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F利率“超预期”下调

继9月调降预期多次落空后,承载着降息期盼的中期借贷便利操作(MLF)利率终于不负众望。11月5日,央行续作4000亿元MLF,操作利率3.25%,较上期下降5个基点。继8月初人民币汇率跌破“7”后,历经3个月时间,离岸、在岸人民币双双收复失地。11月5日,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破7关口,在岸人民币在随后30分钟内也涨破“7”,之后双双进一步拉升。分析人士指出,下调MLF利率有助于发挥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作用,预计11月20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将有望同步下降。

时隔18个月下调

11月5日,央行发布公告称,当日开展MLF操作4000亿元,与当日到期量基本持平,期限为一年,中标利率为3.25%,较上期下降5个基点。当日不开展逆回购操作。

从资金面情况来看,自10月28日以来,央行已经连续7个交易日暂停逆回购操作。不过,月初压力较小,市场流动性较宽松。11月5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短期品种明显下行。其中,隔夜Shibor利率报1.88%,较上一交易日下跌19.5个基点;一周Shibor报2.498%,下跌3.1个基点;两周Shibor下行7.6个基点至2.456%,1月Shibor下行1.1个基点至2.759%。

值得一提的是,MLF利率是否调降成为市场预判央行货币政策走向的“窗口”。在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看来,此次对到期MLF等量投放操作,表明央行继续坚持稳健货币政策,确保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同时,下调一年期MLF利率5个基点,是去年4月以来首次下调该政策利率,表明央行发挥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作用,对于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稳定和扩大内需具有积极作用。

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陶金表示,此次下调MLF利率,有长短期两个方面因素。短期方面,美联储降息及全球降息潮给中国货币政策更大的操作空间,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及时预调微调仍然是央行的主要目标,降准和降息的必要性在加强。长期方面,在货币政策空间打开的情况下,降低实际利率,尤其是通过利率市场化进程引导实际利率下降是央行长期坚持的目标。

LPR大概率同步下调

今年8月央行进行LPR报价机制改革,改革后的LPR以MLF利率为参考,截至目前已报价三次。在10月20日第三次报价时,一年期LPR利率为4.2%,五年期以上LPR利率为4.85%,与9月持平,这意味着银行综合资金成本尚未显著改善。随着此次MLF利率的调降,市场对于11月20日出炉的LPR报价同步下调抱有强烈预期。

央行也多次重申降低融资成本更多是通过改革的办法。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日前表示,通过LPR改革,看到促进贷款利率的下行。9月企业贷款利率5.24%,比去年高点下降36个基点。“通过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释放出稳健的信号,同时目前存款的基准利率保持稳定,贷款的利率通过改革主要聚焦在LPR上面。”

温彬指出,按照LPR新机制,下调MLF利率应该在随后的LPR报价中同步、等量反映,预计11月20日一年期LPR利率为4.15%,较10月20日报价下调5个基点。随着LPR新机制日益成熟和完善,企业实际融资成本会有明显的下降。

“MLF作为央行货币供给的一个主要渠道,其利率下降会带动其他市场利率下降。”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士娄飞鹏表示,在LPR报价方面,目前政策引导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意图明显,加之MLF利率下降,也直接降低了银行从央行获得流动性的成本,预计LPR报价利率也会随之下行。

对于对市场利率的影响,娄飞鹏指出,近期隔夜等短期Shibor利率较低,但3个月Shibor利率却有所上升,反映出市场流动性存在结构性特点,此时MLF利率下调有助于缓解长期限Shibor利率的上涨压力。在债券市场方面,近期债券市场利率上行幅度较为明显,MLF利率的下调也有助于稳定债券市场利率。

未来降准降息空间仍存

11月5日,据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数据显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7.038,较上一交易日小幅下跌3个基点。

8月5日早盘,人民币汇率在在岸和离岸市场上双双跌破“7”。随后8月8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也失守“7”,之后人民币汇率一直震荡下行,并在9月初逼近7.20关口。不过,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离岸、在岸人民币又开始收复失地。

此外,央行又再度祭出离岸央票来稳定人民币离岸汇率。央行11月1日发布公告称,将于11月7日通过香港金融管理局债务工具中央结算系统(CMU)债券投标平台,招标发行2019年第十期和第十一期中央银行票据,两期票据发行量分别为200亿元、100亿元,期限分别为3个月(91天)和1年。

在调降MLF利率来“降息”的情形下,未来的货币政策走向引发市场关注。

温彬表示,从国内经济形势来看,依然存在下行压力。要守住经济增长的底线,应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发挥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作用,从数量来看,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基本适应,从价格来看,有降息的空间和必要。

“货币政策仍然会坚持以我为主的思路,主要关注国内经济形势,总基调保持稳健。”娄飞鹏指出,但明年的经济走势大概率是前低后高的态势,稳增长的任务依然较重,货币政策会相对宽松。在具体操作上可能会采用量价配合的方式,在降息之后采用降准的方式,稳定整体的流动性。

中信证券固收研究团队认为,央行此次降息操作对市场而言有一定的超预期成分,其信号意义更强:说明央行认为经济存在一定下行压力,而且不会因为“猪通胀”而关闭边际宽松的窗口。政策思路仍然是预调微调,相机抉择,“稳经济”才是真正的政策底线。未来货币宽松的政策空间打开,本次MLF降息后将推出量价配合的方式,预计年底或明年初推出降准政策,明年MLF操作利率可能继续调降。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吴限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