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生长下 1.3万“轰趴馆”面临多重挑战

在城市经济快速发展下,新业态涌现,近年来专门为聚会提供场地、餐饮、娱乐设备及相关服务的轰趴馆开始进入快车道。1月14日,文旅部发布的《“轰趴馆”新业态的调研报告》(以下简称“《调研报告》”)中显示,全国轰趴馆已达1.3万多家,并呈继续扩张之势,北京、上海等地均已超过1000家,并逐步向二三线城市蔓延。不过,在快速生长下,轰趴馆也涌现出了不少问题,不仅缺乏相应标准、难以监管,同时还存在扰民突出、同质化竞争严重、淡旺季差异明显等问题,这些也成为行业亟待解决的问题。

快速扩张下现隐忧

说起轰趴馆,“90后”的年轻人恐怕并不陌生,近年来,这种新兴业态就像雨后春笋般在全国迅速蔓延,不过在快速扩张下也呈现出隐忧。根据文旅部最新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自2013年以来,我国轰趴馆一直呈现快速增长态势,并逐步向二三线城市蔓延。据估算,全国轰趴馆已达1.3万家左右,其中入驻美团点评网的将近1万家,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地均已超过1000家。但与此同时,种种问题也在掣肘该业态发展。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多数轰趴馆投资为30至100万元,主要有包场和一票制两种收费模式。大部分轰趴馆面积在200至1000平方米,而200平方米的小型轰趴馆投资多为30万元左右,300平方米的中端轰趴馆投资在50万元左右。

此外,从设立地点看,轰趴馆主要分布在别墅、社区和商业综合体等。近年来又涌现出游艇轰趴、农庄轰趴、四合院轰趴等特色轰趴,但总体以别墅轰趴、社区轰趴和商业综合体轰趴为主。目前别墅轰趴、社区轰趴、商业综合体轰趴占比分别可以达到30%、30%、40%。

不仅如此,在快速扩张的同时,国内轰趴馆发展还呈现连锁化发展的趋势。《调研报告》还指出,像慢姑娘品牌连锁轰趴馆已覆盖20多个城市100家以上门店(部分为加盟),新青年轰趴馆也已开设近50家店,杭州火星工厂连锁店则达11家。

作为新兴业态,包含餐饮、娱乐、聚会等功能的轰趴馆虽然迅速赢得了年轻人的青睐,但与此同,这种混合业态也存在自身的发展问题。全国消费经济学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洪涛表示,由于该业态还有不少处于小区、社区中,存在一定的扰民状况,此外,由于行业定位尚不明确,部分场馆也存在一些消防、安全方面等问题。

安全问题频现

消防不达标、内部设施参差不齐……伴随轰趴馆数量迅速增加的同时,安全隐患问题也不容忽视。1月3日,据媒体报道指出,武汉市金银湖一家别墅轰趴馆里,一间卧室内的高低床突然坍塌,而睡在该房间内上下铺的两个女生均被砸受伤,虽然经营方事后提出对受伤顾客进行了赔偿,不过,该事件也暴露了轰趴馆隐现的安全问题。

前在其他省份轰趴馆还暴露出不少消防问题。2019年7月3日,公开报道显示,南昌部分轰趴馆存在消防安全隐患,据悉,江西南昌水城艺术村不少轰趴馆的KTV包厢都没设逃生外窗,此外一些轰趴馆还缺乏相应的消防手续。此后该媒体还曝出“威廉古堡”轰趴馆被整体临时查封,其中涉及的“威廉古堡”和“派对城”还已从美团、拉手、口碑、大众点评等团购网站和APP集体下架。

一家轰趴馆相关负责人表示,“轰趴馆良莠不齐,一定有鱼目混珠,觉得这个行业高利润,随便租个房、装个修就能开店,实际上连执照都不办”。

此外,同质化竞争加剧,导致利润降低,由于品质下降而引发的安全、卫生乱象也成为开始出现。有经营者还表示,最开始轰趴馆这个行业投资都在几十万以上,较有品质,不过由于这个行业进入门槛比较低,加上近年来数量越来越多,同质化的问题也逐渐凸显。在此情况下,一些商家就忽略了场馆内设施的质量,有些产品实际上并不合格,加上这个行业缺乏监管,问题也开始层出不穷,甚至个别场馆还不乏出现“黄赌毒”等违法行为。

存监管空白

如今,处于野蛮生长的轰趴馆也亟待行业监管进行约束。《调研报告》指出,行业定位尚不明确,政策缺乏可预期目前成为轰趴馆业态最大的问题之一。首先,轰趴馆属于混业经营,在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中没有相关类别,也无管理部门明确轰趴馆的行业定位。其次,一些位于商业综合体的轰趴馆基本取得了营业执照,但经营范围各不相同,责任划定不清晰。第三,在调研的轰趴馆特别是连锁轰趴馆,均希望政府部门尽快明确其合法地位,纳入管理和政策支持范围。

北商研究院特邀专家、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表示,起初的轰趴馆是为顾客提供聚会场所,但随着需求的进一步扩大,一些商家扩大了服务范围,如提供床位,允许室内明火做饭等。他还表示,随着消费需求的升级,复合型业态搭载的内容也在不断增加,但新增的业态就需要各个部门进一步加强监管。如含有KTV设施的“轰趴馆”,隔音建设是否达到标准,允许制作饮食的“轰趴馆”有没有有相应的卫生许可证件,以及进一步完善居民投诉反映渠道等方面,都是未来行业需要考虑的问题。

《调研报告》还提出,对于轰趴馆应当纳入监管,存在不小的难度。有业内人士认为,轰趴馆只有一两台游戏机,一个KTV包间,文化设施设备少且分布较为零散,既不属于传统的娱乐场所,也不属于传统的上网服务场所,难以依照现有的法规对轰趴馆进行管理,而且一旦纳入管理,生产安全等责任重大。另有业内人士认为,轰趴馆内含有文化设施设备和文化内容,应当纳入监管视线,但对于如何依法监管,如何厘清监管边界等,觉得有相当难度。

对此,洪涛建议到,“具体来看,行业内需逐步建立模范标准,如合理的收费区间,相应的开办条件等。此外,承接方OTA也需做好“双向监管”。对申请投放在平台上经营的商家,要加强准入资质筛选,如消防需达到国家标准,卫生情况等方面也许保持良好。”此外,他还表示,“如一人一证的入住模式早已成为酒店行业和消费者的共识,但目前部分‘轰趴馆’仅凭一人身份证件即可办理,缺乏对顾客的具体信息等内容的掌握,在发生突发情况或问题时无法对应联系到每位客户。对此,OTA需进一步完善相关手续要求,做到“凭证进入”,保障顾客安全的同时也能够减少违法现象的发生。”

洪涛还分析,“轰趴馆”作为行业内的新兴业态,应群众的需求而生,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但在鼓励发展新兴业态的同时,亦需要加强监管,如此才能保证其可持续发展。

北京商报记者 关子辰 实习记者 杨卉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