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重涉远 阿里“撒网”数字农业

小散乱的农业格局与电商规模化经营存在着尚不可化解的矛盾,这让不少涉足农产品电商的企业深感无力,从源头实现种植数字化和销售可视化就成为入局者所寻求的解决之道。6月30日,侯毅首次以数字农业事业部总裁的身份接受采访,并表示阿里的社区团购、新零售等均是为数字农业提供更好的销售渠道。此外,阿里体系内和盒马、大润发、饿了么、淘宝、阿里云、菜鸟等均会形成联动,也避免重复资源重复搭建。

侯毅从担任盒马事业群总裁到身兼双职,阿里调整组织架构从成立数字农业事业部到将盒马归属B2B事业群,整合了众多资源的阿里或许正在下一盘有关农业数字化的大旗。然而,打造数字农业的道路实在任重道远,产前、产中、产后乃至产地环境的数字化才刚刚起步,整合源头小散乱的农业资源、梳理农业上下游利益关系也并非一早一夕就可完成。

阿里巴巴数字农业广西仓内,多位产业工人正往自动分选线上倾倒水果。

阿里巴巴数字农业广西仓内,多位产业工人正往自动分选线上倾倒水果。

落地产地仓 摸索数字农业

阿里正急于撒开一张能支撑百万吨生鲜农产品从产地到餐桌的数字化大网。6月30日,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阿里位于广西、云南的数字农业集运加工中心(以下简称“产地仓”)已全面运转。今年以内,阿里巴巴数字农业还将在四川、陕西、山东建设三个产地仓,并在多个省会城市建立20余个销地仓。

“这是阿里数字农业初步形成了一张数字化的农产品流通网络”, 侯毅在接受采访时对今年内建立“产地仓+销地仓”模式给出了解释。在侯毅的理解中,产地仓不仅仅是一个商品的中转、包装的中心,更重要的是对农产品进行消毒与保鲜处理。

同时,这些产地仓还会对农产品进行分级处理。想要让源头的农产品适应电商的规模化运营,就需要在预处理环节乃至种植环节实现商品标准化。在产地仓,农产品会完成初次的检测,根据口感、成色等标准实现分级处理;随后会对商品进行包装,例如大包装、塑料盒、泡沫箱、礼品盒等。

在阿里数字农业构建起的数字化的农产品流通网络中,建立产地仓、销地仓是第一个阶段。侯毅表示,在第一个阶段,阿里数字农业要做的销售的最大化,需要完成农产品从产品到商品,再从商品到品牌的过程。“让田间地头的农产品迅速变成批量可销售的商品,经过预处理,加速农产品进入到销售阶段。”侯毅透露,今年是在中国水果的五大产地建立产地仓,未来还会设立更多的产地仓和销地仓。

此外,配套相应的金融服务、基础设施以及实现种植过程的数字化是第二、第三阶段。“其实,很多农户缺少有效的资金流动,阿里云、蚂蚁金服等则可以提供相应的配套设施。”侯毅在规划下一个阶段时,更为强调阿里体系内各项资源的整体协调。

值得注意的是,在阿里数字农业的进度条里,种植过程的数字化被安置到了最后一个阶段。实际上,数字农业是一个全产业链的工程,包括产前、产中、产后,也包括产地环境的数字化。其中,种植过程的数字化实则极为关键,种子、化肥以及农资设备实现普遍的数字化,才能具备大规模销售标准化农产品的能力。然而,实现这种订单农业,从种植源头进行监管和把控,除了需要介入者有极强的销售能力,还要能实现资源的长期投入。

提高效率 降低折损

所谓的农业数字化以及数字农业,无非是让农业种植和销售实现可视化,生产、交易、物流供应链的过程全部由数字去有效的记录,对农业的生产过程进行监控,对生产结果进行有效评估。数字化后,一定能够快速地缩减供应链的链路,降低销售的成本,提高零售的效率,从侧面提升生鲜品质。

缩减流通链路、提高流通效率、降低折损成为行业推行数字农业的原因,也是阿里数字农业的想法。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农产品总产量19.80亿吨,其中生鲜农产品产量超过11亿吨。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李小云曾介绍,生鲜农产品影响农民收入的弹性最大,由于存在保鲜和腐烂问题,无法及时销售的生鲜农产品损失可达20%-30%,而这一损失主要由农户承担。

