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报 | Beijing Business Today

三星不灵 韩国经济“打喷嚏”

苹果风风火火地开新品发布会的时候,韩国三星电子却意外地发布了一份业绩预警,而这个盈利不及预期的“锅”还甩给了三星电子曾经的摇钱树存储芯片上。更重要的是,这份预警的背后,是韩国出口连续三个月下滑的低迷现状,半导体出口更是大幅滑坡,韩国经济这面大旗,三星似乎越发扛不住了。

8(三星)

意外的预警

三星电子给市场提前打了个预防针。26日,三星电子发布了一份业绩预警,其中提到第一季度净利润数据可能会令市场失望,而盈利不及预期的原因则在于公司主打产品村粗芯片和显示屏幕价格均进一步下跌,且超出了预期。在下个月初的业绩公布之前,三星电子的这份利润预警似乎有些出乎意料。

声明提到,产品价格之所以下跌,一是因为芯片市场需求疲软,二是公司显示屏客户的需求增长正在放缓,且激烈的市场竞争引发了价格战。三星电子还在挣扎,他们表示将有效利用资源来提高价格竞争力。

三星电子早就给出了答案。20日,三星在韩国首尔举行了第50期定期股东大会,三星电子联席首席执行官金基南的开场致辞中就明确提到,2019年三星电子仍将度过艰难的一年,主要市场智能手机的出货及销售量将明显下降。在各大互联网企业数据中心的投资也有所下降的大背景下,占据半导体产品需求的两大行业同时下降,将严重影响半导体产品的盈利情况。

一直以来,半导体芯片业务堪称三星电子的“现金牛”,贡献了多达80%的运营利润,其中的网盘产品DRAM内存芯片市场份额一度高达45%,毛利达到70%以上。但从去年四季度开始,内存芯片价格开始跳水,当季度跌幅达到了10%左右。而这也直接影响了当季半导体部门的运营利润。

微信截图_20190327004428

谁连累了谁

三星电子的业绩预警让人们联想到几天前的一份数据。21日,韩国国际贸易协会发布的3月初步外贸数据显示,韩国1-20日出口同比下降4.9%,势创连续四个月衰退。更值得注意的是,芯片出口同比下降25%,成为2009年3月以来的最大同比月降幅,较前月24.8%的跌幅继续扩大。

庞大的三星与韩国经济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典型的出口导向型经济体出现了出口的连续下滑,被奉为出口主要驱动力的芯片出口也已愈显乏力,而且这种看衰的情况甚至一眼望不到头。韩国半导体产业协会预计,全球市场将面临半导体芯片产品的供应过剩局面,过剩比例最高达到2.5%,这与去年一季度还存在2.1%供应不足的局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中国市场需求下降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答这个问题。此前的数据显示,韩国2月对华出口连续四个月下滑,同比下降幅度达到17.4%,石化产品、存储芯片、显示器和钢材等主要产品的出口无一幸免,值得注意的是,对华出口占到韩国出口总额的近30%。

辽宁大学东北亚研究院研究员李家成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三星对于韩国GDP的贡献占比较高,某种意义上说可以称得上是韩国经济的晴雨表。不久前韩国将其2019年的GDP增速下调到了2.4%,而这一数字在一年前还是2.7%。这种变化与世界经济大环境有很大关系,一方面受到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市场预期不大,不确定风险与经济下行风险都比较高,另一方面中国对三星半导体的需求正在下滑,中美达成贸易协议后半导体的进口也可能转向美国,产生贸易替代效应,因此造成了如今的状况。

金丝雀“声咽”

出口下降让韩国头痛不已,但对于全球经济而言,这更是一个不祥的信号。鉴于韩国是亚洲第四大经济体,又是典型的出口导向型经济,因此韩国的进出口数据也一贯被视为全球经济的“金丝雀”。如今数据里的阴云越来越多,人们不禁猜想,这只全球经济的“金丝雀”是否已经声咽。

1月,韩国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总GDP增速仅为2.7%,成功刷新了六年来的最低值。当时,出口疲软就被归咎为GDP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韩国央行指出,由于原油、煤炭和石油产品进口的增加,进口扩张了0.6%,同时由于半导体等电子设备的出口减少,出口下滑了2.2%。

但现在显然不是担心韩国的时候,毕竟这个危险的信号很可能意味着全球经济的放缓。从历史经验来看,韩国出口同比增速开始从高点转入下行周期通常意味着全球经济危机将要到来。今年初,渣打银行财富管理部发布的2019年《全球市场展望》中也提到,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将呈现3年以来的首次放缓,而全球资本市场的波动幅度将进一步加剧。

李家成认为,韩国目前面临着出口增长乏力的困境,文在寅此前出访东盟国家,就是为了拓展东南亚市场,弥补世界经济大环境恶化的情况。目前的状况是韩国外贸形势不太明朗,半岛新经济地图处于初级阶段,新北方政策尚未完全展开,与俄罗斯“新东方政策”的对接也处于探讨阶段,且美韩自贸协定重签,对美国出口受到影响,对华出口也受到中美贸易谈判的影响,因此相对于韩国的“新北方政策”而言,“新南方政策”带来的经济拉动效果可能会更大一些。对于全球经济而言,韩国经济排名第12位,属于中等规模国家,可能对东北亚地区的经济形势有反向影响,存在负面的溢出效应,但对全球的影响有限。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文 李烝/制表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