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出经济大招 阿根廷总统还能力挽狂澜吗

阿根廷

图片来源:新华社

现在还没到彻底认输的时候。失败的大选初选让阿根廷现任总统马克里意识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在阿根廷的经济泥潭面前,曾经许下的承诺远没有那么简单。四年来,吸引外资不过一场徒劳,马克里终于将目光聚焦到了劳工家庭和中小企业身上。然而距离正式大选只剩下了两个月,面对15%的大幅差距,马克里翻身的希望小之又小。

马克里:挣扎

马克里的政治生涯亮起了红灯。三天前,在大选初选上意外落败的马克里虽然承认失利,但仍表态,在十月的大选到来之前,要加倍努力扭转局势。三天后,马克里就拿出了诚意,祭出了经济大招。当地时间14日,马克里在首都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新闻会上宣布,阿根廷将采取一系列经济措施,以应对总统选举初选后出现的金融市场波动。

比起上任之初承诺以自由市场政策复兴经济、提高透明度和开放市场的做法,马克里终于“醒悟”。当天,马克里宣布,政府将针对正式和非正式就业人员,在国有和私有领域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减少 劳动者个人税费负担、设置中小型企业债务缓冲期、增加劳动者子女补助、增发奖学金等。

新的举措指向性极其明确。马克里直言,新经济措施是相应总统大选初选呈现的民意,为1700万名劳工家庭和经历长期经济不稳的中小型企业纾困。心酸的一点在于,马克里在推出上述经济举措的同时也承认,2015年12月接任总统时做出的主要承诺, 包括零贫困、控制通货膨胀率和吸引外资等,都无法履行。

承认初选失利,承认四年来的徒劳,这对于一位总统而言,压力可想而知。但事实已经摆在了面前,由不得马克里逃避。8月11日的大选初选中,反对派候选人、前总统克里斯蒂娜推举出的费尔南德斯得票率超过47%,比马克里领先了近15%。意外的结果瞬间将阿根廷粉饰的太平打回原形,紧接着就是世界瞩目的股、汇、债三杀。

虽然只是大选初选,但15%的差距足以成为两个月后正式大选的风向标。据了解,阿根廷2009年才确立了大选初选制度,目的则是为了淘汰得票率小于1.5%的候选人,此后的两次初选中,2011年的结果与最后大选结果如出一辙,克里斯蒂娜与搭档费尔南德斯获得连任。2015年的大选初选中,左翼政党候选人丹尼尔·肖利的得票率便高于马克里,虽然马克里最后反败为胜,但优势并不明显,而当初的初选中,两人的差距仅有12.9%。

选民:失望

政坛上的意外或许从来都不能叫做意外。去年一场席卷新兴市场的货币风暴便已将阿根廷的脆弱暴露在阳光之下,比索闪崩,无奈之下,马克里只得求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终的结果就是阿根廷与IMF达成了570亿美元的贷款协议,而为了满足IMF的条件,紧缩政策成了不得不选择的道路,但紧缩带来的连锁反应便是金融动荡,更重要的是,IMF对阿根廷人来说根本不是救援,而是更大的敌人。

“对我们来说,IMF这三个字母就意味着父母逼迫孩子吃苦药,”费尔南德斯就曾如此形容道。人们担心历史会重演17年前的剧本,2001年的那场经济危机中,阿根廷资本疯狂流出,当时阿根廷人普遍认为,IMF是这场危机的罪魁祸首,原因在于IMF一直为阿根廷债权人提供担保,纵容了阿根廷政府不负责任的财政政策,又在金融危机爆发后拒绝提供救援。

当马克里做出向IMF求助的举动后,迎接他的便是扑面而来的罢工。当时阿根廷最大的工会组织便举行了24小时的全国性罢工,航班停飞、公交和火车线路瘫痪、主要港口关闭,不胜枚举。如今,风水轮回,费尔南德斯在初选中崭露头角后便承诺,如果他赢得大选,将寻求重新修改阿根廷与IMF达成的570亿美元贷款协议。

