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战IPO 上海农商行密集增资村镇银行谋求扩张

微信图片_20190619170725

刚刚完成上市辅导,上海农商行又大手笔增资村镇银行。上海银保监局近日批复,同意上海农商行增资山东、湖南、云南10家村镇银行的请示,增资规模合计5.14亿元。在分析人士看来,增资村镇银行是该行向基层拓展的重要举措,曲线扩大经营范围。而在全面筹备上市时,频收罚单、贷款投向集中度高也成为该行上市路上的隐忧。

5.14亿巨资增资村镇银行

上海银保监局日前发布公告称,同意上海农商行以每股人民币1元对山东、湖南、云南10家沪农商村镇银行增资,合计增资规模达到5.14亿元。从增资情况来看,上海农商行对各家村镇银行的增资金额不一,最低为728.35万元,最高达到1.38亿元。

具体来看,这10家村镇银行分别为涟源、茌平、阳谷、宁阳、东平、泰安、日照、个旧、弥勒和临沧临翔等沪农商村镇银行,增资金额分别为728.35万元、7485.95万元、1977.62万元、1127.39万元、5796.97万元、3132.58万元、1804.47万元、12476.9万元、3038.61万元和13800.22万元,增资后持股比例分别为57%、80%、65%、68%、77%、82%、74%、86%、70%和87%。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此次增资后,上海农商行对10家村镇银行的持股比例均超过50%,在57%-87%之间。其中,对临沧临翔沪农商村镇银行的持股比例最高,增资后达到87%。

上海银保监局在公告中还称,上海农商行投资入股资金应为自有资金,不得以委托资金、债务资金等非自有资金入股。同时,应加强投资股权管理,建立健全相关内部控制制度,做好关联交易控制、风险隔离等工作。

事实上,上海农商行去年已增资3家村镇银行。根据年报,该行2018年对泰安、日照、宁阳等3家沪农商村镇银行定向增资9360万元,增资后3家村行总投资额为17010万元,持股比例分别达到75.7%、68.29%、62.59%。截至2018年末,该行发起设立的35家村镇银行各项存款余额241.63亿元,贷款余额120.42亿元。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教授刘澄认为,从持股比例来看,上海农商行对这几家村镇银行实现控股,在某种程度上该行把增资村镇银行等同于机构网点的扩张,无形中实现了曲线的扩大经营范围。从这一角度而言,上海农商行大幅增资是为了业务扩张的需要。

完成上市辅导

事实上,在此番大举增资村镇银行之前,上海农商行的上市工作也刚刚迎来重要节点。

6月5日,上海证监局公示了海通证券、国泰君安关于上海农商行辅导总结报告。报告指出,通过前期辅导,发行人已具备证监会规定的有关股票发行上市辅导验收及发行上市的基本条件,不存在影响发行上市的实质障碍。

这意味着该行距离上市目标又进了一步。

实际上,上海农商行早就在筹备上市计划。年报显示,该行在2016年制定2017-2019年发展战略规划时,将独立上市作为中期目标。在2018年年报中称,该行董事会下半年审议通过了关于启动A股IPO有关工作的议题,明确了上市时间表和申报基准日。

官网资料显示,上海农商行成立于2005年8月25日,是由国资控股、总部设在上海的法人银行,是全国首家在农信基础上改制成立的省级股份制商业银行。目前注册资本为86.8亿元,营业网点近380家,员工总数超6000人。该行近年来发展稳定,2018年末总资产达到8337亿元,较上年末增长3.95%,规模在全国农商行中位居前列。

从业绩指标来看,上海农商行2018年净利润增速有所放缓。数据显示,该行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01.45亿元,同比增长12.4%;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3.08亿元,同比增长7.96%,这一增速较2017年14.68%的增速下滑了6.72个百分点。

在资产质量方面,上海农商行不良率有所下降。截至2018年末,该行不良率1.13%,较年初下降0.17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342.28%,大幅提升88.78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提升至1.59个百分点15.86%,均高于监管要求。

上市路上的烦恼

虽然业绩表现稳定,但是频收罚单、贷款投向集中度高等问题,也成为上海农商行冲刺资本市场路上的隐忧。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上海农商行近期频收监管罚单。5月以来,该行已经连领10张罚单,合计被罚没498.8万元。从被罚情况来看,上述违规违法事实均发生在2017年至2018年,且多数与贷款违规流入股市、楼市相关。比如,该行宝山支行存在2017年违规发放某贷款被用作拍地保证金、土地出让金的问题,被上海银保监局责令改正,并罚没228.796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农商行的贷款投向偏爱房地产行业。截至2018年末,该行前五大贷款行业中房地产业占据首位,贷款余额827.25亿元,占贷款总额的20.18%,比2017年末的18.84%的占比有所上升。该行2018年末建筑业贷款余额94.07亿元,占比2.29%,占据第六位。

对于贷款集中度的问题,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表示,尽管目前房地产行业面临政策调控,有一定的波动风险,但和其他行业相比,业绩风险波动也不一定很大,这需要看上海农商行的资产结构是否能够有稳定的收益预期。此外,从罚单情况来看,如果罚单相关的业务整改完成情况不令人满意,可能会影响该行的上市进程。

“对于上海农商行而言,面临业务规范性、风控管理能力提升、客户待优化等挑战。“刘澄分析道,希望上海农商行在推进上市的过程中,对标先进银行,将自身的客户质量、产品丰富度、营销管理制度等重新进行优化,以降低和分散风险。

关于增资村镇银行的原因、频收罚单是否影响上市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多次尝试联系上海农商行,并发送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吴限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