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枪击案会把Facebook和旅游业拖下水吗

嫌犯受审图

“这是新西兰最最黑暗的一天,毫无疑问今天发生的是一起前所未有的暴力事件”。对于这场造成49人死亡的枪击案,取消了当日全部行程的新西兰总理面对媒体,发出了如此评价。

一天之后,即当地时间16日,枪击案嫌犯布伦顿·塔兰特出庭受审。根据法新社的报道,布伦顿·塔兰特戴着手铐,穿着白色的监狱衬衫坐在法庭上,当法官宣读对他的谋杀罪指控时,他面无表情,无动于衷,没有要求保释。

“血色”新西兰逐渐归于平静,但全世界也开始为这些倒在袭击者枪口下的无辜民众而悲愤,更重要的是,这场举世瞩目的枪击案激起的涟漪,正一圈大过一圈。

至暗时刻

当地时间15日13时,恐怖阴云笼罩在新西兰“基督城”克赖斯特彻奇市。两座清真寺接连发出枪响,门外的人惊惶地奔跑。

一场长达17分钟的直播视频以第一人称的视角还原了这场恐怖袭击的全过程。嫌犯一进入清真寺就开始无差别扫射,途中甚至多次停下来重新装弹。人们仿佛蝼蚁,在子弹的威胁下显得渺小又无助。

“甚至没时间瞄准,这里有太多目标了。”

当即,全城戒备。

赖斯特彻奇市警察局局长迈克·布什称,有3男1女已经被拘留,但警方不确定是否还有其他嫌疑人。而据当地媒体的报道称,在克赖斯特彻奇医院外还发生第三次枪击案,有人怀疑这是第二名枪手所为。

三次袭击发生的地点

三次袭击发生的地点

与世无争的新西兰终究没能逃过这场袭击。

一直以来,新西兰都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之一,但由于新西兰现行枪支管理问题仍然较为宽松,持枪者需要持枪证,并不需要登记拥有的枪支,也使得新西兰成为人均拥有枪支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平均每3人就拥有一把枪。

据新西兰警方的通报,尽管当局并不确切知道新西兰目前有多少合法或非法拥有的枪支流通,但据估计,这一数字约为120万。

这次血的教训也让新西兰总理在1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承诺,将修改该国的枪支法,并考虑全面禁止半自动枪支。

“分别在2005年、2012年、2017年,均有人想要修改我国的枪支法。现在到了该修改的时候了。”

更重要的是,这场枪击案传达出了一个重要的信息:美国和欧洲经常发生的随机杀人“病毒”蔓延到了新西兰,“这是一个很大的麻烦,对我们来说,这是分水岭。”资深安全分析师保罗布坎南一针见血。

Facebook遭殃

外界能够清晰地了解嫌犯的意图乃至能够直接看到这场“屠杀现场”的直播,“得益”于得社交媒体“Facebook们”。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早在枪击案发生前,嫌犯就曾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分享了一则链接,而这则链接正式他的Facebook页面,他称他将很快直播一场攻击。

而在枪击案过后,事态也变得越来越不可控制。

直播画面

这段死亡视频在推特和Facebook上被广泛传播,尽管新西兰经发在推特上呼吁网友不要继续扩散这段视频,Facebook新西兰发言人米娅·加利克也称,已删除疑似为枪手的脸书及Instagram账号和视频,但据路透社报道,枪击案的视频首先在Facebook进行了直播,随后又被分享到推特、YouTube、Whatsapp、Instagram等平台。

麻烦不断的Facebook再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新泽西州联邦参议员科里·布克表示,“科技公司有义务只做道德上正确的事情”,在这个案例中,“(互联网平台)为仇恨提供了一个平台。这是不可接受的,它本不应该发生,它应该被更快地删除。”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Facebook第一次陷入到仇恨传播的泥潭中了。2017年,泰国一名父亲在Facebook上直播了杀死自己女儿的画面,而在删除这段视频前,其点击量已经达到了37万次。

而这次的新西兰枪击案对于Facebook而言,更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去年九月,Facebook宣布开发出一款新型人工智能(AI)系统,可用于检测仇恨性言论 。凭借这套新系统,Facebook可以更容易地发现平台上哪些内容违反了反仇恨言论规则。

然而事到如今,检测系统出来了,效果却并没有显现。

此外,对于含有恐怖、血腥、制造冲突与仇恨等内容,Facebook CEO扎克伯格提出的一个解决方案是创建“网络审查员”机制。但这种机制却逐渐面临失效的危急。

去年5月,纪录片《网络审查员》的一名导演在谈到那些在菲律宾的网络审查员时告诉CBS:这里没有精神辅导与救助,这里自杀率很高。英国《卫报》早就评论称:“Facebook的网络审查制度已经宣告破产。”

周五,Facebook股价下跌将近5%,跌至近三个月来的最低水平。

“新西兰枪击案的现场直播肯定会带来更多有关脸书监管和审查的问题。”全球金融市场平台Investing.com的分析师克莱门特·蒂博表示:“它为今天的恐怖袭击提供了一个平台,毫无疑问,它将在推动这种攻击的传播方面受到质疑。”

旅游冲击

这座城市的宁静被一场恐怖袭击所打破,这对于以旅游为支柱的新西兰而言,经济上的冲击也在所难免。

据新华社的报道称,克赖斯特彻奇市是新西兰南岛旅游重镇,旅游业是当地的支柱产业。韩国人史蒂夫·朴经营的旅舍距离案发现场只有数百米,他在对枪击案表示震惊和难过的同时,也担心当地旅游业会受到影响,目前已有韩国的航空公司通知他说数个韩国旅行团临时取消了行程。

据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发现,目前携程、途牛等旅游网站仍有多款新西兰旅游产品,大部分均包含基督城一站,而据途牛网客服称,目前还没有接到通知,4月去往新西兰仍有团期。

事实上,旅游业是新西兰的支柱产业之一,数据显示,在截至去年3月底的一年里,旅游业对新西兰国内生产总值的直接贡献率为5.6%(129亿元),间接贡献率为4.3%(98亿元);直接创造就业岗位超过18.8万个,间接创造就业岗位超过14.4万个。

而在这些游客中,海外游客在本地的消费总额为145亿元,比上年增长19.6%,旅游出口额占到全国出口总额的20.7%。

如果按照到访游客的消费总额排名,那么位居前六位的国家是澳大利亚、中国、美国、英国、德国和日本。

恐怖袭击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重创新西兰的国际形象,更重要的是,新西兰的治安问题已经开始越来越受担心。

早在2017年,一个有华人录制的呼吁打击犯罪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视频中的人称他们爱新西兰,但这个国家正在变成“犯罪天堂”。

当时,一位名叫Lynn Mi的华人导游表示,正在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客户在向他提出新西兰是否安全的问题。当时就有人提出,随着社交媒体影响力的扩大,新西兰旅游业也可能遭受到连带反应。

虽然当时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旅游学教授Ian Yeoman表示,事情并没有那么严重,新西兰的犯罪率其实一直在下降,但他也提到,政府应该更加积极主动的宣传这一点,只有这样才能让人们消除恐惧。

然而如今,血淋淋的教训摆在眼前,不知道是不是会应了《新西兰先驱报》的预言,这或成为新西兰社会的转折点。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