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率并轨再进一步:增设5年期品种,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

利率市场化改革迎来最后一公里。8月17日,来自央行官网的消息显示,央行决定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决定自2019年8月20日起,于每月20日(遇节假日顺延)9时30分公布LPR。报价行类型在原有的全国性银行基础上增加城商行、农商行、外资银行和民营银行,此次由10家扩大至18家,今后定期评估调整。在分析人士看来,央行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形成机制,进一步推动了利率市场化改革步伐加快,在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之后,由于贷款利率趋于下滑,银行的息差会趋于收缩。

WechatIMG13098

四大措施完善LPR形成机制

我国利率市场化明显提速,8月17日,央行决定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此次重点变化包括四大措施,具体为,自2019年8月20日起,央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于每月20日(遇节假日顺延)9时30分公布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报价行应于每月20日(遇节假日顺延)9时前,按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主要指中期借贷便利利率)加点形成的方式,向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报价。

为提高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代表性,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报价行类型在原有的全国性银行基础上增加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和民营银行,此次由10家扩大至18家,今后定期评估调整。

将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由原有1年期一个期限品种扩大至1年期和5年期以上两个期限品种。银行的1年期和5年期以上贷款参照相应期限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定价,1年期以内、1年至5年期贷款利率由银行自主选择参考的期限品种定价。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陶金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LPR的市场化是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一步,之前的LPR多参照官定的贷款基准利率,但贷款基准利率在中短期基本没有变化。新的LPR形成机制为银行间市场拆借利率加点形成,而DR007等银行间市场利率主要由市场化形成,这意味着LPR的形成更加市场化。这样,后续的存贷款基准利率便可以进行改革,即信用市场的零售利率可由LPR加上信用利差形成,从而最终实现利率市场化。

而昨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刚明确,部署运用市场化改革办法推动实际利率水平明显降低和解决融资难问题。会议提出,部署运用市场化改革办法推动实际利率水平明显降低和解决“融资难”问题,其中一项即为“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形成机制”,带动贷款实际利率水平进一步降低;此外,会议还提出要多种货币信贷政策工具联动配合,确保实现年内降低小微企业贷款综合融资成本1个百分点。

推动降低贷款实际利率下行

对完善LPR形成机制的原因,央行有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中表示,经过多年来利率市场化改革持续推进,目前我国的贷款利率上、下限已经放开,但仍保留存贷款基准利率,存在贷款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并存的“利率双轨”问题。银行发放贷款时大多仍参照贷款基准利率定价,特别是个别银行通过协同行为以贷款基准利率的一定倍数(如0.9倍)设定隐性下限,对市场利率向实体经济传导形成了阻碍,是市场利率下行明显但实体经济感受不足的一个重要原因,这是当前利率市场化改革需要迫切解决的核心问题。这次改革的主要措施是完善LPR形成机制,提高LPR的市场化程度,发挥好LPR对贷款利率的引导作用,促进贷款利率“两轨合一轨”,提高利率传导效率,推动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而新的LPR形成机制在理论上确实存在降低利率的驱动力。央行有关负责人强调,通过改革完善LPR形成机制,可以起到运用市场化改革办法推动降低贷款实际利率的效果。前期市场利率整体下行幅度较大,LPR形成机制完善后,将对市场利率的下降予以更多反映。新的LPR市场化程度更高,银行难以再协同设定贷款利率的隐性下限,打破隐性下限可促使贷款利率下行。监管部门和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将对银行进行监督,企业可以举报银行协同设定贷款利率隐性下限的行为。

“明确要求各银行在新发放的贷款中主要参考LPR定价,并在浮动利率贷款合同中采用LPR作为定价基准。为确保平稳过渡,存量贷款仍按原合同约定执行。央行将把银行的LPR应用情况及贷款利率竞争行为纳入宏观审慎评估(MPA),督促各银行运用LPR定价。”上述负责人说道。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也持同样的看法,他指出,目前整个银行的资金在流动性充裕,合理的背景下,资金面还是比较宽裕的,所以在MLF一年期利率不变的情况下,通过这次并轨以后,新的LPR一年期的利率要比原有利率回落。

温彬进一步表示,在LPR一年期回落以后,新发放客户最终的贷款利率也可能会有所下降。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可以通过这次利率市场化深入并轨来实现。通过市场化的机制达到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要求。

商业银行息差会趋于收缩

作为金融领域最核心的改革之一,利率市场化一直是市场研究的重要话题,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降低实际利率水平”。央行2019年工作会议明确提出,稳妥推进利率“两轨合一轨”,完善市场化的利率形成、调控和传导机制。央行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则继续提到,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稳妥推进利率“两轨合一轨”。

6月2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又再次指出,“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完善商业银行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机制,更好发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在实际利率形成中的引导作用。”

央行有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中还表示,央行将会同有关部门,综合采取多种措施,切实降低企业综合融资成本。促进信贷利率和费用公开透明。严格规范金融机构收费,督促中介机构减费让利。强化正向激励和考核,加强对有订单、有信用企业的信贷支持,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加强多部门沟通协调,形成政策合力,多措并举推动降低企业融资相关环节和其他渠道成本。

在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看来,在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之后,由于贷款利率趋于下滑,银行的息差会趋于收缩,为维持原来水平,适应新的贷款定价机制,银行可能会倾向于下沉资质,采取高收益的票息策略,贷款利率市场化后,这一策略的实施也更具实操性。

李奇霖指出,在这种环境下,大型企业由于议价能力强,由于贷款利率下限联盟被禁止,融资成本将进一步下降。对小微企业而言,由于有降低实际利率和保量的政策约束,银行也很难将风险偏好转嫁到部分中小微企业。但对部分中型企业,由于银行存在风险偏好部分企业的信贷利率反而可能会提升,但提升幅度仍受制于融资需求。

“目前,央行政策利率到货币市场利率的传导机制基本是畅通的,逆回购调节能够有效地被DR007等银行间市场利率所反映。此次新LPR形成机制,则是由货币市场到低风险或无风险信用市场利率的传导的一大步。未来,可能还需要加强对由低风险信用市场到整个实体经济信用部门利率传导机制的完善。同时,有序开展存款利率的改革,在银行吸储行为方面引入更多的竞争机制。在此过程中,同样可使用DR007等银行间市场利率作为锚定基准,逐步放开对存款利率的限制。” 陶金说道。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宋亦桐 马嫡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