据了解,阿里体系内多项资源的协调,将让落地的产地仓大幅缓解农产品的损耗问题。广西、云南的产地仓建在南宁、昆明机场附近,空运、陆运便利。也是广西、云南规模最大的农产品集运加工场所。

侯毅还解释称,产地仓已与众多快递企业达成合作,提高农产品发往全国的效率,菜鸟也在协同干支线运输能力和冷链配送能力。“通过物流网络和销售网络,例如社区团购、新零售以及大润发、盒马、饿了么、考拉、淘宝等销售渠道,能让农产品最快到达消费者的残做。”侯毅描述了从产地到餐桌的整体构图。

与此同时,数字化程度的高低也与效能存在关联。在昆明产地仓的双通道分拣线,熟练工一天最多能分拣出450公斤水果,而分拣线一小时就能将7吨水果“分门别类”,效率是前者的124倍。从农产品转变成商品,涉及分选、品控、装箱、打单等诸多流程,而数字化和自动化的产地仓,完成这一系列流程,只需要两分钟。

丘北青年创业者协会顾偲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从农户手中收雪莲果,再到合作社的工厂分选、装箱等,的确需要花费众多时间。此外,由于人工打包以及雪莲果本身比较脆弱,折损会达到三成甚至更多。

绕不开零散农户  需“重”资长期投入

想要将小散乱的农业生产与电商规模化经营达成统一,参与者需要迈过无数门槛。从农产品到商品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涉及的问题不仅在买卖环节,还有社会物流体系搭建、数字农业标准制定等。

对于阿里数字化农业,先期的成本投入以确保流程可控显然是当务之急。目前,产地仓、销地仓全部采用自营模式。当问起类似的仓储体系很多都可以通过社会化方式解决,为何阿里数字化农业要用自营的方式建仓。侯毅解释称,现阶段,自营是为了实现流程的标准化,并保证质量的可控,“我们想先自己建立起一套标准,可以普及后再开放”。

侯毅坦言,自营是现阶段的解决方案,“未来,不管能力再强,自营能力还是有限的。因此,一定会与更多的商家合作,输出整套标准,让商家按照标准生产,我们则派出品控团队保障商品品质。”

一位不愿具名的合作社管理者表示,集约化农业、定制化农业还是数字化农业,其实都有所尝试,但投入的成本难以预估且是一场马拉松,同时期间的不可控因素过多。该人士称,从自营的方式来看,的确是现阶段比较可行的方式,只有资金充足,自营可以将不可控的风险降低,不单单是确保按照标准生产出农产品可完成最终的销售,还能跑出一套规则。“不过,想要复制全链路的数字化供应链,即需要成功的个别案例,更需要时间和庞大的资金支撑。这对于盒马还是阿里,都是一场段时间内不能问盈利结果的持久战。”

“目前,能够实现数字化的地方太少,或许可以做到个别品类,但大众品类并不普及。尤其是众多零散的农户,他们距离数字化更为遥远,而这些散户又是行业里的绝大多数。”上述人士认为,最快的方式是与有一定数字化能力的农业企业合作或者是合作社,但想要从种植做到数字化,最终也绕不过零散的农户。

早期深入到县镇市场的电商企业,完成了居民网上消费习惯的培养,并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贫困地区农业技术及基础设施落后、农产品缺乏品牌知名度等问题。如今,随着5G、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的快速发展,农产品搭乘互联网技术快车后获取的效果发生着微妙的变化,逐渐有了更为广阔的消费市场。

“电商在农村地区农产品销售领域的介入不断加深,突破了传统农产品有形市场的地域限制,拓展了农产品的市场范围。”商务部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建平表示。

从当前电商在县域农村地区的布局来看,农村电商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受限于农产品自身的特点,农产品冷链物流环节多、成本高、保鲜不容易、标准普遍缺失,以及电商在农业领域渗透率低等因素影响,数字化农业之路的确任重道远。

北京商报记者 赵述评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