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报 | Beijing Business Today

电影撤档再映 生意是赔是赚

微信图片_20180718002915

未标题-7 拷贝

今年暑期档的大银幕上好戏连台,而大银幕下也是戏码不断。从包括《爵迹2》在内的多部电影临时踩下急刹车择期上映,到《阿修罗》上映三天紧急撤档,关于电影档期的探讨再次成为业内外关注的焦点。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近五年共有11部影片在上映之后选择紧急撤档,尽管撤档声明中各方均表示会择期再映,但事实上仅有3部影片最终实现了曾经的“诺言”。撤档再映,无疑是片方在重重压力之下的无奈之举,而这种选择对于一部电影来说,究竟是在及时止损,还是饮鸩止渴?

五年11部

7月15日,《阿修罗》官微发表声明,电影于7月15日晚间22点起撤档停映。一时间,这部上映仅三天就被紧急撤档的电影引起了业内广泛关注。然而,上映之后再紧急撤档,《阿修罗》绝非个例。

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近五年间,共有11部电影在上映之后紧急撤档,尽管这些影片的声明中普遍表示会择期再映,但事实是,只有3部影片最终选择了再次上映。

2017年,由刘镇伟导演,王迅、张瑶主演的《你往哪里跑》于10月13日在院线公映,然而仅仅过了24小时之后,该片的官方微博便发出声明,决定于10月14日撤档,择期再全国上映。此外,萧敬腾首次“触电”的喜剧电影《大宅男》,也在上映仅一天之后便宣布撤档。而电影《我是狼》、《了不起的小家伙们》、《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及《爱之初体验》则分别在上映2-5天后选择撤档。

而提及撤档原因,官方给出的答案普遍都是受到“市场不利”的影响。以《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为例,乐视影业发表撤片声明称“因市场原因导致票房失利”。而《爱之初体验》的撤档理由是“因档期内新片密集,市场空间狭小,《爱之初体验》排片空间受到严重挤压”。

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近五年紧急撤档的11部影片中,票房收入最高的为《阿修罗》,上映3天后撤档,票房为4955.7万元。而票房收入最低的影片为中美合拍电影《了不起的小家伙们》,这是张进执导的一部儿童科幻片,由玫瑰仙子、Alena Savostikova等主演,电影票房仅为13.5万元,尤其电影上映的第三天,单日票房仅为1000元。此外,《谎言大爆炸》、《大宅男》、《我是狼》等分别收入87.7万元、135.2万元、203.5万元票房。

影评人刘畅强调:“票房不佳,除了市场因素之外,其实更多还是影片自身的问题。而这里既包括制作质量,也包括宣发不力。”公开资料显示,电影《光辉岁月》上映4天便遭撤档,官方微博就曾发布声明,指责该片宣传与发行方光线传媒,在电影前期宣传过程中并未提供足够的支持,导致电影上映3天内排片不足3%。

成本叠加

然而,紧急撤档、择期再映,真的是拯救电影票房的一剂良药吗?

以改档5次、上映仅5天便宣布撤档的《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为例,导演毕志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该片作为一部总投资为5000万元的电影,制作费用为2500万元,制作成本为500万-600万元,另外众筹到的1900万元用于宣发,“宣发费用中包括后期制作的费用,MV制作花费200万-300万元,其余大部分钱则用在后期特效上,包括100多个特效镜头”。

猫眼数据专业版显示,2017年9月22日首次上映后5天,该片便选择紧急撤档,2018年2月9日再次上映之后,累计票房却仅为233.8万元,不足投入成本的5%。而在口碑方面,该片在豆瓣的评分至今仅维持在2.1分。

除此之外,电影《我是狼》的片方银润传媒曾对外表示,《我是狼》大年初三上映第一天票房约四五十万元,大年初四成绩尚在统计之中,但也不超过50万元。而影片制作成本约1000万元,宣发费500万元,至少需要4000万元票房才能收回成本。如果不撤档,让影片就这样经历“三日游”的命运,投资方势必损失极大。于是撤档之后,电影更名为《我是狼之火龙山大冒险》,于2014年5月31日重新上映。然而上映之后的票房依旧没有起色,猫眼数据显示,票房仅为203.5万元,这与片方预期的回本票房相去甚远,只占5.1%。重映之后仅上线7天,累计票房为88.6万元。

“通常情况下,再次上映的影片鲜有票房暴涨的案例,可以说基本就没有。然而选择再次上映,首先要再付出一遍相应的宣发成本,如果遇到影片因制作环节导致的撤档,在对影片进行二次修改的过程中,制作成本也需要相应追加,所以在我看来,撤档再映,绝不是一个明智之举,这就像一个无底洞,成本只会水涨船高地不断增加。就以制作海报这个环节为例,2017年的价格肯定要比2016年的高,这样算下来,一点都不划算。”资深院线经理孙毅如是说。

慎选档期

随着电影市场竞争的不断加剧,电影档期的选择对于最后票房表现的影响也显得越来越重要。通常情况下,按照规定流程,影片确定过审拿到公映许可证后,可以向外界公布影片的档期。

在业内人士看来,如今电影档期大多都是由制作方、发行方自主决定,“对于一些重量级影片来说,为了抢占先机,自立项之后,就可以开始谋划档期并择时公布,只要题材上既无敏感部分,片方也能保证按时完成制作并且过审,早早公布档期,可以占好一个位置,也让观众提早注意到这部电影。而中小型投资的影片,由于市场竞争力有限,通常会大体按照制作周期、过审时间和档期优劣来考虑如何定档”。刘畅表示。

乐正传媒副总裁彭侃表示,由于现阶段国内电影市场还存在一些不够规范的地方,因而档期的选择没有一定的规律,“比如,《阿修罗》的紧急撤档主要是因为电影的创作上出现了问题,口碑比较差。而对于撤档之后的影片是否会继续上映,每部影片的情况有所不同,需要后续算一笔账。例如,再次发行电影所需的营销、发行成本,是否可以通过票房赚回,如果票房不及再次发行的成本,则不如不上。电影《阿修罗》一定会想办法再次上映,毕竟成本较高”。

尽管电影市场充满不确定性,但还是可以通过调研等方式降低风险。在彭侃看来,“电影调研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而国内对于电影调研的认可度不如海外,好莱坞通常会由调研机构帮助电影公司做评估,比如第三方的行业研究机构叫做NRG(National Research Group),该机构归属尼尔森娱乐。NRG能够帮助各大制片厂协调彼此影片的上映时间,以避免在同一档期互相争夺同一受众群体,也会发布电影跟踪定位的报告,帮助统计观众对于影片的知晓度及关注度,电影片方可以参考该报告做一些档期的安排。国内也有类似的公司,比如凡米,但是很多电影片方对此并不相信,而是靠自己的经验进行档期选择”。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实习记者 金延娣/文 宋媛媛/制表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