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稳不住 美联储要降息?

鲍威尔

千呼万唤之后,市场终于捕捉到了美联储准备降息的信号。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一句“会采取适当的行动维持经济扩张”仿佛及时雨,当天三大股指全线大涨。在特朗普扛着关税大袍朝着世界狂轰乱炸的同时,包括美国自己在内的全球经济增长都被蒙上了一层阴影。市场动荡、经济放缓,新西兰、澳大利亚已经率先开启了降息按钮,如果再算上一个美联储,“全球降息潮”或许近在眼前。

鲍威尔“示弱”

鲍威尔没有让投资者们失望。当地时间4日,美联储在芝加哥举行为期两天的“Fed Listens”系列会议,按照他的说法,他并不知道全球贸易摩擦等近期事件何时能够解决,美联储正密切关注事件对美国经济前景的影响。但他提到了关键的一句,即“会采取适当的行动去维持经济扩张”。

这句话让敏锐的投资者们嗅到了积极的信号。市场普遍猜测,鲍威尔是在暗示未来降息的可能性。当天,纽约股市三大股指全线大涨,且涨幅均超过2%。在贸易摩擦愈演愈烈,美国总统特朗普又阴晴不定的态势之下,这样的信号无疑一针强心剂。电子交易金融公司投资策略副总裁迈克·洛温加特称,考虑到当前的种种不确定性,任何明确的信号都将受到市场欢迎。

尽管降息还没有真的到来,但在外界看来似乎也只是时间问题。上个月末,美联储副主席Richard Clarida就曾提到,如果经济放缓的实质风险比美联储目前的预期更高,政策制定者随时准备好调整进入更宽松的政策。按照芝加哥商交所CME的预期,12月的降息概率已经接近98%,而在一个月前,这一概率还只有50%。

今年3月,美联储停下了长达9轮的加息操作,按下了暂停键。当时美联储的利率决议声明显示,决定维持联邦基金利率在2.25%-2.5%不变,而外界普遍预计,今年一年美联储预计都不会再加息。

降息的理由

对于这次的降息信号,特朗普或许是最大“受益人”。此前,特朗普大战美联储的戏码早已上演过无数次,抨击“美联储喜欢哪位加息的先生”、“我们的经济唯一的问题就是美联储”、“美联储加息是发疯”,特朗普甚至直接开炮鲍威尔,称对当时任命鲍威尔的选择一点都不满意。

现在,特朗普应该满意了。当嘴炮不行的时候,特朗普就开始用行动逼美联储“就范”。当地时间5月31日,特朗普一封推特直接将墨西哥从盟友的位置推向了敌人的处境。根据特朗普的推特,由于墨西哥没有处理好非法移民进入美国的事情,将从6月10日起,对所有墨西哥输美产品征收5%的关税。

当时市场一度哀鸿遍野。鉴于墨西哥在汽车出口方面的特殊地位,美国的决定率先“撂倒”日本、德国的股市。这还不算完。一天之后,特朗普又宣布计划将在6月5日终止对印度的发中国国家普惠制待遇,而墨西哥方面也回应正在酝酿反制措施,一时间全球贸易风起云涌。

如今,鲍威尔的声明也已经明确表示正密切监测近期贸易问题给美国经济带来的影响,也难怪市场上传出,特朗普似乎正在用行动迫使美联储不得不采取降息举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也援引分析人士的观点指出,一般来说只有在经济衰退时美联储才会采取降息手段刺激增长,但根据目前的经济数据,美国并未面临衰退风险。市场期待美联储降息,主要是由于担忧贸易问题对经济的影响。

尽管看衰的声音始终不绝于耳,但现实的情况是,在5月之前,美国三大股指接连创下新高,但一进入五月,中美贸易谈判急转直下,再叠加美墨、美印的贸易纠纷,美股也应声跳水,仅过去的一个月,标准普尔500指数就蒸发了4万亿美元,成为仅次于1960年的第二大“黑色五月”。而贸易摩擦产生的风险也已经渗透到了实体经济,著名的商业数据调查公司马吉特的报告显示,美国五月PMI指数为50.5,创下了十年新低,而五月全球的PMI数据已经跌破荣枯分水岭的50,下滑到了49.8。

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汤铎铎分析称,目前从美国经济现状来看,美国的资产价格处在高位,十年期国债和两年期国债一直在收窄,甚至出现了倒挂,这是一个比较危险的信号,此前经济衰退之前就出现了这样的表现。

汤铎铎称,最近一两个月,全球贸易摩擦都不太顺利,因此导致现在整体的经济状况和外部环境都不太好。,这些都是目前宏观情况的正常反应。预计美联储上半年可能会降息一次,如果贸易谈判不太顺利,可能情况会比较极端,降息2-3次都有可能。另外,6月还有一次G20峰会,需要看能否通过这个窗口迎来转机,如果还是维持僵局,美联储就会降息。

全球降息潮

鲍威尔的“鸽声”并不意外,因为一阵宽松之风正从南太平洋吹向北大西洋。就在鲍威尔模糊表态的前一天,也就是6月4日,澳联储也不出意外的“打脸”,宣布降息25个基点至1.25%,为历史最低水平,同时也是澳联储2016年8月以来的首次降息。虽然符合此前的市场预期,但一个月前,澳联储的表现并不如这次洒脱。

在5月7日的利率决议上,面对华尔街和彭博社普遍的降息预测,澳联储仍岿然不动,维持政策利率为1.5%,并给出了“澳大利亚劳动力市场依然强劲,失业率未出现明显下降”的解释。

一个月后,“真相定律”奏效,澳联储更改了口径,在声明中表示,在全球经济前景仍然合理、但贸易问题的不确定性有所上升的背景下,调整利率是为了支撑经济可持续发展,支持就业增长,进一步利用闲置产能,并在通胀问题上增强信心。

澳大利亚不是第一个被降息难题困扰的国家。早在5月初,新西兰就成为了首个降息的发达国家,新西兰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至1.5%,这也是新西兰历史上的最低水平。在之后一周内,马来西亚、菲律宾两个新兴市场的央行也紧随放宽松的步伐。马来西亚央行将隔夜政策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3%,菲律宾央行则把关键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4.5%。在更早之前的2月,印度就打响了2019年的降息第一枪,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6.25%,并在4月再次下调25个基点。

“全球经济回暖有放缓的迹象”,“全球经济增长放缓或将成为菲律宾通胀和经济的下行风险”,“油价前景仍较模糊,2018-2019年GDP增速或放缓,”这是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度给出的降息理由。

如今,经济增长放缓似乎已经成了全球的共识,韩国这只金丝雀一蹶不振,6月5日,韩国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韩国4月经常帐出现6.6亿美元赤字,不仅较3月的48.2亿美元盈余明显恶化,也是2012年4月以来韩国首次出现经常帐赤字。根据代表性的是出口数据,连续6个月下滑,韩国关税厅6月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出口继续下跌,同比下降9.4%。

“整个全球的经济一直都不太好,从上一次危机之后没有完全复苏,”汤铎铎称,现在像欧洲、日本、美国等发达国家的问题在于货币政策的空间非常小,欧洲的利率几乎为零,日本也很低,几乎没有再降低的空间;而美国即使加息加满了也只有2.5%,是不够降息的,一般降息周期需要到4-5才有降低的空间,所以可能还需要从其他方面采取量化宽松的政策。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 汤艺甜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