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线拿资质 爱驰汽车的AB面

微信图片_20190818200034

历时近一年,江铃集团、长安汽车、爱驰汽车三方的合资合作正式落地。8月16日,江铃集团正式宣布,江铃新控股正式成立。据了解,新江铃控股将由爱驰汽车、江铃集团、长安汽车以50%:25%:25%股比重组而成。同时,混改后的新江铃控股将形成爱驰与陆风双品牌、双制造基地驱动的布局,对于亟待解决生产资质的爱驰汽车来说,无疑解了燃眉之急。

业内人士表示,本次合作是国内首个央企、地方国企和民营企业混改案例。事实上,对于亏损的江铃来说,亟待解决生产资质的爱驰成为“接盘侠”。尽管是各取所需,但在汽车市场整体下滑存量竞争激烈背景下,爱驰汽车入股后,作为大股东的爱驰在提升自身品牌产品的同时,也要面对如何激活和重塑陆风汽车的问题,未来于爱驰而言是机遇与挑战并存。

爱驰入股江铃

新江铃控股是国内首个央企、地方国企和新创民企三方混改的成功案例。江铃控股公司总裁徐骏表示:“这是一场发生在央企(长安汽车)、地方大型国企(江铃集团)和新造车势力之间的混改合作。”

协议内容显示,新江铃控股由爱驰汽车、江铃集团、长安汽车以50%:25%:25%的股比重组而成。新江铃控股将在品牌、市场以及电动化、信息化、智能化等核心技术上展开创新探索,形成从关键零部件到整车的完整工业体系和创新体系。同时,此次合资合作的达成,将为新江铃控股引入最新的新能源车平台、技术和制造开发体系,以智能化重塑陆风品牌的产品体系,激活产能利用率,并将通过新能源、智能化、网联化技术优势,以及企业运营、产品发展方面的新思维为企业注入活力。汽车行业专家颜景辉表示:“爱驰入股江铃混改完成,对于企业与造车新势力都是一个机遇。”

值得一提的是,在未来品牌布局上,新江铃控股将同时运营爱驰品牌和陆风双品牌,形成覆盖主要国内外市场的完整品牌矩阵;在制造体系上,南昌、上饶两大生产基地与包含燃油、混合动力、纯电动在内的三大平台。此外,在产品以及渠道布局上,新江铃控股同样将整合多方优势。

据了解,今年6月4日长安汽车发布公告称,公司下属合营企业江铃控股拟引入战略投资者进行增资,爱驰汽车拟增资17.47亿元,其中10亿元计入注册资本,7.47亿元计入资本公积,增资完成后爱驰汽车将持有江铃控股50%股份。同时,长安汽车和江铃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持有江铃控股股权比例均由50%稀释到25%。随后,7月26日正式完成对新江铃控股的工商变更,其中爱驰汽车有限公司正式新增为江铃控股股东,注册资本由10亿元增长至20亿元。与此同时,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张宝林不再担任江铃控股法定代表人,由爱驰汽车联席总裁徐骏接任。而江铃控股经营范围也新增“新能源汽车的研发、生产、销售”。

承接“烫手山芋”

实际上,对于爱弛汽车来说,在成为国内首个混改案例参与者的同时,拿到作为造车敲门砖的生产资质,也让爱弛汽车距离上市交付更近一步。

生产资质作为造车新势力要跨过的一道高门槛,随着《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在2019年1月10日实施,发改委的资质审批大门已经关上。成立于2017年的爱驰汽车,资质缺失的问题也日益放大。而此时,同为造车新势力的蔚来汽车牵手江淮代工、理想汽车6.8亿元收购重庆力帆汽车、拜腾汽车1元收购一汽华利并承担8.5亿元债务,均摘得造车资质。

面对亟待解决的资质问题,爱驰汽车采用入股国企混改获取资质,但也支付更高的价码。但因为不同于竞争对手直接代工或收购的方式来获得资质,爱驰汽车在50%的控股权下,获得资质的同时也将承接重塑陆风品牌的重任。“爱驰汽车的混改模式不同,通过混改可以把存量资源盘活。”在徐俊看来,“爱驰模式”是深化国企改革的最佳实践。

