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报 | Beijing Business Today

默克尔为何放行美国天然气

8(默克尔 特朗普)

未标题-6 拷贝

与美国天然气“硬刚”了好一阵子的德国忽然来了个急转弯。《华尔街日报》周一报道称,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本月一个早餐会上对议员们表示,联邦政府决定为一个用于进口美国液化天然气的航运码头终端项目提供支持。这意味着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试图减少俄罗斯对德国影响力的关键时期,默克尔对美国作出了重大让步。特朗普要得逞了,但面临着即将落地的北溪管道2号线,在物美价廉的诱惑下,美俄欧的天然气之争或许并没有完结。

关键让步

彭博社对默克尔的这个决定报道了更多的细节,称这一液化天然气终端项目由澳大利亚麦格理集团和中国交建子公司中国港湾工程联合开发,将最多能处理德国15%的进口天然气。华尔街日报称,美国化工巨头陶氏杜邦也提供了支持。据了解,这项工程的预算高达5亿欧元。

多年以来,由于德国对美国天然气的抵制,这个位于德国北部汉堡地区的美国进口天然气航运码头因缺乏政府支持而停滞不前。而俄罗斯则是德国的“供应商”,麦肯锡的数据显示,2017年俄罗斯为德国的进口天然气贡献了大约45%,份额比前一年增加了近4%。而对于俄罗斯的坚持在于,美国的天然气运输到德国需要经过液化,之后再靠航运出口到欧洲,综合成本比经管道直接输送的俄罗斯天然气昂贵得多。

特朗普看德国早已不顺眼。今年4月,特朗普便向德国施压称,要求德国放弃对北溪管道2号线的支持,以此作为避免贸易战,并开始与欧盟就新的贸易协议进行谈判的代价。这引发了德国的担忧:出口依赖型的经济是否有把握与特朗普展开正面较量,毕竟作为支柱产业的汽车工业已经成为了谈判的筹码。

美国也在软硬兼施。美国曾经苦口婆心的劝说称,默克尔如果选择了俄罗斯天然气,将增加德国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以及俄罗斯在西欧的影响力,甚至强调默克尔的能源政策让德国成为“俄罗斯的人质”。美国能源部副部长Dan Brouillette不久前在接受德国媒体访问时也提到了对于美国天然气价格高的解决办法,称将针对德国市场设置价格上限。

北溪2号之争

在德国的让步和美国的步步紧逼中,北溪管道2号线是个绕不过去的话题。德国和美国官员表示,德国的想法是,采购美国LNG或许可以解决长期以来的贸易摩擦问题,甚至有可能化解华盛顿关于制裁北溪管道2号线的威胁。

谁也不愿意跟钱过不去。“北溪2号”项目旨在铺设一条与北溪平行的、跨越波罗的海,从俄罗斯直抵德国的天然气管道,而德国是欧盟最大的俄罗斯天然气进口方。建成之后俄罗斯将向德国每年输气550亿立方米,满足欧洲10%的天然气需求,相当于2600万家庭的天然气需求得以解决。俄罗斯总统普京也评论称,如果从美国购买液化天然气,将比从俄罗斯得到管道天然气贵出20%-30%。

然而美国“善意”的劝说也并非毫无道理,在国际能源的交手上,过于依赖终究不是件好事。今年8月,在默克尔动身前往阿塞拜疆的关键时期,后者忽然宣称默克尔的随员韦勒为不受欢迎的人物,而拒发入境签证,出人意料的是默克尔答应了换人的要求,并且决定在没有韦勒随行的情况下访问阿塞拜疆。默克尔“忍辱负重”的背后是德国对天然气的需要,据路透社援引一位德国高官的话称,从其他地区引进天然气是欧盟多元化战略的一部分,默克尔将在巴库讨论能源问题,包括改善基础设施,以帮助阿塞拜疆经由土耳其向欧洲输送天然气。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扈大威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德国进口天然气是硬性需求,但德国也有多元化的需要,不能完全依赖俄罗斯,对美国作出让步有一定分散风险的原因。美国也认为,德国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有受制于人的可能性,对西方的整体安全不利。

三方斡旋

俄罗斯撬了美国的“朋友”,抢了美国的生意,这是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最不能容忍的事情。上个月中旬,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称,自1973年以来,美国首次成为全球最大原油生产国。当天美国能源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6月和8月,美国石油产量不断增加,达日均将近1100万桶。事实上,早在特朗普上任之初,发展能源就成了特朗普总统生涯的一个标杆。在特朗普政府要优先处理的六大头号问题中,第一条便是“美国优先能源计划”。

过去,美国在天然气上毫无优势,也因此将欧洲天然气老大的位置拱手让给了俄罗斯。本月初,俄罗斯多名政府官员和不少能源企业高管在一次能源行业会议上说,俄罗斯2018年管道天然气出口量有望突破2000亿立方米,高于2017年的历史最高纪录1940亿立方米。

俄罗斯也开始用物美价廉的天然气“笼络人心”。在北溪管道2号线的加持下,俄罗斯寄希望于凭借能源合作这一特殊的纽带改善和发展同欧洲国家的关系。但欧洲在美俄的对峙中却如履薄冰,态度也出现了分化。目前,波兰、立陶宛等中东欧国家已经表了态,宁愿付出更高价格进口美国的液化天然气。

扈大威称,在能源领域,消费国与出口国的联合既有能源政策方面的考虑,也有一定地缘政治方面的考量。以北溪2号管道为例,该管道绕过乌克兰与波兰,导致后两者十分恼火,因为这种做法削弱了乌克兰与波兰将过境天然气作为国际政治筹码的能力,值得注意的是,历史上德国与苏联就曾联手瓜分波兰。美国与乌克兰和波兰的状况有一定的类似,毕竟俄罗斯是北约的主要防范对象,德国与俄罗斯走的太近对美国也不是件好事。而特朗普争夺天然气市场份额的手法十分另类,对盟友实行完全的打压政策,丝毫不讲一点“情怀”,将商人本色体现的淋漓尽致。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文 李烝/制表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