跟本土券商在实现全面对等的竞争,实现大规模扩张还不太现实,因为确实获客成本、外汇管制、本土经验,政策理解都是不太一样的,适应起来也需要一些过程。

虽然面临挑战,但合资券商的发展也颇有希望。何南野提到,国内创新业务的发展给合资券商提供了新的机会。随着创新的推进,越来越多的创新品种,如期货、期权等,将在我国资本市场不断的延伸,对于这些创新品种,外资或合资券商具有天然的优势。总体而言,对于合资券商而言,一定要聚焦和专注,通过自己人才、机制、股东等优势,与国内头部券商错位竞争,控制好风险,也能获得良好而长远的发展,应该说是机遇大于挑战,毕竟中国金融市场正处于蓬勃发展的极端,具有很大的市场空间,没有机构可以忽视这个市场。

付立春也指出,资本市场和证券行业国际化、开放化是大势所趋,随着外资的加入,市场会变得更加多元丰富,原有行业竞争格局也会发生调整,特别是中高端和一些国际相关业务上会有影响。“比如合资券商可以在高端或者国际业务方面会重点布局,需要更注重‘质’而不是‘量’的提升。有些方面可以做的比较有特色,成为中国资本市场证券行业的一个补充。”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马嫡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