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率暴跌 澳大利亚总理会栽在山火之下吗

“起初,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这不过是一场山火、一次旱灾、一个物种的灭绝、一座城市的消失,直到这场灾难和每个人息息相关……”现在看来,《流浪地球》里的这句话仿佛变成了一句预言,如今在澳大利亚真实上演。4个月了,澳大利亚的山火依旧在蔓延,人们变得越来越绝望,那场盛大的烟花汇演变成了一场莫大的讽刺,在火势正盛的时候选择度假的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也不得不出面道歉,却还是止不住暴跌的支持率。别问,问就是后悔,对莫里森来说,大抵如此。

莫里森“失算”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莫里森或许绝不会再选择那一场度假了。路透社13日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莫里森的支持率下降了8个百分点,从45%骤降到37%,降至他自2018年8月接任自由党党首以来的最低水平。而不满总理表现的选民则增加了11%,从48%飙升至59%。相比起来,反对党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的支持率则从40%上升到了46%,而这已经是他自去年11月初以来,第二次在民调中超越了莫里森。

这样的结果对于莫里森来说,无异于一个警示。在这项调查公布的前一天,莫里森刚刚面对镜头,给出了道歉的姿态。当地时间12日,莫里森在接受当地美国广播公司的专访时,承认了自己处理山火危机不力,并为此道歉,同时表示,他后悔和假人前往夏威夷度假。此外,莫里森还表示,他将向内阁提出一项提案,提议建立一个皇家委员会来应对山火。在这之前,莫里森也承诺将拨款20亿澳元,用于灾后重建。

道歉是莫里森必须做出的选择。“要考拉、不要煤炭”,“气候变化正在杀死地球”,“莫里森下台”……当地时间10日,澳大利亚多个城市发生大规模示威游行,类似的标语随处可见,这些示威者抗议政府漠视气候变化的政策以及多地发生丛林大火时,政府却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灭火。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报道称,对于当天悉尼的示威活动,组织方表示有5-6万人参加游行,而悉尼警方则称当天有约3万人参加。

去年12月,山火正盛,澳大利亚民众正抱着政府能尽快控制灾情的希望的时候,却突然传来莫里森去夏威夷度假的消息,一时间,舆论“爆炸”。几天之后,莫里森从夏威夷飞回悉尼,听取火灾情况简报后召开新闻发布会道歉——已经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在澳大利亚引起几大的焦虑,“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得知现在的情况是这样,我就不会踏上那趟旅程。”

4个月的山火

因为这场浩大的山火,莫里森正在失去民心。十天前,当数千名消防员与山火搏斗了一整天之后,澳大利亚终于渡过了“最危险的一天”。那一天,三股山火汇成一片,仅维多利亚州一处就有约6000公顷林区过火,但直到当地时间11日,澳大利亚的火情都没有好转的迹象,重灾区的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两地的山火汇合,火势变得更加严峻。

这场始于去年9月的山火,已经持续烧了4个月了。那段在山火中绝望躲避的考拉的影像广为流传,但这仅仅只是这场山火带来的灾难的冰山一角。本月初,《地球》杂志的高级记者Brian Kahn拍摄的一段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山火后的视频引发广泛关注,视频中,公路边上,烧焦的袋鼠、考拉、牛羊等动物让人觉得惨不忍睹。

《华盛顿邮报》10日的报道称,悉尼大学统计研究,澳大利亚全国超过10亿只哺乳动物、鸟类和爬行动物可能已经在席卷全国的山火中丧生或受到影响,这其中有些物种是澳大利亚独有的,地球上其他地方无迹可寻。若加上其他类型的动物,这个数字还会更大。

