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报 | Beijing Business Today

国家医保局:抗癌药入医保将在11月底前落实

1531931028586

22

继公布17种谈判进入医保的抗癌药后,10月11日,国家医保局首次举办新闻发布会,对抗癌药的落地工作进行部署,确保患者在今年11月底前逐步能买到降价后的抗癌药。随着新一轮抗癌药进入医保,未来这一利好如何在地方层面继续推动成为关注焦点。与此同时,医保谈判的细节也进一步曝光,但多位专家也指出,抗癌药进医保仅仅是第一步,后续环节仍需大力落实。

11月底前落地

发布会上,国家医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将指导地方做好谈判抗癌药品的落地工作,要求各地在10月底前将谈判药品按照支付标准在省级集中采购平台公开挂网并组织医院采购,医保部门要调整医保信息系统,确保11月底前开始执行。国家医保局将协调配合有关部门加强对医生用药的指导,保障抗癌药的采购和合理使用,确保药品进得了医院,患者可以买到。此外,国家医保局在与企业签订的协议中已经明确要求,必须在全国范围内保障供应。

同时,历时5个月的抗癌药进医保谈判过程也进行了揭秘。据国家医保局医疗组牵头人熊先军介绍,自今年6月起,国家医保局就会同人社部、国家卫健委、财政部启动了抗癌药医保准入谈判工作,谈判涉及44个独家抗癌药品种。在企业提交谈判材料的基础上,医保局又组织专家开展评估,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了谈判,最终17个药品谈判成功。

熊先军进一步介绍,本次谈判吸取了2015年原国家卫计委国家药品谈判和2017年人社部国家医保药品谈判的经验做法,并成立了专门的工作组和监督组负责承担具体工作和开展全程监督。

熊先军表示,本次抗癌药品医保谈判中,企业、专家和医保方相对独立。谈判采取专家评审机制,通过组织专家对药物经济学和医保基金承受能力等提出评估意见。医保局通过召开企业座谈会、书面反馈、现场沟通等方式,与企业交流意见。根据专家评审结果,医保方组织谈判专家与企业逐一进行谈判,现场确认谈判结果。

具体来看,主要涉及三个环节,第一个环节是制定工作方案,明确规则和程序。本次谈判具体工作方案采取倒排时间方式,以确保抗癌药9月底前完成谈判,11月底前患者能逐步买到降价抗癌药。第二个环节是组织开展评估,科学测算支付标准预期。熊先军介绍,“本次谈判抽取了全国权威的药学、药物经济学、医学统计、医保管理等领域的专家,分为两个完全独立的评估专家组,分别从药物经济性和医保基金承受的能力两个方面开展评估测算。”第三个环节则是现场谈判,并确认谈判结果。熊先军介绍,现场谈判于9月15日进行,谈判分为两组,由监督组进行现场监督并全程录像,谈判企业当场签署了谈判结果确认书。谈判一周后,所有谈判企业都与医保局签署了正式协议。

此外,还有工作人员透露,此次药品的谈判价格,是由国家医保局通过两组平行评估的方式对谈判药品开展评估:一组是基金测算组,在充分利用2017年上一轮药品谈判中调取和收集的医保数据基础上,在很短的时间内又补充了21个统筹地区的最新数据,前后涉及26个省份68个统筹地区,共1.7亿条基础数据。另一组则引入了国际通行的评估方法,采用成本效用等药物经济学方法测算药品进入国家目录后的预期支付标准,并就销量增加情况作出定量预测。

20余省市降价

从10月10日公布的17种抗癌药来看,共包括12个实体肿瘤药和5个血液肿瘤药,价格平均降幅达56.7%,最大降幅达到71%,且有15种为进口抗癌药,涉及非小细胞肺癌、肾癌、结直肠癌、黑色素瘤、淋巴瘤等多个癌种。大部分进口药品谈判后的支付标准低于周边国家或地区市场价格,平均低36%。因此,新一轮抗癌药如何落实到地方成为人们关注焦点。

