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报 | Beijing Business Today

艺品万家 9块9的名家哪来的

曾一度标榜“零元赠画”的艺品万家又活跃起来。“廉价书画”的套路依旧,“9.9元超级大放送”、“捡漏专场”占据首页,汇集了各类“名家书画”。北京商报记者近日调查艺品万家发现,随机一幅作品——原价1670元、现价25元的寿字,已有数百人气,作者标注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高作玉”。一位“国家级”的书画家,作品价格为何如此之低?背后又有怎样的猫腻?

微信图片_20190315192704

廉价书画与经纪人

艺品万家是博宝艺术网旗下艺术品电商平台,2016年开启低价销售模式。目前,艺品万家最新的宣传文案声称:“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竟然改写了中国当代书画结构的版图。不但在幅员辽阔的神州大地上拉起了一个31万之众的艺术家队伍,还吸引了710多万的忠实粉丝。”

对于这样一个汇聚31万艺术家的平台,北京商报记者以艺术品购买者身份致电艺品万家,询问作品质量及真伪问题。一名艺品万家客服坚称,平台所售画作均出自签约艺术家之手,样式接近的书画作品是画家同时创作了多幅。

根据上述客服的说法,所售书画作品的价格与防伪保障有一定关联:价位在百元以上的有证书提供,百元以下的则没有。

北京商报记者在艺品万家点击作品链接发现,油画、国画小品、书法等应有尽有,带有浓郁的行画(业内泛指模式化、迎合市场、临摹为主的书画作品)气息,除了部分油画未标明作者,平台书画作品基本都有作者简介。

微信图片_20190315192711

当北京商报记者问及低价模式如何盈利,艺品万家客服便热情推荐了一种成为“艺术品经纪人”在平台卖画的模式:个人交1000元年费成为经纪人,平台赠送200幅作品,由经纪人在作品库中挑选。通过平台以零元或一元卖出,相当于前期店铺推广。如果能邀请新人加入经纪人,会有1000元返利。如果200张作品卖光了,经纪人可以7折从平台收购其他作品,原价出售后净得三成。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艺术品经纪人所推销的作品,大多出自“著名书画家”、“协会理事”、“协会主席”之手,有的作者甚至标注为“国家级书画名家”。在专业人士看来,正规具有国家级头衔的书画作品,价格至少几千元甚至上万元。但在电商平台上,这些出现的“国家级名家”作品价格之低,令人咋舌。

“名家”头衔猫腻

书画产业是一个特殊市场。在琉璃厂大街上,“名人字画”的牌匾比比皆是,这直接反映出行业潜台词:“名人”比“字画”的分量更为重要。艺品万家等电商平台以超低价书画为营销噱头,正是利用了这一特性,推出了大量“名家”。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在电商平台页面上,艺术家的机构或协会身份均被放在显眼处,“国字头”的书画家数量颇多。怀着“全国正规艺术协会是否能容纳31万人”的疑问,记者发现艺品万家的网页导航有“国画家、油画家、美协会员、书协会员”等分类。

北京商报记者点击“书协会员”后,位列第一的艺术家为李尚镛,中国书画家协会常务理事。但经记者查询,中国书画家协会与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已经被民政部划入山寨社团名单中。记者在北京书法家协会网站搜索,也并未查到会员李尚镛。

无独有偶,艺品万家标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的高作玉,也并不在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名单中;自称“南怀瑾先生记名弟子的南景黎,头衔描述的“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教育委员会”等均为山寨社团。

此外,“中华文化研究院院士”等山寨感十足的头衔比比皆是,以山寨社团“中国书画家协会”进行查询,搜索出在售艺术家18人,囊括副主席、副会长、理事、会员各种职位。

有专家表示,近十年来,高价艺术品频现市场,直接刺激了艺术从业者的数量激增。但由于人数太多,很多人为了在市场中引人耳目,将作品销售出去,便虚构了各种虚虚实实的职务和五花八门的头衔。电商平台中的那些所谓的名家字画,很大一部分便是出于这些人之手,这些作者水平不一,没有独立营销团队,迫于生计,经常被电商平台批量定制作品。“他们大都以临摹和半创作状态来应付,电商平台上出现超低价的作品便不足为奇了。”

市场亟待监管

在艺品万家数百万张作品的画库中,无艺术性可言的伪画家的伪作品,或真画家的应酬之作都在“服务大众”的美好口号中,通过几千名所谓经纪人流入寻常百姓家。值得注意的是,电商艺品万家并非唯一一家采用这种营销模式的企业。据了解,书画电商99字画网、华夏收藏网,甚至孔夫子旧书网都有此类现象存在。

在99字画网搜索山寨社团名“中国书画家协会”,有107件作品在售,价格在1000-6000元不等;部分作品标为零元,实则是估价待询;在华夏收藏网中,来自“中国书画研究院”、“中国书画家协会”等山寨社团的作品更“亲民”,基本在300元左右,且位列网站首页中的“地摊”一类;在孔夫子旧书网中,以同样方式检索,有许多百元以内的书画作品待售中,有地方画廊店铺经营,也有的是创作者的个人店铺。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电商平台“扯起羊皮卖狗肉”的现象值得反思。相比画廊、拍卖等传统成熟的艺术品营销模式,电商作为新兴事物,方便、快捷、受众面广是其特点,却鱼龙混杂,缺少专业性,一味地追求利润的弱点,使得电商往往以虚假营销的策略吸引消费者的眼球,大量被其推出的“名家”,往往名不副实。

有专家表示,由于没有相关的管理和约束机制,很多电商平台的发展完全凭借企业的想法和手段,经营者想如何经营就如何经营,这就使得市场非常混乱。艺术评论家齐建秋指出:“所谓低价书画的商业策略,就是想调动大众的参与性。商品画有的是,随手‘抹呼’起来就有一堆。但艺术收藏市场终究不是大众参与的模式,需要规范化。”

对于电商平台虚假营销现象,国家级艺术机构要对这一现象进行遏制,同时也需要收藏者提高美学修养。艺评人王晶晶指出:“大众美育工作迫在眉睫。现在很多人以行画为美,更无法辨认电商平台上这些江湖画家的身份。注水画作越多,对人们的审美越不利。以纯商业的模式批量运作艺术,让不懂行的人入局操作,这种模式对艺术市场具有明显危害。”

北京商报记者 隋永刚 胡晓钰

■新物种 低廉价格经营所谓名家书画,是部分艺术品电商的常见路数,艺品万家平台就号称以此吸引了710多万粉丝。

■新陷阱 看似美好的“惠民价”背后,是艺术家身份的造假——“国家级”头衔有的来自山寨社团,有的纯属伪造正规协会身份。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