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大枪械销售巨头为何走向破产

美国最大的枪械经销商United Sporting没有想到,一次错误的押注会断送商业前途。因为在2016年的大选中站错了队,大量积压的枪支让United Sporting走向了破产。其实从特朗普上台之后,United Sporting就应该意识到,一个反对禁枪的总统意味着什么。市场已经等不到United Sporting作出转变,押对了就是广阔的前景,押错了则只能沦为历史。

微信图片_20190611194320

负债破产

高昂的债务和积压的库存压垮了这个全美曾经最大的枪械经销商。周一,United Sporting向法院提交了破产保护申请。法庭文件显示,2018年,该公司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的盈利(EBITDA)仅400万美元,销售额也只有5.57亿美元,而这一数字在2012-2016年为平均每年8.85亿美元。

United Sporting将锅甩给了特朗普,该公司CEO布莱德利·约翰逊表示,反对禁枪的特朗普在大选中意外获胜后,该公司的枪支销售一直低于预期,不仅销售额低于预期,还积压了大量库存,最终只能被迫申请破产。

与此同时,文件还显示,United Sporting正在寻求债权人的保护,同时试图通过留置资产来抵消超过2.7亿美元的高昂债务。

不过CEO的此番解释并不能让贷款方满意。根据彭博社的报道,在当天下午的反对意见中,美联储贷款机构Prospect Capital的律师认为是该公司最大股东Wellspring Capital Management管理不善。声明显示,Wellspring Capital Management拥有60%的股权,Prospect Capital和Summit Partners则分别拥有21%和13%的股权。

“Wellspring 在2012和2013年通过股息资本充足交易‘兑现’超过1.83亿美元,而任命的受托人却错误地管理了这桩生意并耗尽了该公司应对行业风暴的所有储备,”其他贷款人不得不蒙受了巨大损失。

走到破产这一步,对于United Sporting而言,已是无奈。今年1月,United Sporting试图推销自己,并聘请了Houlihan Lokey来寻找买家。不过United Sporting似乎有些高估自己,提出的报价始终没有得到多个买方的青睐。

对于破产一事,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United Sporting事务咨询中心负责人,不过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具体回复。

一念之差

事已至此,United Sporting应该会对当时的错误押注后悔不已。2016年大选中,United Sporting选择了希拉里,并且打好了算盘,因为希拉里一直是控枪的拥趸。在竞选倡议中,希拉里就曾多次表达,希望对枪支有更加严格的控制管束,包括对所有购买枪支的人进行背景调查、以及将包括将奥兰多枪击案凶手奥马尔·马丁使用的攻击性武器列为非法武器等。

根据United Sporting的安排,希拉里若当选总统,一定会收紧枪支管控,因此该公司在2016年大选前囤积了大量枪支,打算在希拉里的新政出台之前,刺激人们抢购枪械。

但在二选一的选项中,United Sporting选择了错误的另一半。大选结果出乎意料,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爆冷取胜,United Sporting的希望变为失望,大量囤积的枪支也铺就了其通往破产的道路。

根据过去的经验,United Sporting似乎并没有做错什么。2006-2016年,美国的枪支销售在这十间翻了一番,因为前任总统奥巴马执政同样对枪支管控较为严苛,“所有的枪支销售者都必须持有许可证并且要对购枪者进行背景检查,否则他们就会面临刑事诉讼”,奥巴马曾发表过这样的言论。彼时,人们担心枪支管制会收紧,促使了枪支爱好者大量囤积。

特朗普上台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早在2016年竞选时,特朗普为了赢得美国步枪协会的背书,曾表示“自己一旦当选总统,将取消有关学校和军事基地不准配枪”的规定;同年8月,特朗普继续就控枪问题抨击希拉里,称希拉里一旦当选,会剥夺美国人持有枪支的宪法权利。

上台后,特朗普的重心更与控枪无关。2018年10月,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一间名为“生命之树”的犹太教堂突发发生枪击案。关于媒体如何看待控枪的提问,特朗普用“以枪控枪”的模糊态度予以了回应,“这是一个存在已久的争议,我觉得如果教堂里的人当时有某种保护,也许就会有不同的结果。但他们没有,才让枪手为所欲为”。

微信图片_20190611193731

特朗普的种种表态都让枪支爱好者们深信,本届政府不会限购,因此并不急于买枪。宽松的外部环境之下,美国的枪械市场持续低迷。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枪支销量下降6.1%,延续了自2016年11月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的一贯跌势。

与United Sporting同样命运的还有雷明顿,这家创办于1816年的公司是美国历史最久和最大的枪械生产商。该公司因为巨额负债、销量下滑以及与2012年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相关的诉讼而陷入困境,于去年3月申请了破产保护,好在两个月后,雷明顿宣布完成了一项债务削减交易,从而走出了破产保护。

控枪矛盾

押错注的枪械经销商仿佛成了美国政治博弈的牺牲品,但如今的情况却也值得他们反思,是不是当初在囤货的时候,少了些远见。毕竟谁都知道,美国想要控枪,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今,2020大选已经拉开帷幕。不出意外地,枪支管控将再次登台。今年4月,民主党国会议员斯沃韦尔宣布,将参与角逐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与此同时,他也明确打击枪支暴力犯罪将是他关注的重要议题。

仿佛昨日重现。2016年的大选中,外界便提到,希拉里败选的重要原因,或许就与控枪政策有关。而希拉里也不是第一个被控枪问题断送前程的人,克林顿曾直言,以全美步枪协会为首的拥枪组织,是民主党在2000年大选中痛失众议院优势的重要原因,也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戈尔在同年总统选举中负于小布什的重要因素。

在控枪问题的另一边,是特朗普代表的共和党人对枪支管控的开放。在利益方面,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懂得如何选择。据了解,以全美步枪协会为例,作为美国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民权维护组织,该协会每年的运营经费高达2.5亿美元,更有数字显示,在2016年的大选中,协会投入的政治竞选资金达到了5440万美元,其中3000万美元投入到了特朗普的竞选活动。而砸下海量资金的目的,无外乎让美国政治为控枪设卡。

一来特朗普不愿意跟钱过不去,二来这又是个涉及宪法的问题,特朗普没道理自找麻烦。在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中,白纸黑字地写着,保障一个邦的自由,必须有一支管理良好的民兵,不得干涉人民拥有、携带武器的权利。而在这背后,还藏着美国人的枪支情节,毕竟当年,正是民兵在克莱星顿打响了独立战争的第一枪。而在很多人眼里,美国最终能够取得胜利,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人手一支枪。

“美国政府要做到完全控枪其实很难,”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成昊也分析称,一方面是因为各个州情况都不太一样,虽然有些州的确在加强枪支管控,但联邦政府没法对每个州进行统一约束;另一方面,宪法修正案赋予了这样的权利,要想实现全国禁枪,就要对宪法修正案进行修改,这是比较复杂的。

另外,孙成昊进一步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对特朗普来说,要推行禁枪也是很困难的,短期内很难见到成效,且像共和党的传统票仓中就存在步枪协会、军火商这样的利益集团,这些集团也会对此进行一些游说。所以整体来看,可能特朗普政府会出台一些象征性的建议,但要在全美禁枪着实困难。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杨月涵/文  United Sporting、彭博/图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