实际上,从此前情况来看,全国已有20余省市推动抗癌药降价。以北京为例,目前,北京第二批抗癌药调价已经落地,至此,国家部署的14种抗癌药的降价工作在北京全部提前落实到位,第一批调价的8种抗癌药平均降幅达4.7%,而第二批调价的6种抗癌药平均降幅达4.9%。其中,用于治疗多发性骨髓瘤患者所使用的万珂,从6116元/支降至5639.5元/支,按照临床有效患者的治疗方案预算,每位患者每年所支出的药品费用有效减少额可达2万元。

除北京外,上海市医药集中招标采购事务管理所也发布通知称,上海已在9月30日开始对部分纳入该市医保支付的抗癌药品的协议采购价进行价格下调,格列卫、特罗凯、易瑞沙和美罗华等多个抗癌药品在列。

而浙江发布的关于征求《浙江省抗癌药专项集中采购工作方案》意见的通知更是表示,已在浙江交易的品种,报价低于参考价且报价降幅大于等于平均降幅(本次集中采购所有已在浙江省在线交易投标产品降幅的算术平均值)的60%,即为拟中标产品,列入拟中标目录。报价同时不得高于全国(除广东、福建、重庆、军区外)以省为单位集中采购或挂网采购最低价。

据不完全统计,自今年8月以来,全国已有20余个省市区,包括浙江、上海、天津、北京、内蒙古、重庆、辽宁、河北、福建、安徽、江苏、陕西、广西、江西、海南等均已发布相关文件共同发声推进抗癌药的降价。同时,不少省份也出台了抗癌药专项集中采购方案,对药企报价提出严格要求。其中,湖北、山东、江西、江苏、安徽等省份均明确限制“生产企业须承诺其申报降价药品价格为全国最低价,即不得高于其他省”。

值得注意的是,在我国现行的医保制度下,国家在进行药品入医保谈判后,各省还要再谈判,由于医保基金筹资以省级统筹为主,因此药品的谈判价格在省级实施时会有所差异。例如诺华出产的格列卫(0.1g*60片),江苏省的最新招标价为10500元,北京市为10800元,四川省的招标价为11620元。

进医保只是第一步

实际上,抗癌药进医保只是第一步,医药专家赵衡分析,后续如挂网、采购和使用这三个环节仍需要大力落实,“抗癌药降价,对医保资金充裕的东部地区来讲比较容易执行,而中西部地区相对没有那么容易。”赵衡指出,由于医院有医保总额预付规定,随着现在部分中西部地区的医保穿底,一些抗癌药纳入医保后,医院和医生不敢给患者开,对患者的治疗反而造成了影响。此外,对部分仍然有药品依赖或受药占比限制的医院,则可能带来因降价而不愿用的问题。

还有医生透露,治疗乳腺癌的知名药物赫赛汀能降价入医保本来是好事,然而价格从原来两万多降到了七千多,销量暴增却带来了一段时间内缺货严重,反而使得不少病人无药可用。“不管怎样,长远来看肿瘤药入医保降价肯定有利于我国患者花更少的钱用到更好、更新的药,只是在后续供应等环节上还需要加强。”

对此,国家医保局明确表示,将采取相应举措,解决可能发生的问题。未来一段时间,国家医保局将指导地方做好谈判药品的落地工作,要求各地抓紧在省级集中采购平台公开挂网并组织医院采购,同时将协调配合有关部门加强对医生用药的指导。

为解决医保总额预付问题,国家医保局前一日发布的《关于将17种抗癌药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商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一类范围的通知》中也明确表示,因谈判药品纳入目录等政策原因导致医疗机构2018年实际发生费用超出总额控制指标的,年底清算予以合理补偿,并在制定2019年总额控制指标时综合考虑谈判药品合理使用因素。国家医保局局长胡静林还透露,将与国家卫健委协商,本次入医保抗癌药不纳入医院药占比指标。

“可以肯定的是,抗癌药进医保并不是一劳永逸的事情,而是一个动态调节的过程,未来还会持续谈判,降低抗癌药的价格。”赵衡表示。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于新怡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