但是,在业内人士看来,江铃控股亟待引入外部资源拓展产业链发展,盘活其活力和运营效率,而销量低迷的陆风对爱驰汽车而言无疑是一个“烫手山芋”。据了解,江铃控股成立于2004年,在2018年,受国内整体乘用车市场情况不佳以及企业自身市场竞争力不足的影响,2018年江铃控股净利润亏损高达8.2亿元,陆风汽车的销量低迷则是造成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

在汽车市场整体下滑的局面下,江铃想要依靠自身已经举步维艰,对于亟待重启陆风业务板块需要注入新血液的江铃而言,想要解决生产资质的爱驰成为“接盘侠”。业内人士表示,通过混改,江铃控股已经不再是江铃汽车的控股股东,且旗下资产陆风汽车也已经从上市公司剥离,公司只剩优质资产。股东方——长安汽车和江铃集团在将资质拿出的同时,也将“包袱”甩给了爱驰汽车。

对于通过此次混改获得生产资质,爱驰汽车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付强表示,“爱驰把产品矩阵扩张和获取生产资质这两步并成一步,是看准陆风品牌本身仍具有非常大的潜力和市场价值,同时也能让爱驰与陆风在在江西形成聚合作用”。

机遇挑战并存

实际上,爱驰入局后的新江铃控股,面对的是一个需要完全重启的品牌。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作为江铃控股旗下的陆风汽车,今年3月陆风X7被法院裁定抄袭路虎揽胜极光的设计,对陆风品牌形象造成不小伤害。同时,数据显示,2018年陆风品牌车型销量为1.88万辆,同比下降55%。这意味着,爱驰汽车在接手江铃控股的同时,要承担起“扭亏为盈”和品牌重塑的重担,否则江铃控股的风险,将首先影响到爱驰。

“负资产的问题不能回避,但是我觉得只要是资产,就有价值。”付强表示,爱驰虽然可以以更简单的方式获取资质,但“陆风品牌依然有非常大的潜力和市场价值。”徐俊则将新江铃控股双品牌战略比喻成“两条腿走路”,他表现:“燃油、混动和纯电齐发,会让造车新势力走得更长久一些。”

在未来规划上,爱驰汽车将主打一二线城市,从纯电动技术切入,适当时会推出增程技术;陆风则仍以燃油车为主,继续强化SUV基因,重点布局三、四、五线市场。“爱驰汽车和陆风下一个平台要并轨,特别在三电系统、智能交互,这些层面我们还是要做最大限度的协同。”付强表示,新江铃控股可以推动陆风与爱驰两个品牌在营销资源上相互支持,尤其是在陆风主打的三四五线城市会跟爱驰有更好的结合。

但对于爱驰来说,不仅要尽快盘活陆风资产,更重要是的让自己的主打产品尽快交付,并实现“自我造血”。按照规划,爱驰首款新车将于9月正式量产,随后进行交付。但从时间上来看,爱驰汽车的交付落后于竞争对手,也在一定程度上对爱驰未来在新能源市场的销量形成一定压力。据了解,蔚来、威马和小鹏,今年上半年累计交付量均未过万辆。同时,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今年7月新能源市场也出现负增长,这样的局面对还没有量产车型落地的爱驰而言并不乐观。

面对爱驰入股江铃后,新江铃控股所要面对的问题。徐骏认为,为爱驰汽车智能科技的优势会反哺到江铃控股,谁能赢得市场,谁就能活得更好。“我们一定会差异化去竞争不同的消费人群。”

业内人士表示,对于目前的市场,造车新势力经过优胜劣汰后只有核心企业可以存活。新的混改完成后,有助于推动国企实现快速发展,也有利于造车新势力获得生机,但在获得机遇的同时,企业也将面临不小的挑战。 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实习记者 刘晓梦 (图片来自企业官微)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