广泛的统计数据显示,澳大利亚全国范围内已有600万公顷土地因山火被毁,是2019年巴西亚马孙雨林大火焚毁面积的2倍、2018年美国加州山火面积的6倍。更让人心生绝望的是,目前,山火已造成28人死亡、2000栋民居被烧、5亿动物葬身火海。最近一名葬身火海的是参与扑救澳大利亚东南部林火中为数不多的职业消防员之一,比尔·斯莱德,60岁的他在11日那天扑救林火时,被一棵倒下的树砸中,最终殉职。

由此带来的经济损失也已经无法估量。央视新闻报道称,有专家及咨询机构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大火将给澳洲经济造成数十亿美元的损失。林火将拖累澳洲2019年第四季度和2020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长,尤其会挫伤该国旅游、区域贸易、建筑以及农业生产等领域的经济活动。单是新南威尔士州首府悉尼的损失就十分惨重,平均每天损失5000万澳元。

“扑不灭”还是“不想扑”

新华社当地时间2019年11月12日,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林火继续肆虐。悉尼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州长贝雷吉克利安11日宣布该州进入为期7天的紧急状态。

当地时间2019年11月12日,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林火继续肆虐。悉尼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州长贝雷吉克利安11日宣布该州进入为期7天的紧急状态。图片来源:新华社

于事无补,在巨大的悲剧面前,莫里森百口莫辩。现在看来,跨年夜的当天,那场盛大的烟花汇演已经变成了一场莫大的讽刺,尽管有27万人请愿取消表演,但这场盛宴还是按期举行了,有人在“烟火”中挣扎,有人却在“烟火”中歌舞升平。尽管悉尼市长给出的解释是,大部分预算早已花掉,现时取消对受山火影响的地区没有太大实际好处,而跨年庆典也将为为山火筹款,但现实的情况是,没有多少人肯为这个说辞买账。

11日的夜里,一组在火灾中拍摄的照片被投射在了悉尼歌剧院的外墙上,照片上,消防员“灰头土脸”,却笑意满满地拥抱,因为他们又拯救了一片土地,而这组被投射的照片,也用来对受灾地区、消防员和救灾志愿者表示慰问与感谢。

但这里,一个更加讽刺的现象便浮出了水面——作为全球森林面积第七的国家,澳大利亚对山火本不陌生,消防教育也早已进入生活,全国上下防火意识很高,消防队伍也十分庞大,但现在的结果却是,4个月了,大火依旧在蔓延。而在山火背后,消防员这个群体也进入了人们的视线之中。

据了解,澳大利亚的志愿者消防员人数远超职业消防员,也成了扑灭丛林大火的主力军。在最开始的预计里,这种体制本可以根据需求调配人员,从而节省巨大开支。但现在一些中小型企业负担不起或不愿负担这笔费用,导致志愿消防员的数量锐减。直到上个月末,莫里森才宣布,新南威尔士州的志愿消防员如果在这个山火季服务超过10天,将可以申请每天最多300澳元的补助,对象主要是自雇或中小企业员工,上限是6000澳元。如果其他州有需要,也可以提供同样的支持。而此前,政府一度拒绝为志愿消防员提供补贴的提议。

另一点值得关注的是,在12日的专访中,当主持人反复询问山火危机是否能推动政府调整其2030年的减排目标时,莫里森第一次暗示,澳大利亚的气候政策可能发生改变。而在去年12月的道歉中,莫里森还强调,不接受对其政府应对气候变化不力的批评,称山火不是气候变化引起的,有关政策不会改变。

山火始于气候变化,这一点毋庸置疑。而在几天前的示威中,还有人声称,“我以前从未参加过抗议活动,但对澳大利亚20年的政治瘫痪感到非常反感。政客宁愿看到地球燃烧,也不愿承认‘我们错了’”。BBC的报道称,澳大利亚人口只占世界总人口的约0.3%,但温室气体排放量达全球总量1.3%,是全球人均温室气体排放量最高的国家之一。但莫里森上台之后,推动煤炭和油气的开发、生产、出口便成了“经济繁荣至上”的关键命题。

精彩推荐

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