选民们的愤怒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实上,与其说马克里让选民愤怒,倒不如说马克里让选民们失望。2015年,马克里从克里斯蒂娜手里接过阿根廷总统重任,那时候的阿根廷经济疲软,还背着巨额的财政赤字。而在他上台之前,阿根廷因为曾对950亿美元债务违约,因此被排除在国际金融市场之外15年之久。

亲商是马克里的旗帜,“这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将带领我们朝着增长和前进的机会进发。”四年前,胜利的马克里在欢乐的拉丁音乐里对着支持者如此说道,当时华盛顿 新兴市场分析师克莱曼便提到,外国投资者如愿以偿了,马克里的胜利意味着之前那个和债权人对抗以及经济管理不善的阿根廷政府下台了。

但现在,情况已经完全发生了转变,过着紧日子的阿根廷人并没有迎来所谓的经济复苏,反倒迎来了新一轮的比索崩盘。反对党终于迎来了时机,费尔南德斯就提倡反紧缩政策,提出向退休人员提供免费药品、为普通工人提高工资……事实证明,费尔南德斯的算盘奏效了。但市场的担心在于,福利意味着政府的预算再度膨胀,IMF对阿根廷的经济援助也可能就此中断。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阿根廷研究中心秘书长林华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按照原来左翼政府执政的理念,肯定会放弃市场开放,回归到以政府干预为主的经济模式,所以市场对他的反应就会比较大。而15%的差距说明选民对现任政府的之争成绩很失望,事实证明马克里主导的经济政策无法挽救阿根廷的经济衰退,选民又回过头来寄希望于原来的左翼政府,虽然左翼政府执政12年的后期也出现了衰退,但在没有更好的选择下,不选马克里就会选左翼政党,也是一种比较无奈的做法。

阿根廷:哭泣

阿根廷通货膨胀率

40年前,音乐剧《贝隆夫人》一举成名,剧中名曲《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在英国发行后,瞬间以突破两百万的销量强势占据全英音乐排行榜第一名。那个时候的阿根廷,一度号称“没有穷人的国家”。然而四十年过去了,阿根廷却已经不知道哭泣了多少次。

林华称,如今的马克里政府,一方面要集中全力稳定汇市和股市,另一方面还要想尽办法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当中使阿根廷经济出现起色,但最新公布的一些数据显示,阿根廷上半年的经济仍处于衰退局面,可以说大选结果完全取决于经济形势的好转程度,如果未来没有起色,那么马克里基本上就连任无望了。

马克里面前的几座大山,太难翻越了。金融风暴、债务违约、货币闪崩,曾经的潘帕斯雄鹰,早已折断了双翼。股、汇、债三杀的导火索是马克里的失利,但这更多是从投资者角度出发的一种连锁反应,深层次的经济问题或许才是马克里如今岌岌可危境况的源头。

去年新兴经济体的货币风暴在今年多数国家的降息政策后赢得了一定的喘息机会,但阿根廷却成了一个例外。马克里奉为圭臬的亲商政策并没能挽救阿根廷于水火之中,外来投资并没能从根本上拉动阿根廷的经济,曾经的高失业率、高通胀、高负债也依旧困扰着阿根廷。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阿根廷国内失业率超过10%,通胀率更是达到了夸张的55%,截至20178年底,阿根廷公共债务更是占到了国内生产总值的80%以上。最新一轮的危机之后,13日,美国摩根大通银行公布的阿根廷国家风险指数突破1700点,达近10年来最高点。

林华解释称,阿根廷经济问题的根源在于其自身的脆弱性和结构性矛盾十分明显,阿根廷经济对外依赖性太强,经济结构模式单一,主要靠大宗农产品出口拉动经济,所以受国际市场的影响就比较大。而吸引来的外资也大多是一些国际流动资本,为追逐短期利益而来,由此导致国内投资严重不足,经济内生动力不足,就只能依靠出口,但又属于资源型出口,一旦遭遇自然灾害,就会有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而在通货膨胀方面,林华提到,抑制通货膨胀的方法就是提高利率,去年阿根廷出现汇兑危机时基准利率已经接近了70%,是一个世界上都很少见的水平,在这样的汇率水平之下,国内的信贷几乎没有可能,没有信贷就没有投资,没有投资就没有生产,由此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