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报 | Beijing Business Today

受困社区消费 广安门华联商厦闭店

广安门2

社区消费风口之下,各形态商业趋之若鹜,然而也有坐拥社区周边优势的传统购物中心难以分羹这一蛋糕。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走访西城区达官营周边看到,华联商厦广安门店已经闭店,商家已经全部撤店,楼体外部正在重新施工。华联商厦方面对于该店关闭的解释为,建筑面积较小、房屋结构和空间设计难以满足社区型购物中心的经营需求。业内专家认为,北京需要用“全方面社区生活中心”的理念发展商业,传统商场转型压力很大,不能持续为消费者创造价值的结果便是停业。

广安门1

闭店转手

华联商厦广安门店位于西二环,紧邻北京西站和华北地区最大的茶叶集散地茶城,区域周边交通发达,同时,项目周边生活及市政配套较为完善,可就是这样集各种优势于一身的商场却迎来了闭店的结局。北京商报记者走访看到,华联商厦广安门店内部和外立面已经开始重新施工,所有商户已经撤离该商场。同时商场侧门的玻璃上还张贴着2018年6月的公告,称因升级改造该店即日暂停对外营业。

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此前北京华联商厦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宣布以5.33亿出售北京华联广安门购物中心。出售的原因是由于广安门购物中心建筑面积较小,房屋结构、空间设计难以满足目前社区型购物中心的经营需求。超市主力租户已经撤场,继续维持物业正常运营的投入产出比较低,为减少物业盈利水平薄弱对公司整体经营业绩的持续影响,华联决定对广安门物业的权益进行对外转让。

除华联商厦广安门店外,北京西站周边聚集着不少商业项目,也多显萧条。客流量大但却难以转换为消费者是该区域商业项目面临的同一个问题,这让附近的商场难以定位。该区域周边居民李女士向记者表示,虽然靠近北京西站,但巨大的客流大多为乘车的旅客,一定不是这些商场的目标客户。反而该区域周边有许多社区,商业项目零散且老旧,该区域需要配置适合社区消费者的消费场所。

经营难以为继也与项目业态和品牌老旧分不开。在消费者注重商品的个性化、年轻化和多样化的环境下,华联商厦广安门店依旧以传统快餐为主的经营模式难免会被消费者淘汰,据悉,之前华联商厦广安门店的餐饮较为知名的有正一味、呷哺呷哺、新辣道鱼火锅和权金城。服装品牌除Only、Etam 和Vero Moda外鲜有特色化品牌。附近消费者反映,商场内部经常有美容机构拉拢顾客,缺乏管理,这些都给消费者带来不好的体验。

接盘还做商业

经营不善转手其他公司,黄金地段仍是商业投资的“一块肥肉”。正在施工的工地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六月初该商场关闭后转手给上海锦和投资继续做商业。有不同商户看重此块区域前来考察,目前该项目的规划是一层做餐饮,二、三层引入儿童业态,以上楼层为写字楼。

北京商报记者查阅相关资料看到,上海锦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2000年进入房地产开发领域,目前涉足商用物业运营与管理、高端度假酒店开发与管理、资产投资管理以及房地产开发与营销代理等多领域业务。上海锦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为上海锦和商业经营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锦和商业”)的控股股东,锦和商业主营业务是产业园区,尤其是创意产业园区的定位、改造和运营管理。

中商经济研究所主任姚力鸣表示,西二、三环之前居民区密集,蕴藏着巨大的消费潜力。同时临近北京西站,有较大的客流资源,也是办公租赁的优质选址。在实体零售整体走下坡路的大趋势下,实体零售招商不明朗在所难免。如果地产知名度低,很难对“知名”品牌、商户产生吸引力,恶性循环不利于实体零售商的发展。

老商业的改造难点

北京工商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洪涛认为,现在几乎所有购物中心都在转型,而定位不准确不能吸引消费者才是主要原因,现有的消费需求量比较少,整体购买量都在下降。同时又因为北京西站区域地处交通枢纽,商家需要考虑附近居民跟游客之间的取舍,消费者需要什么样的商品及服务才是重点,所以定位对于一个项目的立足十分重要。

中购联购物中心发展委员会主任郭增利分析认为,北京需要用“全方面社区生活中心”的理念发展商业。老百货和传统商业的区位多数属于北京居民聚集区,既拥有商业资源,也有足够的消费群体。老百货在转型过程中,需借助老店调整和优化填补社区商业在整个商业布局的短板。因为老牌商业服务的潜质和基础是存在的,在未来新的消费环境下有自身的发展空间。唯一的区别是,老百货店不再以传统百货模式继续发展,而是在传统零售店的基础上加入现在提倡的体验消费。

北京商报记者 王晓然 刘卓澜/文并摄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